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专家分析拜习会谈:美对中共应更强势

美国总统拜登周四(9月9日)与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这是两位领导人时隔7个月来的再度对话。

13日,哈佛大学国际关系联合研究员许子明(化名)针对拜习会谈和中美关系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强调,中美之间存在价值观的冲突,相互不会存在真正的信任,并最终走向新冷战。

北京时间9月10日,习近平与美国总统拜登通了电话,双方就经济、印太地区和平、气候、人权和病毒溯源等问题进行了讨论,这是两位领导人时隔7个月来的再度对话。

拜习会谈无果美施加压力

许子明对记者表示,“本次拜习会谈中,拜登是要在经济、人权和外交上和中国竞争,但是在气候变暖的问题上要和中共合作,民主党内的力量也要求他这样做,这也是之前他派出谢尔曼和克里去北京的原因,但这两人都碰了一鼻子灰,拜登没办法才决定自己试试,但打完电话觉得鸡同鸭讲。

“第二天就传出消息,考虑对中国贸易补贴的‘301调查’,并放出有意将‘台北经文处’变为‘台湾代表处’,表达不满,施加压力。”

许子明认为,“实际上跟独裁者是不能用君子方式谈的,不从实力的角度谈,效果很不好。”

“拜登的对华策略是竞争下的相互依存(competitive interdependence),有竞争,有合作,拜登想要确认的是,竞争可以,但不要上升到军事冲突,保持一个底线。美苏当年也签订了类似的《中导条约》。”

他认为,北京现在的策略是不脱钩,不妥协。但中共的不公平产业政策占领了全产业链,独立自主,实际上是和世界贸易脱钩。

中美关系实质:价值观的冲突

许子明认为,中美关系是两国相互作用的过程,习近平的治国思路基本上是走集权主义,然后管控中国社会,打造成只有经济自由,没有其他自由的价值观。这明显跟西方价值观是冲突的;两方的价值观一旦冲突,互相就没有信任。基本上,美中之间是朝着新冷战的方向走。

一系列事件让西方重塑对中共认知

许子明认为,2017年后,BBC和纽约时报等媒体把新疆集中营关了上百万人的事情披露出来,加之香港问题上中共撕毁一国两制,习近平的终身制等,中共干的一系列事,让西方各国不断的重塑对中共的认知,这在国际关系叫建构(constructive)主义。这两年基本上全世界已经看穿了中共的野心。

“几件事连起来,打破了西方国家对中共的幻想,发现现在的中共比当年苏共更具威胁,不光拥有现代化的军事力量,还拥有大量的现代科技、现代产业,它懂得怎么运作市场经济,然后占领全球市场和供应链。实际上比苏联更强大。”

从“拥抱熊猫”到“屠龙”

许子明认为,对待中共,西方分两派,一个是要合作的“拥抱熊猫派”,另外一个是要遏制中共的“屠龙派”。2017年之后,曾经占上风的“拥抱熊猫派”基本在美国媒体界、政策界,没有人再敢为中共辩护了,因为大家知道辩护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中国已经变了,而且是不会回头的。

他说,川普实际上要从贸易下手遏制中共,但发现中共根本就不合作,中国加入WTO的时候,当时给了中国15年的最惠国待遇,结果发现到15年之后,中共没有兑现大部分承诺。美国对中国产业的补贴、减税、政策优惠,并通过政府的各种不对称优势产业政策,让中国培养出大量自己的产业和公司,出口商品,冲击全世界。

许子明认为,拜登从战略角度上联合盟友肯定是对的,但从战术上偏软,很容易被对手看穿。而川普在增加关税等方面表现强势,中共就不得不主动要求会谈,怕被孤立。

拜登联合盟友对中共应更强势

他说,拜登上台之后,听到各部门的简报后,发现中国(中共)确实不容小觑,对华态度转变得非常快。刚上台头几个月,布林肯就不断联合盟友,比如延续了美日印澳四方会谈,然后跟欧洲联盟。

许子明说,与此同时,欧洲也转变了,包括欧洲议会否决了中欧投资协议,所以,拜登善于联合全世界形成合力,这是一个优势。但是,拜登比较优柔寡断、瞻前顾后。现在中共看穿了拜登的优柔寡断。比如说很简单的例子,中共就拿着拜登政府最关心的气候变暖施压,拜登碰了一鼻子灰。

“换到川普的时候,如果碰了一鼻子灰,后回来后就立马加关税,中共就害怕了。川普的强势政策(talk from strength),不光让中国周边的朝鲜、越南、缅甸,包括中东和以色列都签了各种和平协议,都变得服服帖帖的,包括巴西、南美也是这样。”

他说:“现在不光是朝鲜恢复核试验了,中共对拜登政府不理不睬,阿拉斯加谈判被中共臭骂一顿,然后越南也跟中国好了,缅甸、阿富汗就更不谈了。”

许子明说,现在这几年,美中关系又回到了冷战的现实主义世界,就是互相提防、互相不信任,你再用君子谈的话,人家就觉得你软,好欺负。

美国应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许子明表示,在对华方面,川普主要是遏制(containment)政策,现在拜登政府提出来叫竞争下的相互依存,美中贸易根本就是不对称的。在很多研究中发现,在过去十几年中,美国的很多工业,尤其是东北部这些州的工作和产业全都被摧毁了,导致出现了一些鬼城,还有毒品泛滥等,不光是美国,欧洲也是这样,但因为欧洲贸易保护的比较厉害,情况好些。

他说,“虽然中国经济一直在变化,但是中共本质一直没变的,它只不过是披了一层现代经济的外衣,它本质上是一个感到非常不安全、但又想称霸天下的专制集团。”

许子明认为,美国实际上不应该说与互相依存(interdependence),应该说不断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因为不单从中共病毒(Covid-19),还是很多关键工业,对中国的依赖实际上是很危险的,比如,你不能在国际上批评它的人权,对台湾、香港政策等,否则它就威胁切断贸易,切断投资。

“如果美国不依赖中国,把美国的内需产品生产提供给其他民主国家,就会让那些国家发展其工业,提供工作,让他们慢慢发展起来,这对全球的自由或民主的影响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全球都受到中国商品冲击的拖累。”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梁耀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15/1647084.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