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长沙富能案】两周年后 两个维权抗争家庭伤痛仍未愈

湖南长沙公益组织“富能”案中,3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湖南长沙公益组织“富能”案中,程渊、刘大志、吴葛健雄3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官方至今都未公布案件的消息,但家属引述官派律师表示,案件已于周二(20日)审结,被告认罪认罚。

家属之一吴有水表示,星期二(20日)官派律师表示案件已审结,他的儿子被判监3年,另一名被告刘大志被判2年,但拒绝透露程渊的刑期。吴有水表示,不会承认和接受所谓的判决,强调会为儿子上诉,即使机会再微,也不会放弃为儿子发声。

两年前的今天(7月22日),湖南长沙公益组织“富能”的创办人和员工共3人,因“颠覆国家政权”被捕。在中国担任维权律师20多年的吴有水表示,自己一直担任富能的法律顾问,更推荐儿子吴葛健雄在富能工作,为弱势社群争取权益,他表示,自己虽然熟悉法律,但到现在仍无法理解,儿子被捕和被控告的原因。

吴有水:他们做的事,无非就是协助弱势社群、残障人士、爱滋病和病毒带菌者,帮他们维护应有的权益。如果因为帮他们维护这一点权益,居然会危害国家安全,如果一个国家的政权,居然因为这几个公民去维护弱势社群的权益,就可以被颠覆,就可能涉嫌颠覆这个政权的话,岂不是意味着,我们国家的政权,是建基于剥削弱势社群的权益之上吗?你说不是很好笑吗?我估计连北朝鲜都不会这样。

吴有水表示,在儿子被捕的过桯中,他的辩护权、与儿子会见和通讯的权利,全被剥夺,整个过程中,他对中国法律的认知和信念被彻底摧毁。

吴有水:感觉上好像被雷打和雷劈一样,是彻底的崩溃,很打我自己的脸。我在帮别人打官司时,都与当事人说,我们要相信国家的法律、遵守法律,我们要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到了我儿子就这样,是彻底的打脸,打到啪啪响,把我的脸打得很肿,实际上所有法律,在我面前都成为一句谎话,再多的法律,只要他们(当局)需要,说推翻就可以推翻,法律制度完全崩溃,这是我真实的想法。

妻儿生死永诀吴有水:中国的人权是有阶级分别

过去两年,吴有水要为儿子奔走,也经历丧妻之痛,连带妻子临终前想见儿子最后一面的权利也被剥夺。吴有水引述前中共领导人的文章,比喻他对中国人权状况的看法。

吴有水:自从我儿子被押之后,她(妻子)的情绪完全是低落,我妻子的去世,与我儿子被关的事有很大关系,在去世前不能见一面。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读过,在80年代时,一名领导人写过一本书,谈到甚么是人,在马克思主义者眼中,人是有阶级性的,只要反对他的人就不是人,中国有人权,但人权是建立在阶级基础上,同阶级的人才是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为下一代免于恐惧被迫与夫分离

同案另一名被告程渊的太太施明磊表示,至今都无收到官方的消息,认为由丈夫被捕至判决,整个过程都是违法。她表示,过去两年为丈夫维权,改变了她和女儿的人生轨迹。

施明磊表示,由丈夫被捕,到她受株连的一幕,都发生在年仅5岁的女儿面前。因不想女儿心灵再受伤害,她被迫选择与丈夫分隔两地,与女儿移居美国生活。她形容,为了下一代,再痛苦的决定也要承受。

施明磊:我的女儿在爸爸被捕时,是当着她的面;警察、深圳的国安,半夜冲进我的家,把我拘捕时,也是当着她的面。她其实有好强的不安感和焦虑感,她是受到很大的影响,她还要面对长期被迫分离的痛苦。从我个人来说,这个决定是非常难,但是从我们家庭来说,对任何一个孩子,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决定是没有错。

丈夫被捕妻从不问世事到变为积极维权者

施明磊表示,丈夫被捕的事,改变她的家庭状况,也改变她对公民社会的看法。由以往的不闻不问,变成敢于发声的维权者,她认为,为丈夫维权,让她感受到坚守真相的力量。

施明磊:最大的改变是让我认识到,在这样的极权社会当中,我们不应该考虑他(当局)的行为去定义自己的行为。如果按他(当局)的标准,会令我们陷入自我审查,会有永远的无力感和绝望的感觉。对于我们每个个体而言,基于良知和坚持底线,做我们能做的事,包括讲述真相,因为真相是对抗谎言的有力武器。

施明磊表示,在中国,每一个维权抗争者的家庭,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身在海外的她,除了关注丈夫的案件,也会为其他有相似遭遇的家庭发声。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3/1622764.html

维权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