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美国奥运选手和大官是这样搭飞机的

作者:

本届奥运美国体操选手Simone Biles获得赞助,将她原本美联航空飞往东京的经济舱升等为商务舱。(图片撷取自美国联合航空推特)

同时代表个人和国家荣誉的“奥运选手”搭飞机出国比赛,应该搭什么舱等?这在身为奥运金牌大国的美国也是议题花絮。前不久,美国联合航空便曾透过官方推特发布照片,照片其中之一是美国体操选手Simone Biles正开心地搭乘它们家班机商务舱前往东奥。不过,大多数美国奥运选手仍是搭乘经济舱飞向东京,原因之一的确是选手获得赞助有别,以至待遇不尽相同。另外也在于商务舱座位有限,2018年,甫拿下冬季奥运男子冰壶队金牌的美国选手,回国时希望折算累积里程升级,却被达美航空(国家队指用航空公司)以“座位已满”回绝,当时达美这样对待冠军选手也一度引来侧目。

去年3月,达美航空再次担任美国队的官方航空公司,并由美国奥委会依例支付所有参赛选手“经济舱”来回机票(包括当地住宿),于此同时,各州体育协会或运动组织,也会开始招募赞助,透过不同方式声援选手,其中之一就是为原本仅得经济舱的选手座位升等。东奥之后因疫情延到今年,Simone Biles搭乘的美联就是在这段时间加入赞助,美联还特别制作一系列美国队周边旅行用套件(睡衣、牙刷、眼罩、钢笔和护肤用品等等)。

只是,周边赠品再多,也很难缓减长途旅行造成的精力耗损,因此选手最为受益的,就是来自其他民间募款和赞助商为其协助座舱升等。不只Simone Biles得到升等美联“United Polaris”座舱(即商务舱)礼遇,今年夏天,经明尼苏达“北岸体操协会”North Shore Gymnastics Association)发动线上募款后(共募得3万4860美元),另外还有三名体操选手甚至被升级到头等舱。

至于选手之外,假若有美国“官员”因公需要前往东奥,则该搭什么舱等?这就可回到2011年,那一最具话题性的美国官员搭乘经济舱例子。那年,美国驻中国大使骆家辉在结束陪同(当时的)副总统拜登访问中国成都后,自成都返回北京,因这段约三小时航程的飞行,骆家辉选择搭乘“经济舱”而受到关注。

美国官员搭经济舱其实并非罕见,却也因为骆家辉,外界对美国官员旅行有了更多了解。包括其中涉及的美国《联邦公务旅行规定》,其规范除美国总统、副总统和国会议长、部长级以上官员公务出访有专机服务外,其余官员公务不只多以搭乘民航班机为主,且原则上必须是“经济舱”,可升等的例外,则除非官员有身体上的不适,或特别的安全考量,以及飞行超过14个小时后有马上需要执行公务的需求。骆家辉当时搭乘经济舱从成都返回北京,无论就其个人身体状况、公务需求或飞行时间,全都是依照《联邦公务旅行规定》,未必是沽名钓誉,也不是特别勤俭清廉。再者,美国官员假若乘坐经济舱以上的理由不够充分,一般也难通过联邦审计部的审核,又假如没有充分理由而一定要搭商务舱,那就是自己付费埋单(某些部门则另行规范超过14小时飞行,一律搭乘商务舱)。

不过,骆家辉搭飞机会引起讨论,则不只在成都飞北京这段,更在当初他从美国飞北京履新,也是选择搭乘经济舱。因为当时从他居住地西雅图起飞,直到降落北京约10个小时(未达14小时),且不见得有马上需要投入公务的必要,所以未达升等条件,但就这部分,如果他主动要求升等商务舱,应该也是在可允许的弹性空间内,至于他是否刻意为之,或可另外讨论,重点在他这么做,确实非常遵守《联邦公务旅行规定》关于樽节公帑的初始用意。虽然美国高官差旅费浮报、滥报,尤其钻公务旅行费漏洞的案例,历来也非少见,但美国高官搭机规范和经由这规范所欲反映的官场文化,在这次台湾奥运选手搭经济舱、同班机官员却搭商务舱的争议中,仍有相当参考价值。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0/1621669.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