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天安门广场上的“呐喊”(1)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全国各地大法弟子陆陆续续,都到北京上访。赵玉敏一方面自己去上访,另一方面义务接待了一千多名来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他们来自广州、深圳、哈尔滨、长春……

北京天安门广场。(大纪元

俞平,清华大学热能系博士,2000年6月20日,只身一人前往北京天安门广场请愿;

赵玉敏,原北京女商人,1999年10月-2000年10月,先后6次走上天安门;

王福花,原湖南省教师,2000年5月3日,走上天安门。

俞平、赵玉敏、王福花,是三位走向天安门请愿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为何走出这一步?在天安门广场上,又发生了什么?

走上天安门广场前俞平:“我所经历的‘7·20’”

俞平在清华大学求学期间。(本人提供)

俞平于1999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他是清华大学博士生,正准备出国,也想找个好的健身方法。

俞平告诉大纪元,他的家庭有乙肝病史,3个表哥年纪轻轻就得肝硬化死亡;自己上高中时,也得了乙肝。康复出院前,医生告诉俞平,不能太劳累,说不定乙肝会复发。

一天,俞平去清华大学同学宿舍,看到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他一气呵成,当天通宵看完,“我感觉很震撼,这本书把宇宙、人生的道理都讲了。我觉得师父讲的法,‘真、善、忍’是宇宙精神的体现。我以前就觉得(存在着)宇宙的规律衡量着一切,(有了这个),万事万物才能够生机勃勃。这本书,把宇宙的规律、大道揭示出来了。”

俞平记得自己看完书人特别精神,“精力非常充沛,就像几天不睡觉,也不困那种感觉。”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佛家上乘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动作,因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在大陆广受欢迎,清华大学也有很多教授和学生修炼法轮功。

在清华大学,除了炼功法动作,大家也在一起学法、交流修炼体会,俞平说,“每个人学完法,都在用法来衡量自己,看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每个人都在想怎样纯净自己。我感受很深。这个环境非常好,真像师父说的,是一块净土。”

然而,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因恐惧法轮功在大陆的迅速传播,于1999年7月20日(又称“7·20”)正式下令镇压法轮功。

俞平介绍,1999年7月19日,中共在全国开始抓人;7月20日,更多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被抓捕。

7月21日,俞平和几位清华同学,决定去北京府右街中南海信访办上访,说明法轮功情况。

俞平看到,府右街上有很多大法弟子,大家很平和,没有暴力行为。后来,来了很多公共汽车,将法轮功学员拉到北京丰台体育场,那里能容纳几万人。后来又来了一辆辆军车,下来很多武警把法轮功学员看管起来。

俞平记得,当天下了雨,大法弟子没有给自己打伞,而是给武警打伞,自己在雨中默默地淋着。看得出来武警很感动。还有的大法弟子主动维持秩序。

上访没有任何结果。后来,武警强制把学员运走,“拉到荒郊野外,让我们下车”,俞平说,警察强制拉人,他“衣服都被撕坏了,一只鞋也掉了。脚套着塑料袋,走回来了”。

俞平觉得北京的情况很危急,7月21日晚上,他和同学给各国政府,尤其给美国政府发了几封紧急电子邮件,希望美国政府采取行动,制止对法轮功的大规模人权侵害。也有清华同学,联系外国媒体驻京记者,希望国际社会予以关注和制止迫害。

7月22日,俞平继续去信访办上访,又被警察强制拉走,拉到北京朝阳区的洼里乡。当天下午,他们给法轮功学员播放了武汉电视台赵志真拍的一部诋毁法轮功的纪录片,“这个纪录片,是很多谎言拼凑起的。后来,在全国反复播放。”这次上访,再次没有任何结果。

然而,中共事先编造了“1,400”例所谓“杀人、自杀、死亡”的案例,控制电视、广播、报纸,铺天盖地造谣宣传,栽赃陷害法轮功。

上访无果后,俞平和清华大学炼功点的其他学员,本着信任政府的基点,继续向政府以及各界讲清真相,希望政府收回错误的镇压命令。

俞平连续多天整理出一万多字的《致党中央万言书》,从科学等角度将中共的谎言一一揭穿;他还和其他学员一起整理出《法律工作者评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从法律角度,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性。一些法轮功学员拿着这些资料去上访,也没有回音。

俞平说,“中共实际上很清楚法轮功是什么,但是执意要迫害。”

李岚清,身为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和“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组长,甚至到清华大学蹲点,亲自指挥迫害法轮功。

在没有任何正常渠道讲清真相的情况下,俞平决定走上天安门广场,表达自己的心声。

“那声音好像响彻整个宇宙”

2000年6月20日,俞平第一次去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请愿,“在离纪念碑不远的地方,我盘腿打坐。当时,真是一种放下生死的感觉。(就想)这么好的宇宙大法,教给我们人生的真谛、做人的道理;这么好的师父被诬陷,真是千古奇冤。”

“坐下来的瞬间,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了下来;嘈杂声好像离我特别远。”

“坐下来,没多大会,那些便衣、警察飞起腿来踹我,拿矿泉水瓶子砸我的头,把我拽起来。”

“我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

“当时,我感到,那声音好像响彻整个宇宙。至今回想那一幕,至今都感觉特别震撼。”

“当你真的知道了宇宙真理,放下生死、去捍卫真理的时候,你会感到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极其强大。”

“当时警察打我打得很狠,但自己一点都不感觉到疼。”

北京商人赵玉敏:见证成百上千大法弟子的壮举

北京商人赵玉敏(右)和女儿在一起。(本人提供)

赵玉敏,北京服装销售商,1999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修炼法轮功后,月子里落下的病好了,脾气也好了。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全国各地大法弟子陆陆续续,都到北京上访。赵玉敏一方面自己去上访,另一方面义务接待了一千多名来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他们来自广州、深圳、哈尔滨、长春……

她亲身见证了成百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的壮举。她说,“每次去天安门,要放下生死(才能)去。”

2000年6月25日,包括赵玉敏在内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是正法”、“法正乾坤”、“还法轮大法清白”等横幅。

有的法轮功学员手挽手围着一圈保护横幅。警察和便衣,几次试图冲破人群,抢夺横幅。

赵玉敏说,“那天我使劲攥着横幅的边不松手,被警察用步话机(把我)手背打得肿得跟馒头似,颜色变成青紫、黑紫色的。”

现场整个过程持续五十多分钟。有的学员被打倒在地,警察用脚跺头。“地上有大片的血渍。”

2000年7月19日,赵玉敏再次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她介绍,打横幅的,还有一个穿警服的现役武警,是一位来自吉林市的大法弟子。美联社记者给法轮功学员打开横幅的一幕拍摄了下来,穿警服的法轮功学员站在横幅旁边,拉着横幅。

“那天,普京到天安门广场献花圈。9点广播要清场。我是绕着进去的。我跟一位大学讲师大法弟子说,咱们开始吧。(其他)有些打小横幅的同修,也跟着(打开横幅)、也跟着喊。”

“警察上来先打我。警察穿着皮鞋,踹我的腰。我使劲喊: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

赵玉敏后来发现:“我臀部后边、大腿根部,全是黑紫色的。”

2000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游人如潮,警察、便衣密布。赵玉敏再次走上天安门。很多法轮功学员,也在人群中。

她说:“现场人很多,天灰濛濛的。我们这边横幅打开后,广场上其它角落的大法弟子也开始打开横幅,大家高声喊着: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警察随即开始了大规模逮捕。明慧网报导,现场目击统计,至上午九点半,已有二十五辆以上装满大法弟子的大中型客车从天安门广场开走,不知开往何处。据估计,抓走的大法弟子超过千人。

湖南教师:“只能去天安门广场”表达心声

7月16日傍晚,法轮功学员王福花在华盛顿纪念碑前准备参加烛光夜悼。(李辰/大纪元)

王福花,湖南小学教师,修炼法轮功前患有乙肝、输卵管炎、腰痛等疾病。她说,“我的病,西医、中医都治不好。我工作和家庭都非常好。但是,我很迷茫,不知道我的痛苦从何而来。”

“炼法轮功一年后,身体好了,心灵也净化了。”“修炼法轮功后,我很快乐,每一个细胞都是快乐的。”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1999年10月27日,王福花坐火车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截,被当地公安抓回来,投入郴州市第二看守所,关了31天。

2000年5月1日,王福花决定再次去北京上访。

“家里人警告:你们会死无葬身之地,到时候,像‘六四’一样,机关枪就会把你们射死。家里人叫我们不要去。”

王福花和另外两位学员一起去了北京信访办。结果,看到很多警车在那里等着,只要说是炼法轮功的,就抓起来。

“没办法,所有的路都堵死了,我们只能去天安门广场。”

5月3日,天安门广场上人山人海,很多人来旅游。

“当时找不到什么其它办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王福花决定以炼功的方式来表达心声,盘腿坐下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

“炼功很美妙,很殊胜的。(当时)进入一种美妙的状态。”

不多长时间,“两个警察把我架起来,我的腿还是双盘着的。”王福花被两个武警绑架到天安门前门派出所。

人间正道是沧桑

清华大学博士俞平,因2000年6月20日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非法拘禁,清华大学拒不授予其学位,仅以博士肄业处理。俞平当时曾获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全额奖学金。

俞平后因再次去天安门请愿,和坚持讲真相,被中共非法判刑四年,先后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北京前进监狱(天津茶淀),从而失去留学美国的机会。

原北京商人赵玉敏,为讲清真相,被中共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判刑2年半,非法劳教2年半。

湖南教师王福花,遭中共绑架关押至少六次,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劳教期间,因不放弃信仰又被延期一年。

三人,都受到中共酷刑的残酷折磨……

这场迫害,持续22年至今。22年来,国际社会对法轮功的声援不断。

国际社会公开声援法轮功

2020年7月20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官方声明说:“我们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中共)立即停止以卑劣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虐待和凌辱,释放因自己的信仰被监禁的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持续21年的迫害已历时太久,必须被终止。”

2020年12月10日,时任川普特朗普)政府宣布,制裁迫害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厦门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警察黄元雄(Huang Yuanxiong)。

2021年5月12日,现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宣布,对迫害法轮功的成都市“610办”前主任余辉实施制裁,“余辉及其直系亲属不得入境美国”。

2021年7月19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在新闻发布会上,敦促中共政权“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长期镇压,并释放所有因信仰而入狱的法轮功修炼者。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辰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2/1622336.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