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失去购买力的中国老百姓和低估的失业率 拼多多火了中国内需反倒令人担忧

7月15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宣布,2021年上半年GDP同比增长12.7%。但是,疫情带来的后遗症没有完全消除。低收入人群缺乏足够的补助和关心,失业率很大程度被低估和忽视。虽然一二线城市受疫情影响相对较轻,但后疫情时期广大中小城市内需萎缩、消费降级,和蓬勃的工业生产和投资形成鲜明对比。

中国江苏省镇江市一家顾客寥寥无几的商场(美国之音江真拍摄)

7月15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宣布,2021年上半年GDP同比增长12.7%。但是,疫情带来的后遗症没有完全消除。低收入人群缺乏足够的补助和关心,失业率很大程度被低估和忽视。虽然一二线城市受疫情影响相对较轻,但后疫情时期广大中小城市内需萎缩、消费降级,和蓬勃的工业生产和投资形成鲜明对比。

自2019年末新冠(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国武汉爆发以来,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半。中国靠着严厉封锁和隔离的政策,相对成功的在短期内实现了国民经济运行和产业链的复苏,令中国政府在国际上引以为豪。6月29日,世界银行驻华代表处发布《中国经济简报》,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将达8.5%。

售总额同比负增长。这些城市在疫情之前从未有过负增长,即使去年疫情严重的时候,也只有几个月出现负增长。五月份这些城市再次出现负增长,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

美国之音对中国的一二三线城市近年消费占比做了梳理。根据公开数据整理的结果显示,在4个一线城市,33个二线城市和252个三四线城市里面,数量占大头的三四线城市消费占比,从2019的52%,萎缩到2021前五个月的44%。

2019-2021上半年中国289个地级市消费占比(不具名人制作,数据来自经济学人智库/国家统计局/万得)

张红举例说:“像河南安阳,当地卖衣服卖鞋的,能倒闭的都倒了。大家都从拼多多上买东西了。拼多多很便宜,而且经常有的品牌甩货。小城市的实体店被冲击的不行。本来疫情是个暂时的困难,现在成了长久困难,都倒闭了。”

作为非生活必需品的烟酒行业,销量在疫情之前已经开始呈现颓势。按照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卷烟行业的产量峰值是2015年(2.59万亿支)。此后数年卷烟行业的产量不增反降,2016年的产量下降到2.38万亿支,2020年的产量依然是2.38万亿支,而2021年前两个季度的数据基本和此持平。白酒产量在2016年达到峰值(1358.36万千升),之后一路狂降,到了2020年,产量几乎只有2016年的一半。2021年前5个月白酒产量开始回升,但是并不显著。

如果说烟草和白酒行业的不景气有一大原因来自反腐打贪,啤酒产量的大幅下滑也许更能解释“躺平一代”的消费疲软。从2013年啤酒产量达到峰值(5061.54万吨)之后,开始连年稳步下降,到了2020年只有3411万吨,和2013年相比跌幅达32%。在疫情过后的恢复期,单看5月份的啤酒产量的话,2021年比2020和2019分跌落12.5%和2%。

张红在评价烟酒销量时说:“烟酒不是属于生活的必需品,但是烟酒销量一旦下降,一般说明这个气氛不一样了,说明商业活动下降了。因为在中国做生意的场合,烟酒是最多的。烟酒个人消费比较稳定,差别不会太大。其实这个反映的是商业环境没有原来那么活跃。”

家住江苏省扬州市的王欢(化名),经营一家学龄前早期教育机构已经快20年,早年利润颇丰。在她看来,过去几年这个行业已经失去了当初的锋芒。“今年业绩差了很多,至少少了三成”,她告诉美国之音。“人口出生率本来就在下降,小孩子少了,疫情之后经济下滑,大家都不肯花钱了,尤其是花在教育和享乐上的钱。连我自己都消费降级了!”7月份,她还遭遇另外的致命一击:国家开始大力整顿校外教培机构,当地消费者权益保护处因为“合同存在不公平条款”要罚她的款。王欢觉得现在举步维艰:“有时候恨不得把机构卖了算了,挣钱太累了。”

被低估和忽视的失业率,失去购买力的老百姓

中国对于失业率的统计一直被外界所诟病,因为正式数据只观察城镇失业人口。大部分失业人口并不会去领取数额微薄的失业保险金,在城市丢失工作回到农村的失业人口被忽略在官方统计之外,导致实际失业率往往和现实有很大出入。

2021年1月18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186万人,超额完成了全年目标任务。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全年平均5.6%,低于6%左右的预期目标。国家统计局7月15日的最新数据则显示今年6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0%。

然而,2020年底北大经济学家姚洋在接受腾讯财经采访的时候表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团队曾在2020年6月底做过一项6000多人的调查,调查显示的失业率有15%,此外还有5%处于半失业状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经济学教授张丹丹也在今年5月撰文表示,根据团队2020年6月和11月的追踪调查显示:“2020年全国城镇处于长期失业状态的群体有可能已经超过800万人。总之,我国的失业率经历了先升后降的大起大落,整体情况并非那么乐观。”

张红认为中国的疫情补贴没有足够照顾到消费者:“现在最新的数据是中国的零售比疫情前高了8%。美国是高了20%。这个差距在于,中国不补贴消费者,而美国是直接补贴消费者。中国的钱都拿去补企业了,希望他们能够提供工作。但是其实企业提供工作不多。最后导致消费的恢复相当的慢。”

“低收入的人,其实消费倾向最高。实际上高收入的人,消费本来就没受什么影响。然后股市房产还好,他们的钱其实是变多了,不过这些人不会有那么多的额外消费。但是那些底层人民,如果多给他一千块钱,可能全都消费掉了。现在只不过没有多出来那一千块。其实拼多多在小城镇这么火,也说明人民生活水平的倒退。”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7/1619996.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