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习近平心太大被外媒揭穿;恒大危机,习最大胆赌注;恒大不算啥还有更大雷

中国中小企业为何现倒闭潮;刘鹤再被爆黑料;习限电,江苏工厂成批歇业;19城办公楼空置率超3成

恒大深陷债务危机,习近平当局见死不救,美媒分析指出,这是习近平最大胆的赌注,刺破房地产泡泡,又不让经济崩盘。

恒大债务危机之前,中共已对互联网服务企业痛下杀手,分析认为实际上习近平远比外界表面上看到的更“雄心勃勃”,但这也为中国经济带来两大致命创伤。

此外,房地产危机之外,中共还面临更大的“雷”。

海航重组上演“蛇吞象”,传辽宁方大集团接盘成为控股公司,原海航联合创始人陈峰及高管团队所持有股份清零彻底出局。许家印会步陈峰后尘吗?

最近中共正在发起新一轮限电攻势,江苏省十几家钢厂已经全部停产。

在中国40个大中型城市中,有19个城市写字楼空置率超过30%,引发关注。

华为命运难逆转!美商务副部长提名人,将把华为留在黑名单上。

习近平远比表面看到的“雄心勃勃”...

从习近平的近期讲话以及官员们的说法来看,习近平不仅要遏制科技巨头,还希望中共在引导资金流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为企业家和投资者及其盈利能力设定更严苛的界限。外国企业可能会因此出现更多动荡。

当下越来越明确的是,习近平强化对民营企业控制的行动,远比表面看到的要雄心勃勃。习近平正试图逆转中国几十年来向西方式资本主义的演变,使中国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熟悉习近平工作重心的官员说,在习近平看来,如今已经放任民营资本到了为所欲为的程度,威胁到中共执政的正当性。《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研究显示,习近平正极力使中国回归毛泽东的愿景。毛泽东认为资本主义是通往社会主义道路上的一个过渡阶段。

《华尔街日报》的研究显示,习近平无意消灭市场力量,但习近平似乎想让中共在引导资金流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为企业家和投资者及其盈利能力设定更严苛的界限,并对国内经济施加比现在更甚一步的控制。究其本质,这表明习近平要在这个有朝一日会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国家改写商业规则。

中国政府最近采取的抑制房价措施正在加剧负债累累的房地产开发商中国恒大集团的现金紧张状况,这让全球市场感到阵阵寒意。

图:9月3日,在北京的一个交易博览会上,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展位上的一块电子显示屏。

官媒8月29日转发的一篇网络评论文章称,中国正在进行一场“深刻变革”。

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圣迭戈分校研究中国经济的专家Barry Naughton称,“习近平确实认为他正在走向一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新制度,”“我将这种新制度称为政府主导型经济。”

对中国和习近平来说,一大风险是,上述发展理念可能终会压制大部分创业活力,而正是这种活力促进了中国的繁荣,并激发了多年的创新。

对外企而言,这一行动可能意味着未来会有更多动荡。西方公司在中国一直必须遵从中共的路线方针,但面临的要求正日益增多,包括分享个人用户数据、招聘时录用中共党员等。外企可能面临牺牲更多利润帮助中国政府实现其目标的压力。

恒大危机:习近平最大胆的赌注,刺破房地产泡泡,又不让经济崩盘

华尔街日报(WSJ)社论指出,中国房地产泡沫危机当中,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或许是规模最大的案例,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例;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下一步棋,就是做出上台以来最大胆的经济赌注:刺破中国房地产的大泡泡,却不让经济崩盘。

社论指出,从更高层次来看,北京项庄舞剑,真正目的在于对加强控管所有经济领域的贷款;今年上半年,北京容忍了180亿元的贷款违约(defaults),数额创下新高纪录,2021年全年总额恐怕又将刷新纪录,无力偿还贷款的机构不乏国营企业。

华尔街日报指出,或许恒大某些债券及银行贷款将得以获准违约,但北京有能力避开一场全面崩盘的危机。

社论指出,中国面临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找到危险来自何处。恒大的890亿元贷款及债券其实只是冰山一角,更大的麻烦在于积欠供应商的债务;而这些债务现在应已在中国金融的灰色市场(gray market)流通。

对于已付全额或某比例价格向恒大购买新屋的消费者,其中某些可能是办理贷款才得以买房的民众,中共官方接下来恐将花费颇长一段时间与精力,才能查出遭到恒大事件冲击的受害消费者人数。

刘鹤再被爆黑料?传因滴滴赴美上市“自我批评”

作为习近平的亲信,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今年以来频频被放黑料,屡次中暗枪。9月21日,华尔街日报爆料说,虽然中共网络安全监管机构在滴滴赴美前就发出警告,但其他机构,包括向刘鹤汇报的交通运输部,都非常支持滴滴在华尔街上市。

《华尔街日报》说,在习近平怒批监管部门在滴滴上市问题上缺乏一致性后,刘鹤不得不进行了一次毛泽东式的自我批评。报导还说,政府控制的实体正在接收私人企业的股份并填补董事会席位,习近平全权主导这一行动,而不再像从前一样将细节托付给亲信刘鹤。一个直接向习近平汇报的党中央办公室在指挥各部委采取行动并协调政策。

这段报导令外界联想到5月英国《金融时报》曝光刘鹤儿子刘天然闷声敛财一事。当时正值江派资金掌控的腾讯、京东等公司陷入反垄断调查之际。分析人士认为,江派为在内斗中转移视线,并阻碍刘鹤二十大仕途故意放风。

习近平发起新一轮限电攻势,江苏工厂成批歇业

十多位企业高管与江苏当地业界人士在周二证实,北京政府发起了新一轮限制工业电力供应的攻势。

彭博社引用公司高管和研究人员的说法称,现在江苏省有10多家钢厂已经完全关闭,一些生产商预计,电力限制可能会持续到10月甚至11月。此外,浙江省的大多数钢厂也被勒令减产。

大陆媒体的报导也证实许多江苏的家电制造商和服装公司也被迫关闭。彭博社引用一份泄露的政府文件说,江苏一些城市的路灯和霓虹灯被要求在夜间关闭以节省电力。大型超市和购物中心也被要求减少营业时间,并尽量减少空调和电梯的使用。

江苏去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为10.3万亿元人民币。制造业占江苏省经济的40%以上,该省的绝大多数生产与生活环节都受到本次限电政策的影响。相关的做法预计将显著影响江苏省的经济活动,并且打击年末节假日前的生产与销售。

中国19个城市写字楼空置率超过30%

根据中国地产咨询机构仲量联行公布的《2021中国办公楼市场白皮书》,在中国大陆的40个城市中,有19个城市的甲级写字楼空置率超过了30%,新消息引发业界关注。

调查指出,在包括31个中国省会,外加深圳、宁波、青岛、厦门、大连、苏州、无锡与港、澳在内的40个城市中,有19个城市出现办公楼空置问题,其中,长春的办公楼空置率最高,近44%,其次是无锡、南昌、呼和浩特和武汉,空置率都达到或超过了约39%的水平,大连、青岛等地的空置率都超过了30%。

在上海,甲级写字楼空置率达到了20%以上,深圳达到了23%,苏州和河南郑州超过了25%。除了香港的空置比例为9%最低以外,其他中国地区都超过10%。而在台湾的台北,空置率仅为2.1%

海航重组:辽宁方大拟百亿收购,创始人陈峰团队万亿股权清零

海航集团日前公布破产重组进展,传辽宁方大集团接盘成为控股公司,原海航联合创始人陈峰及高管团队所持有股份清零彻底出局

日前的消息显示,海航被拆分成航空、机场、金融、商业及其他等四大板块,其中,被称为海航现金流的航空板块,拟引进辽宁方大集团。消息同时指出,包括海航联合创始人陈峰所持有的14.98%的股份,以及被指是海航最大股东的慈航基金会高达37.73%的股份,还有10多名海航高管所持有的股份,全部清零。

方大集团对江西萍乡钢铁、四川达州钢铁等国资收购,均被指出现“蛇吞象”的现象,一度被媒体质疑与内幕交易甚至腐败有关。作为资产仅过千亿的方大收购海航,究竟是战略接盘,还只是短期的资本游戏,则依然存疑。

美商务副部长提名人:将把华为留在黑名单上

拜登总统提名的美国向中国出口政策监督员艾伦·埃斯特维兹(Alan Estevez),周二(9月21日)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他认为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并预计华为将继续保留在贸易黑名单上,除非“情况发生变化”。

图:拜登总统提名的美国向中国出口政策监督员艾伦·埃斯特维兹(Alan Estevez)

恒大不算啥,陆媒揭中共还面临更大的“雷”

恒大集团债务危机愈演愈烈,随时都有轰然倒闭的可能。除了房地产行业外,习近平面前还有更大的“雷”在等着他,那就是高达45兆人民币的中共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据江系背景的《南华早报》报导,在北京逐步升高管控措施以防止中国金融系统崩塌的情况下,中共对地方政府如何偿还隐性债务的忧虑也日益增加。报导说,中共当局在各地设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为当地基建项目融资。然而,由于多年来地方基建项目回报欠佳,北京已开始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忧心忡忡。

虽然中共政府并未公布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整体债务数据,不过野村证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推估,截至2020年底,包括贷款和债券在内的中国地方隐性债务已膨胀至45兆人民币,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4%。而2010年中国的地方隐性债务为9.6兆人民币。10年来涨了4倍。

报导说,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蓬勃发展,为中国基建热潮提供所需资金,但是,其回报率并不好。过去几年来,地方政府相关债务更是节节高升。因此,中共中央政府近年来已加强了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监管,以控制资金流动,然而,效果并不显著。

中共国务院今年4月已明示各地政府,如果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无法偿还债务,该平台应重组或宣布破产。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表示,江系背景的港媒曝光中国地方债问题,背后涉及习近平当局和江系之间的博弈和较量。

32万家公司倒闭注销,中小企业为何迎来倒闭潮

今年,是中小企业最难的一年!

自开年以来,轰轰烈烈的涨价潮一直不断,从原材料到配套件,再到如今的蝴蝶效应,残酷的后果还是出现了。

据不完全统计,近一年时间,铝型材行业注销了139家、船舶行业已注销1231家、家具行业注销95556家、家电行业注销30999家、建筑工程行业注销48672家、风电行业注销439家、汽车行业注销85905家、装修行业注销30377家、房地产行业注销24772家、桥梁、钢结构行业注销近10000家……

而令人震撼的是涂料行业,据不完全统计,近一年时间,涂料行业下游客户汽车、家电、房地产、船舶等多个行业共注销企业甚至超过了32万家,行业前景堪忧!

今年,除去正常的市场优胜劣汰以及疫情和洪涝等运输成本的增加,今年倒闭的企业明显比往年更多,甚至有的企业在行业中已经立足10多年,也没能躲过危机,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到底是怎么造成的?

一是原材料价格暴涨;二是资金链断裂;三是滞销。同时,再加上国外反倾销、出口受堵等等一系列因素,中小企业产品在原材料价格暴涨后失去竞争优势的状况也将越发明显。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吴莉亚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22/1650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