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反思9‧11带来的错觉

很难相信,前纽约市长鲁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现在被媒体厌恶,而且成了联邦调查的目标。因在法律上代表唐纳德·川普,朱利安尼在纽约和哥伦比亚特区法律执照吊销。而他曾经被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称为“美国市长”,因为他在恐袭后几分钟内就穿过瓦砾,像灯塔一样领导救援工作。

在这张档案照片中,一面美国国旗装饰着2013年9月11日曼哈顿下城纽约世贸中心遗址恐怖袭击12周年纪念馆

今年美国纪念发生于2001年9月11日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恐怖袭击20周年。

一年一度的9/11纪念活动在曼哈顿前世贸中心塔楼的遗址举行,这里是当天造成2977人死亡的四起自杀式飞机袭击中第一个也是最具杀伤力的目标,受害者大多数是平民。纪念活动通常彰显了美国人民庄严的坚韧。然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今年也许不是这样。

美国现在的情绪是悲观的,被通货膨胀困扰的经济、COVID-19的意外激增、史无前例的城市凶杀浪潮、艾达飓风(Hurricane Id)和太浩湖(the Lake Tahoe)野火的破坏,以及最重要的是,乔·拜登总统在阿富汗仍在遭受的惨败所笼罩。

从阿富汗撤出最后一批美国军队,得到了大多数美国人的支持。这应该是拜登上任第一年的胜利顶峰。他的政府精心安排在8月31日,也就是9/11纪念之前完成撤军。这次撤军将使美国在长达20年的衰弱战争结束时松一口气。这有利于拜登的政治利益。

这场战争始于对基地组织(al-Qaeda)领导人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的报复,以及当时窝藏他的、控制了阿富汗的激进伊斯兰组织塔利班。美国情报部门已查明本·拉丹是9/11恐怖袭击的主谋。

奥萨马逃跑后(2011年海军海豹突击队行动终于在巴基斯坦击毙了他),战争的继续似乎毫无意义。它导致了数千人丧生,数万人伤亡,每年的花费超过1000亿美元(总费用最终可能达到2万亿美元)。

但拜登、他的政府和五角大楼的高层把撤军搞砸了:整个过程仓促;在深夜放弃巴格拉姆空军基地(the Bagram Air Base);混乱的撤离导致数十名美国公民滞留,成为可能的人质;8月15日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带着1.69亿美元的国库现金逃亡(加尼否认任何盗窃行为)。无能的情报部门告诉我们,由美国训练的30万阿富汗军队(训练费用为840亿美元)至少可以与塔利班对抗一年,然而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坦克、飞机和尖端军事装备现在落入塔利班之手。

拜登计划参加在世贸大厦遗址、五角大楼和宾夕法尼亚州尚克斯维尔(Shanksville)附近的93号航班纪念馆举行的所有三次9/11纪念活动。至少一名9/11受害者的家属告诉拜登不要费心来曼哈顿。我很好奇他是否能在此次行程的任何地方都能保持昂首挺胸。

阿富汗的崩溃确实做到了一点:它摧毁了因9/11而滋长的一些快乐幻想。其中之一是关于国家建设的假象。几十年来,美国军方和智囊建制派,无论左右,一直接受这种幻想。他们的想法是,我们不仅可以利用战争打败敌人,而且可以在具有根本非西方文化的国家建立支持西方价值观的西方式民主国家。

这是一种“心灵与意识”的战斗。1960年代和1990年代我们在海地、索马里和越南都失败了。9/11事件后,国家建设成为小布什阿富汗政策(也是他的伊拉克政策)的关键,也产生了类似的灾难性后果。

布什在2002年的一次讲话中宣称:“我们知道,只有我们给阿富汗人民实现自己愿望的方法,才能实现真正的和平。”他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把这个国家从原始独裁统治中解放出来,我们有道义上的义务留下更好的东西。”

因此,在布什及其继任者巴拉克•奥巴马的领导下,阿富汗经历了种种怪事,比如联合国开发计划署(the U.N. Development Programme)2015年在喀布尔大学(Kabul University)启动的“妇女与性别研究”硕士课程,以及一项7.87亿美元的美国式的性别平等计划(由美国纳税人支付费用)。这项计划旨在使美国式的女权主义进入一个高度传统的伊斯兰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女性从头包到脚,基本上都待在家。性别研究在相对国际化的喀布尔可能效果不错。但它在山区农村腹地激起了反抗,这些反抗直接被重新兴起的、充满活力的、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塔利班所利用。

然而,可悲的是,还有另一种9/11现象被证明是一种幻觉,而阿富汗的崩溃粉碎了这个幻觉。那就是在阳光明媚的九月清晨,一场灾难性事件所促成的短暂的国家团结。

经历过那一天的人仍然记得几乎每家每户的窗户和前门廊上都插着美国国旗。没有人在演奏国歌时下跪(注:演奏国歌时下跪被视为对美国体制不满的侮辱性行为)。2002年2月,当玛丽亚·凯里(Mariah Carey)在第三十六届超级碗橄榄球赛(Super Bowl)期间演唱国歌时,观众们哭了起来,并为之喝彩。没有“撤资警察”。在世贸大厦倒塌时,60名纽约和新泽西的军官和其他数百名急救人员一起献出了生命,他们被誉为英雄。

很难相信,前纽约市长鲁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现在被媒体厌恶,而且成了联邦调查的目标。因在法律上代表唐纳德·川普,朱利安尼在纽约和哥伦比亚特区法律执照吊销。而他曾经被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称为“美国市长”,因为他在恐袭后几分钟内就穿过瓦砾,像灯塔一样领导救援工作。

当然,即使那时,这种国家团结感可能也是虚幻的。当时许多民主党人仍然认为布什赢得2000年大选仅仅是因为最高法院的党派之争。但团结是明显能感觉到的。

因此,如果你觉得2001年9月11日这个悲伤而重要的日子,它的20周年不太值得庆祝的话,它至少能提醒我们,有关我们的领袖和国家不幸的现状,我们失去了什么,又学到了什么。

夏洛特·艾伦(Charlotte Allen)是《天主教艺术今天》(Catholic Arts Today)的执行编辑和《奎莱特》(Quillette)的常驻作者。她拥有美国天主教大学(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中世纪研究博士学位。

原文“Destroying Illusions: Reflecting on9/11 and the Afghanistan Debacl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13/1646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