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专家:CIA欲遏制中共间谍 须采取强硬行动

图为2008年8月14日,一名男子在CIA总部的大厅越过地面上的logo。

据报导,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计划建立一个任务中心,以专门关注中国共产党日益增长的威胁。有前情报官员评论说,这是必要的,但该想法可能会被认为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彭博社最近报导说,中央情报局正在考虑建立一个新的任务中心,重点关注中共政权。尽管有关北京政权的事务,此前由中情局东亚及太平洋事务任务中心(Mission Center for East Asia and Pacific Affairs)处理,但报导称,中情局新任局长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希望把注意力转向美国的头号战略对手——中共政权。

地缘政治和全球影响力

关于建立一个独立的“中国(中共)任务中心”的提议,与此前伯恩斯被提名时在2月份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Senate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发表的声明一致。在描述美国国家安全所面临的威胁时,他当时承认“一个具有对抗性、掠夺性的中国(中共)领导层”对美国构成了“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

该问题对于退休的中情局行动官员山姆·费迪斯(Sam Faddis)来说,是显而易见的。

费迪斯告诉《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如果你在过去的30或40年里没有处于昏迷状态,你就应该能够意识到,中国共产党是美国的头号地缘政治战略威胁。”

同样也是一名退休中央情报局行动官员的克莱尔·洛佩兹(Clare Lopez)也同意这一观点,并将中共描述为“我们最重要的国际战略对手”。她说,中共政权与美国在很广泛的范围展开对抗,并不断地带来威胁,包括军事和信息行动方面。

同样,伯恩斯之前的声明,还表达了“在竞争中超越”中共的必要性。因为“(中共领导人)习领导的中共,在越来越多的领域成为了一个强大的专制对手——有条不紊地加强其窃取知识产权、压制自己人民、欺凌邻国、扩大其全球影响力,以及在美国社会中建立影响力的行动。”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就职六个月后,中央情报局局长对于中共政权的警告依然没有改变。专家们表示,中共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因此,部署前沿中国问题专家,并建立一个新的任务中心,以在该问题上取得先机,变得越来越有必要。

费迪斯说,伯恩斯的提议要求将行动部门和分析部门联合起来,专注于中共政权的各个方面。他说:“从官僚政治的角度来看,这项计划旨在强调一个重点,表明美国各方面都正在认真对待这一威胁。”

但同时,这位前中央情报局官员也指出了这个计划所面临的困难。

费迪斯说:“(中共)已经完成了巨大的侵入,几十年来,基本上就是带着一个巨大的真空吸尘器在美国各地跑,公开窃取我们在任何话题上的所有秘密。”因此,“到了2021年才将中共视为一个大问题,这对CIA来说似乎显得有点晚了。”

然而,根据费迪斯的说法,现在还不算过于晚了。他说:“(CIA)在间谍活动方面的成功与否,一直取决于实地的工作——而不是官僚机构的办公室里的工作。”

因此,他说,设立传教中心的提议必须伴随着相应的实地工作。

他说:“最近的历史并没有反映出(情报)这个领域发生了多少变化,本届政府在阿富汗的情报失误就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如果你要我把钱押在这件事上赌一把,我会说,(伯恩斯)的提议也只是烟雾弹、障眼法。”

情报界淡化存在的中共威胁

费迪斯指出,在川普特朗普)政府期间,有大量涉及华人研究人员的联邦案件,被指控与中共军方有联系。但在本届政府期间,司法部随后免除了这些案件。

费迪斯说:“目前,有一个严肃的辩论,人们正在严肃地讨论联邦调查局(FBI)针对中国(中共)问题的项目,目的是针对中共间谍活动采取强硬措施的这个项目,是否具有种族主义色彩。”他还表示:“这显然只是一个开始,即使不是想彻底废除该项目的话,至少也是在试图将之弱化到最小程度。”

在川普执政期间,美国司法部曾在2018年发起了中共项目,以应对中共间谍活动,以及其它形式的中共渗透活动对美国构成的威胁。根据司法部的数据,自2012年以来,联邦检察官提出的所有经济间谍指控中,有80%以上涉及中共。

费迪斯说:“目前中共在美国境内的间谍活动的水平必须降低。第一步就是让他们的间谍离开美国。”

他说,下一步将包括在国内外招募该领域的应对中共问题的工作人员。他说“它必须转化为可获取的更多信息。”

尚未被采取的补救措施

这位前中央情报局官员表示,拜登政府必须采取更强硬的行动,并在与中共的斗争中“加强人力情报工作”。费迪斯以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例。他说:“一个顶级的生物武器研究实验室,应该得到美国情报界的全方位监控,从周日开始,就应该有10条不同的监控通道。”

洛佩斯也是“洛佩斯自由”组织(Lopez Liberty)的创始人兼总裁。他对此看法表示赞同。他说,中共政权的“一系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尤其是生物武器,以及庞大的军事和民用研究网络,应该是首要被关注的问题。”

费迪斯说:“然而,在疫情爆发两年之后,情报界仍然无法给出一个直接的答案,说明疫情是如何开始的——这是一个可悲的失败。”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J.M.Phelps报导/高杉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15/1647085.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