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陈昭南 :习近平正在被民族主义反噬

作者:
“7.1”百年建党日的前夕,中共作协秘书处吴义勤和《文艺报》主编梁鸿鹰在《光明日报》发表题为《中国百年文学的红色基因》《让人们重回百年文学现场一一写在“红色经典初版影印文库”出版之际》的文章,盛赞百年来具有红色基因的著名作家和作品,新中国建立后作家的作品也有数十部,而莫言和他的魔幻大作却消声匿迹不见踪影。

2012年,莫言成为首位获颁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彼得·恩隆德在颁奖典礼上赞美莫言说:“以幻觉般的敏锐笔触融合了传奇、历史与当代。”但,这样一位获致如此殊荣的知名人物在今天却正在被中共艺文界清洗中。

7月9日,外媒“对华评论”刊出消息略谓:连日来,中共官媒通过一些途径释放出批莫言的信号,今日头条7月5日就公开发出《莫言的问题不可容忍》的文章,列举莫言多年来作品“抹黑”中国,“诋毁”文革,“仇视”毛泽东时代,“崇洋媚外”等等罪状,大有口诛笔伐的文革火药味。虽然一天后批莫的那篇文章便被删除,从网络消失得难找痕迹,但相信很多人已经读过了该文,甚至已经复制保存了,也就是说文章所意图释放的清洗莫言信息业已达到目的。

诺奖得主莫言缺少红色基因:蓄意抹黑新中国

该文一起头即张牙舞爪地高调宣示:伴随炎热夏天而来的是批判莫言的热潮。这种群众性热潮一浪盖一浪,经久不衰;参与者为数众多,覆盖面广,针对性强,合乎潮流,顺应民心,正向纵深推进。

文章特别提到,“7.1”百年建党日的前夕,中共作协秘书处吴义勤和《文艺报》主编梁鸿鹰在《光明日报》发表题为《中国百年文学的红色基因》《让人们重回百年文学现场一一写在“红色经典初版影印文库”出版之际》的文章,盛赞百年来具有红色基因的著名作家和作品,新中国建立后作家的作品也有数十部,而莫言和他的魔幻大作却消声匿迹不见踪影。

该文斩钉截铁的语气宣告:“可以认为,文艺界的权威机构和刊物以及权威媒体,已将莫言及其作品赶出了红色作家作品之列,因为莫言和他的作品缺少红色基因,缺少代表人民利益的因素,缺少为人民大众服务推动历史前进的力量,问题很严重。”等等。

何谓“缺少红色基因”?莫言的文学作品被扣上的大帽子不外以下几点:

第一,存心暴露社会黑暗;

第二,蓄意抹黑新中国;

第三、发泄心中的怨恨;

第四,迎合西方反华势力需要;

该文结论直接点出:“媚外文学、抹黑文学都是违背主流民意的文学,都是不利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文学,这样的文学及其创作者,都将被人民大众所唾弃,都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于是,中国好不容易赢来的国际性文学最高奖赏的唯一得主及其所有作品,就这样轻易地“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不得超生!

一意自保的莫言仍然难逃清洗的悲运

2013年10月8日,莫言曾在“日本东亚文学论坛”上以《让我轻轻地告诉你哪些人是有罪的》为题发表演讲,当时多数媒体称其为“观点深刻,警醒世人”。演讲场的当下即有人按赞说,仅凭这篇演讲,莫言就应该获得诺贝尔奖。

不过当我个人读过莫言这篇广被称誉的演讲稿时,其实对他所陈及的“在这样的时代,我们的文学其实担当着重大责任”的几大诉求是很不以为然的。特别是当他讲道:“我们要用我们的作品告诉那些虚伪的政治家们,所谓的国家利益并不是至高无上的,真正至高无上的是人类的长远利益。”这样一段句子时,我甚至对于一位诺贝尔奖的得主所应承担的勇气与风骨是打上一个大X的。

我给他的负评,最大的理由在于:既要谈“文学所应担当着重大责任”,那么当他严厉抨击人类贪婪,并咵言要“拯救地球拯救人类的责任”之际,何以通篇都未能触及“自由、民主、人权”的基本概念呢?

或许有人会说应该体谅莫言身处的极权专制社会下所能发言的极限性!但既然身披那件国际最高文学荣誉的徽章顶戴,在那样一个重要的国际论坛上,既然要阐论“文学工作者的责任”,既然要侈言“基于为人民发声的使命”,本来就应该要具备冲破那道极限天花板的道德勇气。

终于,来到2021年的今天,在中共那样的极权体制内,莫言还是回避不了遭到政治清洗的命运。

沉默只会鼓舞折磨者不是被折磨的人

这不禁令人想起上世纪曾经作为“希特勒钦点的囚犯”而被关押8年的德国牧师尼莫勒(Martin Niemöller)。他曾写下一首传颂不息的小诗《当纳粹逮捕共产党人的时候》。

当纳粹逮捕共产党人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又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关押社民党人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又不是社民党人

当他们逮捕工会人员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又不是工会人员

当他们逮捕我的时候

已经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

于今再读一遍这首充满无奈的小诗,只要将其中的纳粹改为共产党,将共产党改为“缺少红色基因者”,就完全套上历史的轮回重演了。

由此也让我联想到1986年的另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埃利.维瑟尔(Elie Wiesel),他在领奖感言时说出了一句发人深省的名言:

我们(人类)永远必须选边站。

保持中立足以助长压迫者的气焰,对受害者无益;

沉默只会鼓舞折磨者,不是被折磨的人。

中共正从“反帝”快速转向“反西方”的激进手段

从这次中共清洗莫言的过程中,让我们很清楚地看到两个很重要的关键字“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红色基因”。如果我们注意百年党庆里去找到这两个关键字的结合体,我们大概可以很清楚认知“强国建军”所代表的当前中共政策大走向已经是势不可挡了,而其中必然要以坚强而热炽旺盛的“民族主义”为推动基础,因此也必然是要从传统“反帝”口号快速转向“反西方”的激进手段。

如此一来,我们就会看到7月13日,日本内阁会议公布2021年版防卫白皮书的内容中指出,在美中两大强权于科技领域的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有必要“带著危机感前所未有地密切关注”台海情势。该份白皮书并首次强调:“台湾周边局势的稳定很重要,不仅对台湾安全,对国际社会的稳定也很重要。日本必须高度重视,提高警觉。”

然后,很迅速的,中国境内一份颇具影响力的网上军事频道“六军韬略”,立即在当日即嚣张地公然主张“用核弹毁灭日本”,藉以阻止日本出兵协防台湾。“六军韬略”主持人说,虽然中国早在六十年前承诺过不对非核国家使用核武器,但若果日本阻止中国统一,中国就有理由违背国际承诺,用核弹攻击日本,直至日本放弃保卫台湾为止。

该一“六军韬略”的军事评论影片很傲然地声称,“总的指导思想是:我们在解放台湾时,如果日本胆敢武力干预,哪怕出动一兵一卒、一机一舰作战力量,我们不是对等还击,而是对日本全面开战,首战用核弹,连续用核弹,直到日本第二次宣布无条件投降。”

核攻日本的恫吓言论:打到日本无条件投降

该影片还提到了,中共所欲打击的是日本的战争承受力,只要日本认识到承受不起战争的代价,就“不敢贸然出兵台海”。

过去中共在1964年首颗原子弹成功试爆时曾承诺,不对非核国家动用核武,而今“中国正处于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之中,因此一切的政略、战略和策略都要在大变局中做出调整和改变”。

影片继续声称,为保障“中国和平崛起”,有必要对核武政策做出调整,包括“日本例外论”,称日本若对台海出兵,“中国要新仇旧恨一起报”,影片最后称,要是日本军事干涉中国国内事务,绝对会向日本使用核武、还要连续使用核武直至日本投降,拒绝和平谈判,到时候将收回钓鱼岛、琉球群岛。

这类话听起来都像是危言耸听,甚至很像是欲对日本发动战争的警示。中共很可能并未顾及到,此一核武威胁的言论,适足以给了美国将核武器运到日本本土军事基地进行大规模部署的最佳理由。

而日本会是什么反应呢?令人侧目而莞尔的则是,就在7月13日当天,日本政府宣布再次赠台湾一百万剂阿斯利康疫苗,这是第三次赠台湾疫苗,三次累计337万剂,成为台湾疫苗最大援赠国。

也由此证明了,中共的核武攻击之言论恫吓,显然并未让日本感觉任何的惊惶,而中共的核攻击的恐吓言论似乎也没有再继续狼叫了!

此一核武恫吓言论自然也牵连到与日本签订共同协的美国。我们就顺此看看美国事后的诸多反应。

彭斯:中国正朝着“邪恶帝国”发展

7月13日那天,美国智库“安全政策中心”(The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发布一份最新出炉的民意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应该支付武汉病毒疫情蔓延所造成的所有破坏的一切赔款;

7月14日,前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华府智库“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说时再度警告,中国正朝着“邪恶帝国”发展,对美国来说,中共构成的威胁大于冷战时期的苏联;

同一天晚上,美国参议院进行投票,一致通过了一项草案,禁止进口所有产自新疆的产品。据报导,这一法案将继续走接下来的立法程序,若得到最终落实,将以此来惩罚新疆强制劳动的问题;

外媒“法新社”指出:“新疆长期以来屡遭血腥的恐怖袭击,恐袭针对普通民众。中国政府将这些恐袭归咎于分裂主义分子或者维吾尔族穆斯林伊斯兰主义者,因此在当地部署了重重警力,进行高度监视…同时否认‘再教育营’是任何形式的监禁,而是‘帮助伊斯兰主义极端分子找到一份工作,远离极端主义’”。

7月15日,一架美军C-146A行政专机昨上午自冲绳起飞降落在松山机场,仅停留十馀分钟后即起飞扬长而去。

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对此也仅按惯例透过官网宣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粉碎任何‘台独’图谋。”似乎完全不提核战恐攻的威胁气焰。

北京学者:民族主义气焰喷火,出现“外宣内宣化”

或许我们可以相信一种来自北京的一位国际关系学者储殷的说法:随著民族自信心提升和宣传方式改变,中国正形成一个奇怪的“外宣内宣化”现象。宣传的对象不明,造成投入大量金钱做对外宣传,但最后只在国内产生效果。

储殷教授是在7月14日参加全球化智库(CCG)所举办的“中国新叙事研讨会”中指称,大外宣是把自身的意愿强加于他人,这种情形下难以实现真正的国际传播与交流。“大外宣导致了一种行政主导的自上而下模式,把外宣内宣化,实际上压制了真正的交流和沟通。”

这或许是中共境内还保留有一些清醒脑袋的少数明白人。问题是,民族主义的狂焰很快就又会把这类明白人都给吞噬了,就像莫言那样,纵然拥有诺贝尔文学奖巨大光环的人物,还不是很轻易就会被清洗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万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9/1621106.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