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长平:二次“文革”从批斗赵薇开始吗?

作者:

对于关心中国时局的人来说,这一周可谓跌宕起伏,惊魂难定。演艺界赵薇神秘失踪,郑爽遭受巨额罚款,高晓松突然被下架,本来已经戏剧性十足,突然冒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时评者李光满,写了一篇战斗檄文,官媒齐齐转发。正当大家哀叹"文革"重新降临的时候,一向被认为最会"叼飞盘"的胡锡进又出来泼冷水,认为这篇文章是误判和误导。

李光满的文章认为,娱乐圈的这些大新闻,要"从更高的政治层面来看","就会从一些细节中发现一个国家的历史走向和发展趋势",那就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这是一场政治变革,人民正在重新成为这场变革的主体,所有阻挡这场以人民为中心变革的都将被抛弃"。

不仅如此,李光满的文章言辞暴戾,杀气腾腾。文章说,"这次变革将荡涤一切尘埃","不仅资本圈,也不仅娱乐圈,不仅要摧枯拉朽,而且要刮骨疗伤"。

这让人想到拉开"文革"序幕的姚文元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或者将文革推向高潮的《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引来举世关注。

官媒转发这篇文章的三天之后,胡锡进发文称,"该文对形势做了不准确的描述,使用了一些夸张的语言,背离了国家的大政方针,造成了误导"。他说,"这种耸动的全局性宣示与中国实际政策面严重脱离,属于少数人的狂想","我很担心这样的语言会勾起人们的某些历史记忆"。

胡锡进的文章引发各种猜想。有人认为,那篇"加速主义"的文章有点过火了,他奉命出来减速;或者说官方故意让两个人分别唱红脸和黑脸,试探运动的边界;有人说,两个人代表了高层不同的派系,互相倾轧;也有人说,两个人都在揣摩上意,从不同的角度去投机取巧;还有人说,两个人就是在竞相邀宠,争风吃醋。

不管李光满文章的写作和转发是谁授意,也不管胡锡进批评该文的用意如何,在我看来,两篇文章的核心事实部分都是成立的。前者说,当下正在开展一场针对资本家和娱乐明星的打击活动;后者则称,"整个国家处于有序的运行中,政治上高度团结,应对挑战的动员力和资源十分充裕"。两者迭加在一起,就是我在上周的本专栏文章中指出的中国现实:在中共控制下,通往"再教育营"的道路永远秩序井然。

打压资本家和文艺界早于"文革"

那么"文革"到底会不会重新降临?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应该弄清楚"文革"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尤其是由谁来定义。如果官方垄断一切话语权,那么"文革"既有可能是指"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也有可能是"十年艰辛探索"(2018年高中历史教科书),或者是"取得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伟大成就的27年"中的十年(2021年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兼国家网信办主任庄荣文关于党史学习教育的讲话)。

人们普遍认可"决议"中的"文革"定义。但是,正是"决定"主导之下的"反思",不仅回避了"文革"的真正原因,而且对反思进行了错误的引导,把结果--个人崇拜和社会动乱--当作原因。被权力操控的群众运动与民众自发的街头运动混为一谈,而且被当作导致社会动乱的根源。

事实上,今天正在发生的对资本家和文艺界的打压,中共历史上已经重复过很多次,其发端远远早于 "文革"。1951年底开始的"三反"、"五反"运动,就在上海、天津、重庆等造成经济动荡,很多资本家和商人被迫害自杀。上海冠生园食品店创始人冼冠生,于1952年4月21日从上海冠生园顶楼跳下自杀。席卷整个文艺界、株连2000多人受害的"胡风反革命集团案",发生在1955年到1956年。翻译家傅雷被定性为"右派",导致其子、钢琴家傅聪"叛国",发生在1958年。

"文革"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在官方允许和引导的"文革反思"中,红卫兵和大字报是动乱的标志。今天网络中小粉红的喧嚣、李光满的仇恨煽动言论以及胡锡进多年来对异议人士的污名,并不输给当年的大字报。再说,大字报本身并不会抄家、绑人和打人。跟当年一样,小粉红、李光满和胡锡进的诸多言论之所以让人们感到害怕,是因为他们背后是无法无天的权力。

"文革"的真正原因在于权力的无序、法治的不彰和愚民的教育。这些因素从来未被允许真正反思,直到今天也仍然存在。因此,根本不用担心"文革"重来,因为它从来就没有远离。

从这个意义上说,李光满声嘶力竭地叫喊"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性回归"是可怕的,胡锡进心平气和地宣示"整个国家处于有序的运行中,政治上高度团结"也是可怕的,而且二者互为因果。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04/1642345.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