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COVID到底是如何传播的,如何阻止它?

2021年8月5日,中国上海市,中共病毒疫情蔓延多座城市,公交车上许多民众戴着口罩。

在15世纪的意大利,一场大流行病席卷当地,那场疫情的起源和传播让医学界无法解释,因此人类把意大利语“天象变化”(influenza,influence of the stars)命名为“流感”(flu)。

近600年后的今天,世界正面临着另外一个令人困惑的疫情——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状病毒)呼吸道病毒,其起源和传播方式不明。

科学界经过了近两年努力,也造出了多种疫苗和药物来对抗中共病毒,但科学家仍然面临很多问题,如:不能完全确定COVID到底是如何传播的,如何阻止它?为什么有人可以传播很多人,而有人的传播力很小?

英国电讯报8月8日报导,目前科学家之间最大的争论之一,就是病毒是否真的通过空气传播?这里不是指跟别人距离很近时,可以吸入他们呼吸、说话或咳嗽时的飞沫,而是指当足够数量的病毒漂浮在空中,是否会导致他人感染?

了解病毒传播的方式和原因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人类就可以对症下药,打破传播链。

人类认为空气可以传播COVID的原因,是因为发现在封闭环境中——例如游轮船舱、监狱牢房和隔离酒店卧室的人——发现自己也被感染了。

位于鹿特丹的伊拉斯姆斯大学医学中心发现,如果雪貂与患流感的动物处于一个密闭空间,也会被感染流感,因此他们推测中共病毒可能通过类似的方式传播。封闭空间如夜总会、合唱团和屠宰场等地,会产生群聚感染。

科学界也发现疫情在室内的传播率比室外高,而且加强通风可以大大减少传播。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科学家们还表明,在实验中,冠状病毒可以在空气中漂浮数小时,而佛罗里达大学发现该病毒存在于Covid-19患者病床周围的空气中。

“病毒通过空气传播”的三个疑点

既然如此,为什么一些科学家仍对空气传播持怀疑态度呢?因为这些实验的“质量”很低,导致可信性很低。

3月份,牛津大学在由WHO资助的一项审查发现,在67项研究“空气传播”的实验中,所有研究的质量都很低,例如,几乎一半的研究根本没有检测到空气中病毒的核糖核酸(RNA)。而鹿特丹雪貂的研究,也是把动物放置在由一根大管子连接的小密封盒子中,这跟真实的日常生活相差太远。

事实上,传染病能在日常生活的空气中传播的唯一证据,来自1950年代的一项研究,当时一大群豚鼠被安置在一个有结核病患者的病房里。这样过了好几年,它们也得上了肺结核

“整个(疫情)领域都受到质量低劣的研究的困扰,不是由科学而是由意识形态驱动得出结论。”牛津大学的汤姆‧杰斐逊(Tom Jefferson)教授说。他是该评论的作者之一。

加州大学追踪了421名曾接触过两名感染患者的医护人员,他们因为进行了“气溶胶操作”而处于高危状态。然而这421人中只有8人被感染,而且没有一例是通过空气传播引起的。

此外,迄今为止,科学界也没发现空气中存在可感染某人的病毒颗粒。报告的另一位作者、牛津大学的Carl Heneghan教授说:“RNA在空气中流动时,都是非常小的碎片,您会在疗养院和医院的空气中接触到它们,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病毒通过空气传播,因为它一旦进入(正常人类)环境,就变得非常不稳定,没有人能捉到一个可以感染他人的病毒。”

空气传播理论第三个让人怀疑的地方,就是科学界不能证明,感染Covid-19的患者仅通过说话或咳嗽就可以产生小于5微米的传染性“气溶胶”。虽然实验认为这是可能的,但是没有科学家能在实际生活中证明这一点。

美国科学家使用高功率喷射雾化器,使病毒颗粒悬浮在空气中后,发现病毒可以在空气中滞留数小时,但这绝不能反映出正常的人类互动。也就是说,虽然实验室研究证明病毒可以在空气中徘徊,但现实世界中的研究尚未证明它可以通过空气传播。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和 Network Rail在今年的1月和6月,分别对伦敦、伯明翰、利物浦和曼彻斯特的主要车站进行了两轮病毒检测。工作人员在乘客最常接触的区域(自动扶梯把手、售票机和长凳)上采集了样本;还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空气样本采集,以检测空气中的病毒。发现测试结果显示,任何表面或空气中的病毒颗粒中,都没有新冠病毒

在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哈佛大学人口医学教授 Michael Klompas指出,空气传播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Covid的“有效传染数”(R值)才是2.5,R值指的是估算病毒在一定期间内传播的能力。流感的R值为2~3,百日咳为5.5,麻疹为12~18.

事实上,迄今为止世卫组织也不认为空气传播对疫情产生重大影响,而是认为感染者的飞沫、排泄物等可以在数小时到数天的时间内保持传染性,所以认为表面接触进行传播。但是没有研究直接证明Covid是这种传播方式。。

更加复杂的是,不同患者的传染力不同。免疫系统较弱且难以快速清除病毒的老年人,其传染时间可能比儿童长得多,儿童可能会在短短48小时内摆脱感染。最近发现俄罗斯的一名癌症患者已经患病318天,病毒在此期间发生了40次突变。

科学家们现在还认识到“过度传播”的问题,即有些人根本不传播病毒,而另一些人则是所谓的“毒王”,一个人可以传染很多人。

自从英国7月19日进行解封以来,病例不但没有增加,反而下降了。杰斐逊教授说,即使是现在,人类对这种病毒仍然知之甚少。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纪元记者徐简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809/1630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