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李嘉诚坐冷板凳,习近平新规打压香港财阀;中国今年日均一房企破产;

芯片短缺多车企产量腰斩;整肃私企社会恐慌,刘鹤派定心丸;监管风暴中企股值削40万亿;习恐推倒中共科技纸牌屋

近几个月,中共出重拳打击互联网服务业,多只中企股票遭遇滑铁卢,半年内诸多个股腰斩,40万亿市值蒸发。

不过中共副总理刘鹤星期一(9月6日)强调,当局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未变,将来也不会改变。

然而外界多认为,中国经济左转迹象明显。台湾国立云林科技大学教授郑政秉指出,举国狂热左转,中国经济将盛极而衰;日本经济新闻指出,习近平近期打出的组合拳恐将推翻中国科技的纸牌屋。

中共的打压也已经蔓延到香港。江系背景的港媒披露,中共要求香港财阀家族每家仅限两名选委会委员,意图降低富豪对香港政治的影响力。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9月5日,共有274家房企发布破产文书,大陆平均每天有一家房企破产。

最近3个月大陆汽车芯片短缺严重,多家中国车企产量近乎腰斩。

中共监管风暴,几个月削掉了40万亿

中国A股总市值蒸发排行榜前30的数据显示,这几个月跌去了8万亿市值,平均跌幅35.69%,跌得最惨的中公教育,最大跌幅达到74.31%,堪比打三折。

在港股市场,光是腾讯、阿里巴巴和美团三家,就蒸发了超过8万亿。港股里跌的最惨的30家中国大陆公司,包括互联网巨头、银行等等,这几个月市值蒸发了22万亿港元,合约18.3万亿人民币,平均跌幅超过51%,堪称集体腰斩。

美股里的中概股教育公司跌90%以上都正常,30家跌得最狠的公司市值总计蒸发了2万亿美元,合约13万亿人民币,平均跌幅达到60%,全场四折。

上述公司的股价今年从高点跌落,蒸发40万亿市值,差不多是中国5个月的GDP总额。

利空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出来,打击了整个中国资本市场。首先是反垄断出台打击了互联网巨头们。

房地产就更艰难了,调控不断、三道红线压顶,前几年万科喊出了“活下去”的口号,很多公司还当笑话看,现在才体会到这三个字的艰难。

而家电的销售也渐渐乏力,格力、美的、海尔等公司的利润出现下滑。

从大周期看,有些股价基本回天无力了,例如最近严查的教育行业,好未来股价从每股90元跌到5.6元,曾接近4000亿市值的公司,如今只剩不到零头。新东方、高途也基本差不多,虽然没有直接退市,但是股价跌得所剩无几了。

除了官方的监管风暴,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经济大趋势不乐观。

经济学家任泽平说:中国可能处于经济周期在从滞涨到衰退过程中。

李嘉诚坐冷板凳,北京新规打压香港财阀

高龄九十三岁的香港首富、香港“长江集团”创办人李嘉诚等香江商界大家族的领袖,并未参加预定十九日举行的香港选举委员会委员选举。

江系背景的“南华早报”五日引述知情人士报导,这些地产集团的大家族,此前被告知每个家族在这届选委会,仅限两名家族成员可以成为总数达一五○○人的选委会委员,而北京此举旨在削弱香港富豪对当地政治的影响力。

选委会主要负责选举行政长官(特首)候任人、立法会部分议员与提名特首候选人、立法会议员候选人。七十四岁的“新世界发展公司”主席郑家纯、九十三岁的“恒基兆业地产公司”创办人李兆基,和七十四岁的“会德丰公司”主席吴光正,这次都不会参加选委会的“界别分组一般选举”。这些大亨已让位,派其家族的年轻一辈与来自其关联企业的少数高阶管理人员参选。

一名深谙北京思维的重量级企业家向南早说,这些大家族借由他们的代表,在选委会仍拥有发言权,但北京借此传达的讯息很清楚,“你们不能再当造王者(kingmaker)了”。

自香港主权一九九七年移交中国以来,李嘉诚在特首人选上拥有强大的发言权,据说他及其他富豪掌控选委会约二十%的选票。

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分析,此一“每一家族限两名选委会委员”的新规则,反映出北京企图降低这些富豪对港府政策的影响力,并逐渐在香江商界灌输一种“公平竞争”感,即北京借此传达不会容忍在政治权力上讨价还价的讯息。不过,大亨们一定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因为基于自身利益,他们会想保有对政治的影响力。

中共整肃私企令社会恐慌,刘鹤出面安抚称政策未变

中共近期对私人企业做出一系列严厉监管措施进行整肃和打压的行动以及急推“共同富裕”的政策令社会恐慌。中共高官刘鹤星期一(9月6日)强调,当局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未变,将来也不会改变。

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9月6日在河北石家庄开幕,中共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刘鹤以视讯方式致词。刘鹤在致辞中强调,必须大力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使其在稳增长、稳就业、调结构、促创新中发挥更大作用。

刘鹤表示,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90%以上的市场主体数量。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坚持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坚决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没有变,现在没有改变,将来也不会改变!

但中共当局对范围广泛的私人经济领域的整肃,令大批新创及老牌公司的生存环境变得不确定,令投资者不安。

举国狂热左转,中国经济将盛极而衰

台湾国立云林科技大学财金系教授/《思与言》杂志总编辑郑政秉日前在《上报》撰文说,中国成为世界二大强国之主要原因,在于过去四十余年卓越的经济成长,但最近中共一系列向左的、狂热的、全国一致叫好的社会控制新政策,是否可能导致中国经济盛极而衰?何以加大社会控管会导致经济衰退?是外在世界的打压,还是中国的内部出现了问题?

郑政秉说,这些左转的新政策,严重伤害了过去中国赖以快速增长的上述两大基石-“保障财产权”和“促进竞争”。以中国最具创新的、主宰性的互联网产业来说,自从蚂蚁金服上市被拦腰阻挡开始,该产业遭逢了一连串的噩运,包含腾讯的游戏文创业被打压、抖音被禁止交易及董座被换,滴滴打车在美国上市被吓阻,拼多多、美团等其他互联网巨头公司也纷纷被调查,这些都将重伤中国民企的竞争精神(技术创新和资本积累)。

在财产权的保障方面,习近平的第三次再分配理论,许多大型民企都被迫捐出天价的不乐之捐,例如腾讯捐出仟亿人民币,美团近三百亿,拼多多也有一百多亿。事实上,在中共的体制中,虽然向来党是凌驾于一切的法律和制度,但过去共产党相对克制,纵使实施资本管制,还是尽量缓和民企财富之不安全感。如今马云被迫退出阿里集团,张一鸣被逼辞去字节跳动的董座,再加一连串财富共享的不乐之捐下,必定会加重所有民营企业主的不安,势将影响民企的再创新、再投资和资本市场的兴旺。

归根究底,是中国的举国体制出现了问题。当西方世界发觉以开放支援的态度,让中国享受了二十余年全球进步市场的好处时,最后却产生了更加专制压迫的东方巨霸。当西方世界开始限缩中共参与世界高科技体系时,中共不思反省自身的劣败被拒之因(并非全是修习底斯陷阱可解释),自弃功劳卓越的市场经济之核心价值(财产权与竞争),而回头尊崇毛泽东之举国体制。循此狂热民族情绪,不仅中国经济难以避免由盛而衰,也可能最终只能与民主国家兵戎相见,使得中国伟大的复兴之梦也可能破灭!

驯化狠招,日经:习近平恐推倒中国科技纸牌屋

中国科技产业专家、金融投资网(China Money Network)创办人向冀(Nina Xiang)投书日本经济新闻指出,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正进行全球第2大经济体的改造工程,然而历史显示,中国国家主导的计划几乎都失败告终,习近平务必谨慎,否则耗费40年才建立起来的科技强权恐有覆灭之虞。

标题为“习近平恐推倒中国科技纸牌屋”的文章说,数据安全、隐私保护、遏止垄断与共同富裕都是值得追求的价值,但规训市场与扭曲市场间的界线是流动、细薄的,迄今北京驯化科技产业的行动不仅自相矛盾,而且显然对历史无知,也缺少透明与可预测性。

该文指出,对于中国科技成就最大的误解是认为,这是政府支持与产业政策的成果,当专家讨论中国令人“印象深刻的”科技实力时,国家资本主义与举国模式(whole-nation)的词语常出现。然而历史显示,政府支持不总是有好结果,中国半导体产业就是一例,在政府重度干预数十年后,仍未能达成官方目标。

政府的补贴没有产生国家冠军队,反而时常扶植商业上不可行的僵尸企业,并导致激烈的价格战,最终拖慢产业的发展。研究也发现,尽管中国的产业政策提升产量,但没有证据显示,一旦拿走国家支持,产量将持续提升。

中国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与美团,全都由个别企业家成立,并透过创投融资,事实上,政府没有积极支持才造就这些公司稳健成长,也就是这些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中胜出的企业构成中国科技产业的核心实力,它们代表中国经济最先进的部分,其实力与全球同业旗鼓相当,甚至略胜一筹。

文章指出,中国科技进步也是全球供应链迁移的副产品。全球企业将低阶、低价值的供应链移至中国,建立了世界工厂,以及中国消费性科技企业小米、Vivo、美的、联想与无人机大厂大疆创新。

然而,北京决策者似乎漠视过往的教训;收购中国科技企业的股份、任命自己的董事人选,以及倡导民营企业如何有助于达成共同富裕的政治目标,种种行动最终恐伤害驱动中国科技进步的机制。

中国汽车芯片短缺,多家车企近3个月产量腰斩

目前,大陆汽车芯片短缺情况更为严重,最近3个月多家中国车企产量近乎腰斩,有汽车经销商提高了新车售价。

据“第一财经”报导,今年7月汽车芯片短缺问题加剧,多家中日合资与中国本土车企在过去3个月都面临产量腰斩的困境。

8月中旬,因疫情原因,全球主要汽车零件供应商博世在马来西亚的芯片供应商暂时关闭,导致博世多个主要的汽车芯片无法顺利给下游汽车制造商供货。

中国车企华晨宝马、一汽大众、长安汽车、长城汽车等都是博世的客户,8月下旬开始,芯片几乎断供。

报导引述数据称,今年4至7月,一汽大众的产量年减四成到六成不等。本田、日产等中日合资企业也因芯片短缺大幅减产,如广汽本田和东风本田今年6、7月产量年减超过四成,部分车型甚至减产八成。

中国今年日均一家房企破产,知名企业也难幸免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9月5日,共有274家房企发布破产文书,大约平均每天有一家房企破产,其中不乏知名开发商。

9月5日,据中共法院公告网,包头市昆都仑区法院裁定受理包头市天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包头天意”)破产清算一案。据公开信息显示,包头天意成立于2007年,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目前经营状态为吊销。

《时代周报》9月6日报导,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截至9月5日,共有274家房企发布破产文书,大约平均每天有一家房企破产。梳理破产房企名单发现,破产房企主要以小微房企为主,但不乏部分知名房企。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吴莉亚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07/1643800.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