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北京打造中国版“那斯达克”? 分析人士:习近平就近监管资本市场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2日才刚宣布要成立北京证交所(北交所),隔日,北交所即迅速注册成立,成为继上海和深圳两大交易所之外的第三个全国性资本市场。对此,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北京展现了打造中国版“那斯达克”的野心,也为无法赴美国上市的中企打开一个筹资管道。不过,他们也说,这个完全由习近平主导的北交所也代表了他要就近监管金融和资本市场的政治企图。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reviews guards of honor during a wreath laying ceremony at the Tomb of the Unknown Soldier in Athens, Greece, November11,2019.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2日才刚宣布要成立北京证交所(北交所),隔日,北交所即迅速注册成立,成为继上海和深圳两大交易所之外的第三个全国性资本市场。对此,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北京展现了打造中国版“那斯达克”的野心,也为无法赴美国上市的中企打开一个筹资管道。不过,他们也说,这个完全由习近平主导的北交所也代表了他要就近监管金融和资本市场的政治企图。

中国现有的两大证交所,上海证交所(上证所)是长三角资本市场的中心,而深圳证交所(深证所)则就近服务珠三角跟粤港澳大湾区的资本运作。因此,就地理位置来看,在首都北京新设一个交易所来服务北方和东北区域,“三分天下”似乎顺理成章。

不过,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金融学系教授殷乃平认为,地理位置通常不是新设证交所的考虑点。相反地,北京位于“天子脚下,他认为,北交所最重要的政治目的就是让习近平可以就近监管资本市场。

两大目的:就近监管和留住中企

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金融学系教授殷乃平

殷乃平告诉美国之音:“真正要做这种金融中心或者是证券交易中心的话,事实上,不需要考虑到地域的问题。以整个世界的金融环境来讲,它(官方)只要设定一个地点,把所有这些的交易,都集中到这一块来的话,自自然然这个市场就会出现了。所以,很多人都猜测,就是说,设到北京多多少少与政治因素还是唯一情况,就近监管。”

除了便于管理,随着美中贸易战也衍生出两大强权在金融面的激烈争霸,因此,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副研究员吴明泽认为,习近平透过新设北交所,目的也在挽留中企,尤其是放缓中国新创企业赴美上市的步伐。

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副研究员吴明泽

吴明泽告诉美国之音:“上证所主要都是大型的企业,或者是那时候的国际央企之类的。那深证所就是中小型企业为主,也是刚好跟深圳那边的一个区域发展,经济发展、产业发展是有关的。这两个(交易所)在2005年之后才有比较快速的发展,其实(就)理论上来讲,这两个证券交易所也够了。只不过今年,可能是这几年,美中贸易战越打越激烈,去年习近平也提出‘双循环’,现在中国大陆的企业,尤其是新创企业,它如果要融资的话,有些它可能在上证所、有些在深证所,有些跑到国外去,他们(中共)也希望说,不要让这些企业在继续到美国去上市。”

吴明泽表示,美国对中企上市的监管也越来越严格,因此,习近平希望顺势将创新型、科技型、科创型的企业都留在中国上市。

习近平的权斗盘算

另外,分析人士说,北交所的设立也反映了习近平在权力斗争上的算计。

香港恒生大学经济及金融学系兼任副教授吴明德

香港恒生大学经济及金融学系兼任副教授吴明德指出,2012年习近平上任前,他的政敌“上海帮”一手把持着中国的权力核心,再加上,上海也是北京以外最重要的战略重镇,一直让习近平深感芒刺在背。

吴明德认为,北交所是习近平追求绝对权力的下一步棋。

吴明德告诉美国之音:“因为他(习近平)以前没有能力,从2012年到2016年,2013年-2014年(间)很多人想在政治上要推他下来,(但)推他不下来。就在2015年弄来一个金融股票的大跌(中国股灾),2015年有25%的国家外汇储币流走了。当时候(习近平)没有人,没有权,所以四、五年(内)他(习近平)要稳妥他的军权,因为有军队他就有枪,有(了)枪,什么人都要听他的话。现在有枪了,他(习近平)经历了七、八年的痛苦,现在大局可以掌握了,一个一个来了,一个板块一个板块来拿掉。”

但为何习近平选在此时设立北交所呢?

吴明德认为,是时机成熟了。他说,习近平权力稳固后便想进一步掌控金融。30年前,江泽民朱镕基主政下,浦东在极短的时间发展起来,也成为江派人马的地盘。

吴明德认为,习近平提出“千年大计”,就是要发展北京的雄安新区成为下一个浦东,与江派人马一较高下。不过,吴明德对中国的政治局势相当缺乏信心。他警告中企,要从香港的例子中学到教训,他说,新三板不过是个骗人的幌子。

新三板的正式名称为“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是经国务院批准于2012年设立的全国性证券交易所。新三板负责组织安排未上市公司股份的公开转让,为非上市股份公司融资、并购等相关业务提供服务。而中国的三板市场最早源自创立于2001年、俗称“旧三版”的“股权代办转让系统”。

吴明德告诉美国之音:“它(中国)现在说,我们北京的交易所,我们是要做那斯达克,是要做新三板,我们是创业的,我们是中小企,他(中国)在骗你们!到他(习近平)能够把握整个情况的时候,一变就变过来了。跟我们香港一样,它(中国)1997年什么钱都没有,所以它就跟全世界说,我们(中国)是要香港帮助我的,现在它要香港帮它吗?”

北交所坐实新三板之失败?

北交所正式成立前一天,习近平9月2日在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的全球服务贸易峰会上致词指出:“我们将继续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发展,深化新三板改革,设立北京证券交易所,打造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主阵地。”换言之,北交所将改革或取代俗称“新三板”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

一周后,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委员会的公告,专精助听器研发与产销的公司“锦好医疗”于9月10日顺利成为北交所第一家精选层过会的企业,抢得头香、也完全响应习近平的号召。

不过,位于台北的国票金融控股公司独立董事雷倩认为,习近平的这番致词等于间接承认了,过去创新型中小企业并未得到足够的支持,融资管道非常有限。

位于台北的国票金控公司独立董事雷倩

雷倩告诉美国之音:“在新三板的时候,原来解决了中关村那些科技产业,让他们有一个企业主可以做股权融资的平台。可是我们都知道,新三板的失败,在于它的交易(量)非常的薄,也就是说,所有在新三板的企业里面,大概有六、七千个,其中只有66个,1%达到精选层,就是能够交易买卖投资而且获利可以了结、有流动性的基础。其他无论是在基础层的82%,或者是创新层17%的这些企业,几乎都没有什么买卖,也就没有创造市场的功能,没有实际融资的功能。”

中国的国有银行早期倾向放贷给大型国有企业,后来则放贷给大型的民营企业,完全排挤到中小企业的融资机会,因此,中小企业亟待官方的援手。

雷倩分析:“第一,它(中共)必须要除了政府补贴跟银行融资以外,创造第三种的股权融资的管道。第二,它(中共)也必须让这个股权融资的管道,具有充分的流动性,也就是创造市场的这个功能,让它成为一个活的功能。”

换言之,雷倩认为,新设的北交所是为了解决新三板昔日的败笔,扭转中小企业,包括科技创新型的中小企业主,融资困难的根本结构。

发展与分配的两难

摊开中国的经济发展史,1979年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从当时排行全球GDP的第十五名,于2010年冲上第二名。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致力脱贫工程,并声称已于2020年,成功协助一亿人,透过地方建设,就业和教育等机会,脱离极度贫穷。但雷倩认为,中国社会贫富不均是习近平接下来要面对的最大挑战。

雷倩告诉美国之音:“在社会上面,任意其他地方都可以看到,开着超跑的、极为奢华的、非常炫富的这些行为,会造成人民绝对的剥夺感,而任何地方的相对剥夺感,都是社会不安定的因素。因此,中国大陆在讨论维稳(维护国家局势和社会的整体稳定)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候是用很强烈的手段,去压制这些不稳定的因素,但是到了“共同富裕”这个新主张提出来了之后,应该就要去借着分配的平均,达成和谐的社会,而且最终造成社会的稳定。”

如何解决中国社会的财富分配问题呢?雷倩指出,习近平的主张是借由创新来拉抬经济成长。她说,中国若能发展中小型企业,创造出更大量的就业机会,并继续推动城镇化,让就业机会不再集中在大城市,而是均分到较小的城镇中心,由这三个方面,就有可能解决“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问题。

徐明何许人也?

北交所成立后,其领导班子也火速搭建完成,由徐明、隋强分任董事长和总经理。据报载,徐明经验丰富,在中国证监系统服务20多年,目前仍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亦即新三板,担任党委书记和董事长。

香港恒生大学的吴明德认为,北交所用人,政治背景高于工作能力和经验。

国票金控独立董事雷倩也同意。雷倩说:“三十年来,第一次成立一个新的证交所,并且是由习近平先生亲自对外公布的。所以,对这件事情来说,一定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此,他们对于负责人必须具有绝对的信任跟高度的专业,这两个因素综合起来,才能把北京证交所这个全新的牌子挂稳挂好。”

但中华经济研究院的吴明泽看法略为不同,他说:“北京证交所就是要去改革新三板,新三板本来书记和董事长就是徐明,那自然而然地他被当成是北京上交所的一个代表人,我觉得也蛮合理,他其实在证券监管的领域里面,也待了很久,(也算是)老监管人。”

北交所的未来

香港恒生大学的吴明德形容,三个证交所就像三国鼎立—习近平控制的北交所是曹操,上海帮是孙权,而九加二大湾区则是刘备。如今,习近平想独统天下,另外两个证交所的前景堪忧。

吴明德说:“我们不要说它(上证所、深证所)会没落,但是会停滞不前。因为你在中国,没有政治的后台,你什么也做不来,所以,从外面的人来看,从香港来看,从外国人来看,未来的政治在北京,金融也是在北京,经济也是在北京。”

政治大学的殷乃平认为,现在来评断北交所的成败仍为时过早,但他持相对乐观的看法。殷乃平说:“如果他们能把期货交易集中到北京,像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一样的话,那这个期货交易所将来在我个人来看,不只是中国大陆,可能是整个中亚跟亚洲地区,可能很多这些交易都会吸纳到北京来,比如说,透过一带一路建立的很多这些关系,在金融方面可能都会到北京来。”

不过,中华经济研究院的吴明泽则态度持平,他认为,北交所既然致力改革新三板,可望锁定新创事业为其利基市场。吴明泽说:“虽然上交所跟深交所,他们其实都有所谓的科创板,或是创新板之类的。但是,对于一些新创事业的融资相对上来讲,他们认为可能还是不是那么足够。所以,北京证交所他们的一个重点就是在新创事业上面。”

一个习近平,三个证交所会三分天下吗?未来如何运作、分工?会不会出现冲突?这些都有待进一步观察。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16/1647279.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