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厉害了我的国开始吃疯狂开发的苦果了

—都市成泽国,马路作河道:厉害了我的国!

作者:
现在发大水,各级干部都不到现场,去了也没用,每年都发几次,次次都去现场,也委实太辛苦,索性官媒不报道,就当作没有灾难发生了。

 

这两天看得最多的,是大陆城乡的水灾报道,都是民间的现场录影,我没有看官媒,据说官媒大幅报道德国水灾,对自家发大水大而化之。

早几天是上海南京,这两天发展到河南﹑河北﹑北京,长江黄河流域都浸在水里,郑州有地铁,月台上躺了五六具尸体。地铁进水,站内的人应该可以及时撤出,死者应该都是在行驶中的列车,来不及停靠到站台,被大水堵死在车道中而遇难的。地铁月台上那些死者,应该都是从浸满水的车道中漂出来,被人捞到月台上的。想象一下,一趟列车该有多少乘客,如果都跑不出来,那该有多少人命丧当场?

河南登封因火灾,铝厂被水浸造成大爆炸,这个新闻大概官媒也是不会报道的。

近几年,大陆各地发生大水灾的事故突然多起来,暴雨每年都有,为何水灾突然多了?很简单,就是城市发展太快,外部建设疯狂扩张,下水道没有人处理,外面看花团锦簇,地下却没有排水设施,雨一来水无处流泄,只好都在地面上走,于是低洼处就泡在水里。

大陆城乡开发没有止境,不同时期的地方官,为搞政绩工程各出奇谋。前一任前脚走,后一任为显示比前任高明,一定要变生新花样大搞土建,机场﹑桥梁﹑别墅群﹑摩天楼,找到钱就干,要干又恨不得惊天动地,干成了往上报GDP数字,转眼又升官去了。

几十年胡乱扩张,乡村变成小城镇,小城镇变成城市,小城市变成大城市,大城市变成超级大城市。城市不断扩张,范围无限大,几个相邻的小城并成一个大城,但各自在建设中,没有官员会留意地下去水的问题。

下水道建得再好,也没有人看得见,工程又大,吃力不讨好,反正一届官员干几年就走,把问题留给下一届,一届又一届,很多新城市都没有下水道。

大雨一来,雨水没有宣泄之处,就在地上漫延,高处往低处流,低处流无可流,便积在地面,雨越大水越多,积水越深,于是马路权充河道,城市成了泽国,有地铁的,水都往地铁里流,地铁就权充了下水道。

连北京都发大水,这个古老的都市,传统的下水道建设应该合乎要求的,北京城从来没有淹水的报道,今年连天安门广场都水浸了。广场泡在水里,天安门城楼竟有了一个水中倒影,被人拍了照片,大家都说看上去“很美”。

曾经有大陆城市建设专家解释,山东青岛从来不闹水灾,因为青岛本是德国殖民地,当年德国人建城时,很认真地修建了标准的下水道,大雨一来,很快排泄出去,因此没有水灾之虞。

我在香港岛住了四十年,从来没有经历过水灾,最多是局部低洼处浸一点水,很快也都排干净。香港下起大雨来,整个太平山的雨水往下泻,如碰上海水涨潮,水出不得海,便要积在市区。早前看过一个报道,原来英国人当年是把下水道修到外海去,港岛的山水是引到远海去排出的。我不知道有没有记错,希望有专家纠正我。

不久前修地铁,发现一个旧的下水道,照片所见,整个下水道有两三米高,内笼宽敞,那可以抵挡多大规模的暴雨?

中国四十年发展,求快不求稳,求名不求实,现在开始吃疯狂开发的苦果了。一场水灾,地方上损失难以计数,建筑物﹑车辆﹑物品﹑农作物被破坏的,要花多少人力物力去修补?有些损失根本补不回来。雨每年都会下,每年都发一次大水,日子怎么过?

以前地方上发大水,中央领导都到水灾现场“指挥救灾”,指手划脚拍一张照片,都叫做关心民间疾苦。现在发大水,各级干部都不到现场,去了也没用,每年都发几次,次次都去现场,也委实太辛苦,索性官媒不报道,就当作没有灾难发生了。

中共面临的管治难题堆积如山,各地的水灾已经不算一回事了。蚤多不痒,司空见惯,对灾难的麻木,缘于灾难的普遍发生,长此以往,厉害我的国,灾难成常态。

香港人,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但至少在水灾这件事上,我们还是幸运的,想及此,又想感谢英国人一声,但感谢英国人,会不会又触犯国安法,有颠覆政权的嫌疑呢?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2/1622523.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