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共深狱黑幕:从便池中取水 洗脸、洗碗、甚至漱口润喉

—中共百年党庆看其铁窗下精英们的苦难(6)

监狱恶毒地从精神上对他进行人格的侮辱。由于不给放风无法接水,他洗脸、洗碗、甚至漱口润喉,都要从便池中取水。便池后部靠墙的进水管有个按钮,一按就有水流从便池喷溅出来,前部即是排泄粪便的坑洞

精通四国语言的韩旭再遭冤判

明慧网近期获悉,精通四国语言的韩旭在被非法关押近两年后再遭冤判3年。他曾在冤狱里煎熬过10年,九死一生、妻离子散,只因为他信仰“真、善、忍”。

中共为“百年党庆”兴师动众,借机大肆宣传其所谓“伟光正”,继续愚弄百姓。本系列报导中国社会中的一群精英因信仰“真、善、忍”身陷囹圄,甚至家破人亡的真实故事,以揭露中共“假、恶、斗”的真面目。

约55岁的韩旭,原是甘肃省地毯进出口公司的外销员、计算中心主任,是单位的业务骨干,深受领导器重,被公司外派常驻欧美国家,周游世界,熟练地使用三国外语与外商谈判。

1998年韩旭修炼法轮功后,他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知道从今以后要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修炼法轮功前,他是个以个人利益为中心的人,为一点蝇头小利而使用手段,那时与外商谈判私下拿回扣,出差时尽量多报费用,而且记恨心强、报复心强。修炼以后,他不重利,乐于助人,改善了与妻子娘家的关系,夫妻从此也和睦了。

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22年的迫害中,他多次遭绑架,被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监狱;被两次非法判刑,累计13年。

再遭绑架判刑

2019年5月29日,韩旭在兰州大街上被焦家湾派出所副所长蔡树东、苏晓雷绑架,非法关押在桃树坪拘留所。

他的家人找不到他,到派出所报案,被告知,韩旭在街上给城关国保的便衣发东西(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抓了。

2020年10月15日上午,韩旭被非法庭审。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指出,警察以诱导的方式让韩旭说法轮功,并录音,将韩旭举报抓捕的行为属于“钓鱼执法”。针对证人所说的“韩旭让他参与法轮功组织”的问题,律师说道:“韩旭说了法轮功没有组织,你说让你加入什么组织,怎么可能?”

韩旭也当庭为自己辩护,说自己是单位的骨干、有口皆碑的好员工,在家是好丈夫、好儿子,这一切来源于自己修炼“真、善、忍”。

“然而仅仅因为对高德大法所受诬蔑之辞的不认同,我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和以自身经历反映真实情况的善良愿望,依照宪法和法律的规定,依法逐级上访,申诉法轮功所受的不白之冤,却被无端拘留,关押……”

他诉说自己遭受10年冤狱的痛苦经历,“现在当地公安又罗织罪名,欲将这10年冤判作为前科累犯,再次将我投入监狱。我想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好人被再次送入监狱的。”

他还说,以《刑法》300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他进行指控是完全不成立的。中国《刑法》第3条规定“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轮功根本不在国务院和公安部明文定性的14个邪教组织名单中。他表示,他的行为没有超出宪法规定的信仰和言论自由范畴,不属于犯罪。

他的辩护还没说完,就被法官阻止了。而之后,法院却枉法再一次对他非法判刑3年。

九死一生的遭遇

2018年11月20日,明慧网刊登了韩旭题为“那些不堪回首的惨烈与酷刑”的文章。

他写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尽力回避,不想触碰这些不堪回首的惨烈与酷刑。每一次的回忆,都会使我的心再一次流血。在监狱和酷刑中,我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但在写出这些经历的时候我流泪了。我不是为我遭受的痛苦而流泪,我是为大法的伟大而震撼,为法轮功学员们的坚忍不屈而落泪。”

“为唤醒更多人的良知,揭穿欺世的谎言,我终于把我的经历如实地写出来。”

以下是他遭受迫害的部分经历。

在看守所的遭遇

2000年10月13日,韩旭再度被绑架,被非法关进兰州大砂坪看守所。

在那儿,他被迫与其他在押人员一样,为台湾企业“正林瓜子”手工筛选瓜子,完不成任务就被打手拳棒相加。

由于卫生条件极差,看守所里的在押人员都长疥疮,从皮肉往骨头里烂,看守所不给用药,就用硬刷子把烂肉刷掉,再用火柴棍挑出脓胎,撒上些洗衣粉消毒。

韩旭在被非法关押的九个半月中身上长满了疥疮,别人给他刷烂肉的时候,血流如注,他疼得差点晕过去。

2001年7月26日,韩旭被释放回家,妻子来接他时,躲在别人身后不敢看他瘦骨嶙峋的可怕样子。原本160斤重的他,出来时只有110斤,肋骨一根根暴露无疑。

2002年5月1日晚,韩旭从一位法轮功学员家里刚骑车出来,黑暗中迎面被两个人拉下车来,被按倒在地,戴上背铐,并被蒙住头。他被劫持到一栋楼五层的一个房间里。

因他不下跪,被人绑起来塞到椅子下面,上面坐着一个人。

第二天一早,韩旭被押上车送到西果园看守所。他被逼迫干拣瓜子的活,他拒绝。

在那里,他绝食抗议公安局抢劫了他的现金及存折合计约十多万元。两天后,他被送到康泰医院(大砂坪劳改医院)。

警察医生得知他绝食了三天,嘲笑他说:“才三天,慢慢绝吧。”医院给他开了很多药,警察找家人要医药费。

在公安局被刑讯逼供

2002年10月,警察给韩旭戴上手铐和十几斤重的脚镣,把他押到户县公安局。

他们把他两手分开、让他半蹲着在暖气片上铐了一夜,第二天就对他刑讯逼供。

他们把他五花大绑,再拉过一把木椅子,把椅子背从他的胳膊中间套进去,然后从对面再拉过一把椅子,把他戴着沉重脚镣的两腿搭在对面椅子背上,再把两个椅子用力往一起挤压,就把他在两个椅子背之间挤压成V字形,他的头顶到了小腿处。

他感到腰和胳膊都要断了,同时他们还用力揉搓捶打他的肩膀处的穴位,让他痛苦至极,几乎窒息。

渭南监狱的折磨

韩旭被关在户县看守所时,来了一个和当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有关系的人。那人告诉他:“为你们这个案子,‘610’和公检法联合办案,已经把这个案子定为户县十大案件之一。你们每个人判几年都已经内定下来了。”

韩旭被非法判重刑10年,在户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8个月之后,被劫持到了渭南监狱(又名陕西省第二监狱)。

从2003年起,他就被单独关进严管队的“小号”,被两个犯人24小时贴身看管,不准与别人接触,出门上厕所都被包夹跟随。

为争取炼功权利,他曾多次绝食,最长一次是25天绝食绝水。狱警让五六个犯人强行把他拉到监狱医院灌食。

为了让韩旭屈服,监狱恶毒地从精神上对他进行人格的侮辱。由于不给放风无法接水,他洗脸、洗碗、甚至漱口润喉,都要从便池中取水。便池后部靠墙的进水管有个按钮,一按就有水流从便池喷溅出来,前部即是排泄粪便的坑洞。

他刚一进来时,负责管理的犯人就教他:找块布把便池擦洗干净,从便池中出水的地方接水,这样可以洗脸、洗碗。说完銧当一声锁上了门。

“我看着黄迹斑斑的便池,胃里一阵翻腾:出水口和排便口这么近,便溺冲水都可以溅到,难道要我从这里接水洗碗漱口?……我不敢再想。”

有时不到开饭时间饥渴难忍的时候,为了生存下来,他不得不从便池中双手捧起一掬水,两眼一闭,一口咽下,胃里感觉在往上推,思想也在翻涌……

“如果以后我能有机会把这一切告诉我的大学同学和老师们,告诉我在国外的朋友和我的客户们,他们能相信这令人发指的一切吗?他们能想像得到,在21世纪的今天,中国监狱里最黑暗最真实的现实吗?”

在近11年的被非法关押期间,他被非法开除公职,妻子在巨大的压力下与他离婚;他六十多岁的姐姐和姐夫十几年来几十次往返奔波于看守所、监狱等地,遭白眼和威胁,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他年近九旬的父亲时刻为他担惊受怕。

如今,韩旭再一次遭枉判3年。他的家人再一次陷入痛苦之中。

资料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6/1619847.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