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郑州本土感染增至63例 官方通报先后不一惹质疑

2021年7月31日,中国中部河南省郑州市的居民排队接受中共肺炎(COVID-19)核酸检测时,一名男子用扬声器维持秩序。(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国河南郑州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继续快速延烧,官方通报称,至8月2日,感染人数已上升至63名。并声称已初步查清本轮疫情源头为缅甸输入。但官方通报疫情初发情况的细节,却引起外界的质疑。

当地时间8月2日晚8点,郑州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举行了新闻发布会,通报郑州中共病毒疫情的进展情况。

据郑州市疫情发布会上通报,截至8月2日18时,郑州市本土确诊病例增至13例,无症状感染者50人。

通报称,此轮疫情呈点状散发特点,63名感染者绝大多数与市六院有关联。目前已对272名密切接触者、585名次密接者实施集中隔离。

此外,郑州市官员还在新闻发布会上声称,经基因测序发现,该市最初发现的2名感染者,与在郑州市六院接受治疗的缅甸入境确诊患者的毒株高度同源,均为德尔塔变异毒株。

不过外界发现,郑州此轮疫情存在一些比较蹊跷的情况:

其一,官方通报这轮疫情的源头是缅甸输入,但其得出这个结论的依据却仅提到最初发现的2名感染者与缅甸入境者感染的毒株“高度同源”,但如何能证明是缅甸入境者传给了另外2人而不是相反,官方并没有给出更明确的证据和更详细的细节。

其二,郑州自7月30日在二七区发现首例无症状感染者后,第二天感染人数就迅速增加到28人;至今在短短3天内染疫者就上升到63人,即使暂不考虑官方一贯隐瞒真实数据的因素,这次的疫情扩散情况在中国也显得很突兀。

其三,郑州官方正式对外通报发生新一轮疫情后,第二天郑州市卫健委党组书记和主任以及郑州市第六医院党委书记就被极速免职,显得很反常。

其四,与南京、张家界、成都等地疫情相比,郑州传播速度特别快,散发性强,病毒载量高。不少网友留言质疑,郑州市的疫情可能早已出现,但官方此前有所隐瞒。

其五,官方7月30日曾发紧急通知,说明了该市首例无症状感染者活动轨道,但其内容与7月31日官方重新通报的同一案例的活动轨迹细节存在明显差异。

例如:7月31日发布的“通报”说,周某某7月16日8时到郑大一附院(河医院区)产科就诊,14:09到郑大一附院(河医院区)取检查结果后返回家中,至7月21日未再外出;但官方7月30日所发的“紧急通知”中说,首例感染者7月16日离开郑大一附院后到7月22日期间,周某某曾在瀚海中路与京广中路交叉口西侧,以及二七区京广路街道冯庄社区西北方向等,多个地方出现过。网友们质疑,官方的“通报”为什么要隐去病例周某某7月17日到21日的活动轨迹?

又例如:“通报”称,周某某居住地址为二七区华中路14号广兴洁云花园小区;但“通知”中却称周某某是从外地来郑州就诊的。

目前,郑州市官方7月30日发出的那份通知,现已被官方删除。

一位李姓先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官方媒体在报导疫情时,对严重的情况通常都不会报导。但如果疫情不严重,当局就不会那么快就把卫健委主任撤职,而且几个区同时进行封闭,这写迹象表明,郑州的实际疫情“很严重”,“不是一般的严重”,因此当局需要问责,“拿人开刀”。李先生说:“我个人经验告诉我,这个事情要比他们报导的要严重得多。”

据陆媒报导,郑州从8月1日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启动核酸检测,并新增五个封控区,分别是:1.二七区大学路以东、连云路以西、淮河东路以南、赣江路以北区域;2.二七区长江东路29号郑州爱馨医院;3.新密市白寨镇三岔口村;4.新密市白寨镇寨沟村;5.新密市白寨镇御景湾小区。

截至2日下午6点,郑州全市核酸检测采样逾980万人,完成检测141.08万人。官方同时宣布提升管控等级,对政府划定的封控区全体人员实行“只进不出”。同时,全市各居民小区恢复扫码验码。而社区内有居家隔离人员的,所在社区要实行所谓“四个一”管控措施:即每天上下午各一次量体温、一次倒垃圾、一次代买、一次消毒。

目前,郑州全市宾馆及住宿功能场所、市内密闭公共场所都恢复扫码验码;市内中高风险地区暂停一切聚集性活动;全市A级景区、网吧、KTV等场所也被关停。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唐人记者黎明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803/1627847.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