评论 > 好文 > 正文

高尔泰:出现一个人工智能武装起来的全球政府 比人类灭绝更可怕

—我担心出现一种全球政府 把人类锁进一个没有自由的给定命运

作者:
这次瘟疫大流行,和美国大选中"取消文化"压倒一切的勃兴,似乎预示着某种地球秩序的范式转移,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五月花号"、《独立宣言》、林肯、杰斐逊这些人,纵然带着某些历史的堕性,毕竟是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里程碑。取消这些里程碑,也就是取消自由人权的前奏。深渊在前,我觉得需要后退一步,再次确认人的价值。结集重印这些文字,期待引起重新讨论,也算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吧。

高尔泰先生和夫人浦小雨

我只担心一种可能,出现一个用人工智能加基因工程武装起来的全球政府,把人类锁进一个没有自由的给定命运。那将比灭绝更加可怕。要说对未来世界有什么期待,就是希望能够避免出现这样一个全球政府。

高尔泰是著名美学家、文艺评论家和画家,旅居海外多年,但是他的散文集《寻找家园》一直备受读者推崇,甚至有评论家称其是"汉语写作的新境界"。今年初,北京出版集团集中推出了高尔泰的三本著作《美是自由的象征》《回归,还是出发》和《艺术的觉醒》。虽然大多数是写于八十年代的旧作,但是受到知识界的关注,也深得读者喜爱。有热心读者通过邮件向高尔泰提出了一些问题,他热情回答。其中涉及许多重要问题,也反映了一位思想者对现实世界的观察和思考。

"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客问:您最近出版的三本书,分别代表了您作为哲学家、美学家、文艺评论家的成就,都受到广泛重视和普遍好评,请问在哲学、美学和文艺评论中,您最重视的是哪个方面?

高尔泰:我不是学者专家,只是一个凭常识和感觉思考、简单直接说出所思所感的独立个体。哲学、美学和文艺评论被分为三个领域,但是对我来说是一个方面:人生意义的追寻。哲学是意义体系,美学是体系的内隐框架,评论是相关观点在操作层面上的随机应用。三者统一于我的追寻,也带着我的局限。

客问:三本书的时间跨度大,您在编辑过程中,文字有加工,观点有修正吗?

高尔泰:三本书里的,大都是八十年代发表过的文字。各方的反驳质疑,也是推动我思考和写作的能源。八十年代后,漂泊天涯,谋生不易。文化环境回异,没了那个能源,也没了问题本身。困难现实具体,顾不上抽象思考。

这次瘟疫大流行,和美国大选中"取消文化"压倒一切的勃兴,似乎预示着某种地球秩序的范式转移,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五月花号"、《独立宣言》、林肯、杰斐逊这些人,纵然带着某些历史的堕性,毕竟是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里程碑。取消这些里程碑,也就是取消自由人权的前奏。深渊在前,我觉得需要后退一步,再次确认人的价值。结集重印这些文字,期待引起重新讨论,也算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吧。

重印时修订文字,是为了把原有的意思说得更清楚些。不是修正观点,也不是顽固不化,只是想追求完美。就像行吟诗人巴赫笔下的那只海鸥,一遍又一遍地飞,只为了飞得好一点。

客问:这次瘟疫对您的生活和工作有什么影响?您一生经历了从抗日战争到改革开放的中国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这次经历让您想起什么样的历史时期?

高尔泰:作为一个退休老人,住在美国城市边缘一个宁静的社区,疫情中还算平安。当然也遇到一些困难,得到许多朋友帮助,患难见真情,感激不尽。

生活还可以,但心情很波动:疫情中部分人打砸抢烧、毁损历史文物,甚至圈地成立无政府特区,被主流媒体说成和平运动,议员警察对之跪舐洗脚,直觉得不可思议。据说这是取消文化觉醒者谋求大重置的进步运动,我怎么觉得像是当年中国"大革文化命"的翻新版本。执政当局对一月六日华盛顿群众运动的处置方式,也使我想起数十年前故国发生的历史事件。当然烈度规模不同,性质可谓近似。

客问:有学者认为,由于全球化导致新冠病毒蔓延全世界,因此会增强近年来的逆全球化,甚至终结1990年以来的这一轮全球化。您是否同意这种观点?

高尔泰:所谓全球化,说来说去,是个钱的问题。几个富可敌国的国际资本,在争夺全球化红利的斗争中和不同制度的国家政权勾结,拓展市场的同时也推销有利于他们共同赚钱的开发计划、治理模式,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以致通向自由之路,曲曲折折变成了通向奴役之路。这必然地会引起自由主义的抗争。胜负取决于实力,亦即钱多钱少,而不是道义。病毒的蔓延,其来有自。打乱了原有冲突造成的、地缘政治相对固定的格局,是一个意外。对于全球化来说,是顺是逆?很难说。终结不终结?有没有下一轮?我不知道。

客问: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在世界兴起。新冠病毒大流行是否会助长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是否会导致更多的政治强人出现?

高尔泰:民粹一词,含义不清。一说它就是极端民族主义,一说它是和精英主义相对立的平民主义,是本世纪以来世界各地精英和平民两极分化的加剧,导致了平民主义、也就是民粹主义的兴起。但是平民主义,这个词也含糊。比如古代的农民起义和现代民主国家的街头骚乱就没有可比性。疫情中法国导致政府关闭行政学院的"黄马甲运动",与美国被精英们利用来操纵选举的"黑命贵运动",也不相同。某些多民族国家的民族主义,可以是国家主义也可以是种族主义。"同胞"、"X奸"这些种族词的政治化,有助于强人管治,无需新冠的助长。新冠大流行以来,连"科学"这两个字,也都政治化了,所指与能指,变量无穷。我理不清这团乱麻,就作为外行人的疑问,提出来向专家们请教吧。

"希望能够避免出现这样一个全球政府"

客问:在您看来,一个作家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作为一个文艺评论家,您怎么评价二十世纪下半叶的中国文学?

高尔泰:我不是专家,随机阅读,任性评论,所见有限,不敢总评,怕挂一漏万。文学是多元的和多维的现象,评论角度也是,比如有审美的角度、价值观的角度等等。审美的角度中有语言的表现性、结构的创造性等等,怎么说都会有例外。鲁迅先生说作家最重要的是能够用自己的灵魂去摇撼别人的灵魂,灵魂不够强大的人是成不了大作家的,我同意。但是也有例外,比如张爱玲、老舍、汪曾祺。

我对现在网路上许多人创造的语言印象深刻。但总觉得比不上王朔、残雪、韩少功那批人创造的语言,带有开拓思维空间、拓展精神维度的功能。在一个狭小的"铁屋子"内,他们已经做到了极限。现在那个时代已经远去,回望前尘,难免有一种遗憾。一种"要看翡翠兰苕上,未掣鲸鱼碧海中"的感觉。但,还是有例外,比如王力雄的小说,可真是碧海长鲸。

客问:20世纪下半叶,中国知识分子命运多舛,人们对这个群体的评价普遍不高。您怎么评价这期间的中国知识分子?

高尔泰:这个问题,和政治有关。政治是社会利益的强制性分配,一个分配先于创造的社会,必然地也是义务先于权利的社会。在其中人文型的和部分科技型的知识分子们,要么为争权利"命运多舛",要么为尽义务"评价普遍不高"。对错双方各自有理。后者以道德的名义接受义务,无意中导致义务毁灭道德,获致负面评价,不冤枉。但这种"普遍"的负面评价,也表明对真善美的向往普遍存在。它是八十年代反思精神和忏悔意识的根基。这个根基受到的冲刷不仅来自政治,也来自"知识分子"中没有信念、视信念为牟利的工具、自觉地两面通吃的投机分子。

客问:中国社会各界对去年美国选举非常关注,知识分子们围绕川普更是产生了巨大分歧,您怎么评价川普?这次美国选举,是否意味着美国社会的撕裂?它是否会影响美国的未来?

高尔泰:以前看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以为是幽默夸张。经过这次总统选举,才知道现实政治,比那个肮脏得多了去了。作为局外人,凭常识和直觉,我喜欢川普。他是政治素人,又是性情中人。脱稿讲演,口无遮拦,很真率。不怕得罪一大批政商权贵,很平民。要求限制议员任期,直击美国"民主"的弊病。要求降低药价医疗费透明,符合草根大众的亟须。反对取消对生理性别的法律承认,保护的不仅是妇孺安全和军队战力,还有社会和谐的基础——家庭价值。他的下台,表面上是由于出乎预料的突发事件——病毒蔓延方便了邮寄选票作弊。当然这也是事实。但是深层原因还是"取消文化"取代传统价值的大趋势使然。这个趋势有利于从全球化获利的超级资本,不利于扎根本土的草根群众。二者力量天差地别,很难达成公平的社会契约,撕裂在所难免。前不久读了新总统拜登上台后的"百日讲演",这个感觉更强了。怎么影响未来,我不知道。

客问:对于未来世界,有许多悲观预言。您是一个悲观者?还是一个乐观者?您对于未来世界有什么期待?

高尔泰:历史无序,不可预料。我只担心一种可能,出现一个用人工智能加基因工程武装起来的全球政府,把人类锁进一个没有自由的给定命运。那将比灭绝更加可怕。要说对未来世界有什么期待,就是希望能够避免出现这样一个全球政府。现在这么说,很不合时宜,是"政治不正确"。没想到自己从小到老,从东到西,会一直都不合时宜,到处都"政治不正确"。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钝角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4/1618792.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