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泰明:六年前铁幕早已张开 析北京打击教培根本目的

中国各地争相整治校外培训,甚至纳入扫黑、扫黄打非。(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日前,中概教育龙头股新东方、好未来均发布公告,表示受到近期新规影响,将取消原定于下周发布的财报以及电话会议。大陆财经传媒财联社报导称,临时取消发布财报是较为罕见的情况。

截至周五(7月30日)美股收盘,新东方7月份累计跌幅达73.50%,较年内高点19.97美元回落89.14%;好未来7月份跌75.94%,较年内高点90.96美元跌93.33%。曾经风行一时的教培产业,几乎一夜归零。

《华尔街日报》周二(7月27日)刊登编辑部文章说,中共让西方明白,党的控制高于一切。文章说,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计划了好几年,要把中国私营经济更大片地置于国家控制之下;这次,华尔街终于注意到了:他说到做到。

中共新华社7月24日消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公开理由,是为了减少学生的学业和经济负担。但观察人士指出,此轮企业整顿跟政府对中国网络巨头的整顿如出一辙,名义上是反垄断或者减轻学生负荷,但实际上是为了打击私有企业,抢夺他们的财富和资源,从而彻底消除这些独立于北京政府之外的不安定因素。

不安定在哪里呢?外界分析指,中共一向专注于校内洗脑教育,容不下校外培训机构长期系统式接触学生、“平分”教育时间。

六年前铁幕早已张开

事实上,六年前,也就是2015年,中国教育部就组织过对大学使用境外原版教材情况的调查工作。

2018年9月,教育部发通知,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对中小学教材全面排查,坚决纠正和清理境外课程教材替代国家课程教材。

2020年7月发布意见,提及严禁用地方课程、校本课程取代“国家课程”,义务教育学校不得引进境外课程、使用境外教材。

2021年3月,中国教育部发布学校教学评监指南,涵盖对象包括双语私校等国际学校。英国《泰晤士报》也报导,中国现约有50所国际学校由英国机构所开设,这些学校起初只收持有外国护照的学生,后来由于市场竞争大,开始招收中国学生,但就必须遵守中共政府要求的教程,不能有“六四天安门事件等敏感内容。

与此同时,今年3月,中共教育部发布《义务教育质量评价指南》,把“中共”、“社会主义”、“习近平”等内容列于首位。不仅如此,在“质量评价指标”中,首先要求学生“了解党史国情”、“听党话、跟党走”、“传承红色基因”等。

外媒分析认为,中共政府之所以重视中共党史教育、全面清除西方书籍,是担心共产党重蹈苏联倒台覆辙,习近平也曾于2013年称,苏联垮台的原因之一,就是因全面否定苏联、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和史达林,搞历史虚无主义,以致各级党组几乎没有作用。

特权之下何有“教育公平”?

中共严控教育资源,不允许有社会教育力量在其控制之外,然而公开打出的口号,是“教育公平”,打击课外辅导、拆解教培。这还真迷惑了相当一部分人,在微博、微信上叫好、叫座的此起彼伏,似乎从此以后,教育公平真的就要来到了。

我们先从1949年说起。1949年之后,为了安排各大部委机关子弟进京,干部子弟学校纷纷而立。官办干部子弟小学,有典型的军事战争痕迹。延安时期,共产党为解决前方将士的后顾之忧和培养红色接班人,幼儿托育供给制在大后方兴起。这以延安保育院为代表,其招生对象主要是为具有一定级别要求的党、政、军领导人子女,且因父母级别不同,子女所享受的待遇亦有所差。

1952年,政务院颁布《干部子女小学暂行实施办法》,要求各级政府机关及团体“得根据需要,设立干部子女小学”。“得依干部的职务、工作年限、待遇等条件优先录取一部分。”

可见,中共的教育特权由来已久。

2012年12月1日,《凤凰周刊》曾刊文“北京小学的阶级分析”,文中称,以史家小学为例,生源有三类:

一为传统的就近划片生。二为法定以外的共建生,即一些央企、事业单位每年出钱,以换取子弟的就读学位,并不是随便什么企业有交钱资格,皆为中石油、中石化、保利一类的央企大鳄。三为高干子弟,名额直接划给中央办公厅等部门。据悉,现在史家小学,中央领导人子弟约有30到40个。这些孩子在派出所皆有登记,以确保其安全。曾经有一次,某高级官员的孩子,放学之后自己跑到了网吧,结果7、8个派出所出动,遍寻一夜,才在网吧找到这个孩子。

清华园教育集团副校长闻风说:“中国的名校阶层已经形成了,尤其是名小学,建校时间大多非常长,很早之前就获得过上面的认可,比如评选市重点、区重点,就算现在有个普通学校,教学质量再怎么好,也需要二三十年才能跻身名校阶层。”这意味着,这些处在社会阶级的顶层,背后有权力依托的“红色贵族”学校,每年得到的教育拨款、企业赞助、共建费用、有偿入学收费,是一般普通学校难以望其项背的,从中央到省,到地区,这样的特权处处都在。

为什么要打击“学区房”?

2020年北京西城区小学在校人数统计数据显示,六年级共有12867人,一年级共有21075人。这也意味着在六年中,西城多出了:9000个小学生。

北京二手商品房均价约为10万元每平方米,而学区房高达12万至15万元每平方米,老、破、小,一套60平方米二手房,高达800万元。

即便这样的价格,对于商业、资本云集的北京来说,学区房购买者仍然趋之若鹜。老、破、小二手房的价格一路水涨船高就能说明问题。

西城多出了9000个小学生,怎么办?其中有多少是中央领导的子女、直系或旁系亲属,谁也不知道。

然而,北京的IT新贵、资本大咖不惜巨资购买学区房入场券,等于“资本新贵”要与红色权力掰腕子。共产党从来就没有把资本家、知识精英放在眼里,60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2021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也召开会议,直接谈及“防止以学区房等名义炒作房价”。外界注意到,由中央直接点名学区房非常罕见。

有分析人士认为,当局整治学区房的目的并非关心义务教育均等权的问题,而是优质教育资源能否被中共长期占有的特权问题。

从数年前开始管控中小学教材编制,以及打击教培产业,均是中共出于控制思想意识形态的保党保权力目的,而以“教育公平”为由,在从上至下的70余年来形成的“特权”体系,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这个“特权”体制就存在一天。期望教育公平,有自由平等的学习机会,等于是与虎谋皮。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803/1627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