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武汉强拆又酿血案 65岁老人怒杀官员 2死1伤

作者:
7月12日,武汉强拆爆发血案。武汉65岁拆迁户怒杀官员,造成2死1重伤的血案。有评论说:“残暴对民 ,终将自食恶果。”

图片来源:微博

7月12日,武汉强拆爆发血案。武汉65岁拆迁户怒杀官员,造成2死1重伤的血案。有评论说:“残暴对民 ,终将自食恶果。”

中国武汉一户65岁居民舒立法从父辈那里继承了合法产权房,却遭到中共的强拆。舒立法与妻子在房屋废墟中生活了六个多月,问题得不到解决。7月12日与拆迁办官员发生争执,65岁老汉被4名拆迁办人员掐住脖子按在地上殴打,愤怒之下,老汉回家取刀怒杀官员,致2死1伤。

图片来源:微博

微博账号“陆军中校200405”在贴文《武汉市七一二群死群伤惨案简介》中爆料事件完整过程。 舒立法,原武南机务段退休职工,住武汉市武昌区徐家棚武北村163号。

2020年,武汉市开展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舒立法合法住房被划入房屋拆迁范围红线。 此后,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始终未与舒立法协商达成房屋拆迁补偿事宜。

2021年1月30日,3时至4时,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郭晶(熊志平)带20-30社会闲杂人员和一台挖机,将舒立法合法房屋(三层楼)强拆。

2021年1月30日,早上,舒立法从街坊邻居处得知房屋被强拆,与妻子张月珍一起去徐家棚派出所报案。在徐家棚派出所,接警警察对舒立法说:派出所只能搭建平台,你们自己去与拆迁办谈。当时在报警现场的徐家棚街道、徐家棚派出所、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都一再的向舒立法强调舒立法的房屋存在房屋房产证和门牌号不符的问题。舒立法离开徐家棚派出所,与妻子张月珍一起搬来一个箱子,至此开始在房屋拆迁废墟上的生活。

2021年4月23日前后,徐家棚派出所警察向舒立法承认舒立法的房屋不存在房屋房产证和门牌号不符的问题,房屋是舒立法的合法私人财产。徐家棚派出所正式对舒立法报警立案侦察。

此后,徐家棚街道对舒立法一再强调建筑单位没有出具过舒立法房屋的建筑设计图。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郭晶(熊志平)多次带一群社会闲杂人员威胁和恐吓舒立法、张月珍及其家人,断水断电,入室偷盗,说舒立法的合法房屋要被武昌区政府收回。

徐家棚街道、徐家棚派出所、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多次对舒立法说顶罪人员已经安排好,该强拆的就强拆。同时,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接着继续强拆了舒立法5个邻居的房屋。

由于舒立法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始终没有在徐家棚街道、徐家棚派出所、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得到任何解决方案和报警结果,导致舒立法抑郁,神经崩溃失常。

2021年7月12日,中午,舒立法看到滨武昌区江商务区管委会主任孙羿、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郭晶(熊志平)带着4个社会闲杂人员出现在房屋废墟附近,为防止意外发生,便拿出手机拍照录像留存证据。 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郭晶(熊志平)指使4个社会闲杂人员抢夺舒立法的手机,并摔在地上,同时把舒立法按倒在地,掐着舒立法的脖子进行群殴和谩骂。 滨武昌区江商务区管委会主任孙羿看到舒立法在地上已无还手之力,便与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郭晶(熊志平)带着4个社会闲杂人员离开。

舒立法从地上爬起来,返回房屋废墟,抓起一把水果刀,追上武昌区滨江商务区主任孙羿、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郭晶(熊志平)和4个社会闲杂人员,盲目向其中2个捅了几刀,没被捅的几个人见状立即吓得四散逃命,而此时严重抑郁、神经崩溃的舒立法在追赶中来到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将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1个女会计(武昌滨江商务区管委会主任的秘书)当场捅死。

至此,造成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郭晶(熊志平)、滨江商务区管委会主任的秘书死亡、武昌区滨江商务区主任孙羿重伤的七·一二重大2死1伤惨案。

七·一二惨案发生后,武昌区公安分局、徐家棚派出所为防止事发现场的图片、音频、视频流出,第一时间强行收缴了舒立法、张月珍,及其当时在现场的部分舒立法邻居的手机。

图片来源:微博

微博账号“拆迁引发七月十二号事件”7月14日发布的一个帖子,还原“武汉7·12血案”整个过程。疑是当事人舒立法的妻子。

残暴对民  终将自食恶果

2013年12月3日苏州虎丘的通安镇也发生过一起强拆血案,退役军人范木根及其儿子范长根与拆迁公司人员发生冲突,范长根持水果刀刺死两名施暴者。

合肥晚报》的曹军就此评论:“此案中有三个角色:黑社会,黑社会帮凶,受害人。无他。”

当时《南方都市报》官方微博以“南评晚钟”对苏州拆迁血案发表评论:“苏州绝对不会是最后一宗。亟须提请注意,这绝非底层之间的恶斗,而是公民与权力的厮杀。处于权力末梢的拆迁人员,只要足够凶残,就能绑架整个国家机器并让其高效运转,让自己成为权力荫庇的对象。面对这样一个鼓励作恶的体制,我们能看到多少和解的可能?”

大纪元时政评论员陈思敏在一篇文章《强拆血案连连,是父母官还是土匪强盗?》中曾这样评论:“残暴对民,终将自食恶果。”

责任编辑: 李雨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7/1620315.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