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文渊:习近平能善罢甘休吗?

8月29日,由臭名昭著的“五毛”、“乌有之乡”的铁杆毛孙李光满所点燃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一场深刻的变革”,仅风光了四天就夭折了。蹊跷的是,由中共的驯服恶犬“胡叼盘”打头阵,对此“雄文”发难,狠批其“使用了一些夸张的语言,背离了国家的大政方针,造成了误导。”并煞有其事地质问“在这样的国家里,需要搞运动式‘革命’吗?革谁的命?”“叼盘”比翻书还快的翻脸,使国内一片错愕和惊诧。民众分明记得,29日正是这个“叼盘”的《环球》,奉旨跟在所有官媒的屁股后面,恭恭敬敬地在最显著位置,也一字不差地刊载了这篇“马列主义大字报”,难道他已忘了?当时他又在做什么?他还要脸吗?

对这一场闹剧,有人认为是反映了中共高层的激烈内斗,已到短兵相接的白热化,其实这是极大的误读,是不理解中共党内生态的西方政客们臆想的惯有思维。当今的习近平已囊括党政军所有大权,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国务院早已被习氏的各种“小组”架空、取代,而成了摆设。犹如毛当年的“文革小组”,名曰“小组”,权力却大得无边,凌驾于整个党政军公检法之上。习又在所有要害部门都安插了其“之江新军”的“包衣奴才”和一帮溜须拍马的奸佞,“定于一尊”早已成了事实,又有何人敢说个不字。中国官场继四十年之积重,已成了“无官不贪”的“分赃场”,面对习氏挥舞的“妄议中央”大棒和“反腐”的狗头铡,那些“不干净”的“元老”、政敌紧躲慢躲都来不及,又有谁傻到会把头往他的铡刀下塞。因而只有一个可能,即笔者曾言的“大概习氏发觉李光满的这剂虎狼之药太毒、太猛,已引起剧烈的社会震动和普遍的文革恐慌,再由“叼盘”衔出一副甘温平和之方稍作中和,也未可知。”

从年初开始,习氏下大力整顿大面积衰退、险象环生的经济,以反垄断为名打土豪实行共产,对中国私营经济大开杀戒。中国是有垄断,而且是极端的垄断实体,但并非是这些被屠戮的私营企业,而是中共控制的国企、央企,是他们垄断了中国整个的经济和发展命脉。中共指鹿为马,以私营企业为反垄断目标,实则是在掩饰用政治权力公开抢劫的土匪行径。7月以来,又无故虐杀多个行业,几乎一天灭一个。这一系列几乎疯狂失智和杂乱无章的行政干预,几乎击垮了市场经济秩序。伴随着整顿经济,一场毫无征兆的思想、文化、艺术、教育等精神领域的整治和打击也全面铺开了,整个文艺界一片风声鹤唳,人人陷于自危。接着又居心叵测地推出新一轮“打土豪、分田地”的“三次分配”和“共同富裕”。

习氏究竟要干什么?整个社会一片恐慌和疑虑。对此,习氏自己大概也未必有清晰的蓝图和详细的规划,只是面对被自己打得稀巴烂的牌局,一筹莫展。中央财政早已入不敷出,捉襟见肘,地方债务也已高达45万亿,相当于GDP的44%,而只有一、两个省市财政收入盈余,其他全要靠中央拨款才能维持下去。内外交困的习氏,惶恐地感到中共的政权受到空前威胁,再不做点什么,还真有大位不保的可能。

钱,只有尽快抢到钱,抢到一大笔钱,才能救命,用什么方法抢则已顾不上了。于是一时浑病突发而不能自已,随心所欲,毫不掩饰,哪里有钱就打哪里,看什么不顺眼,就打什么,看似是歇斯底里的乱拳,其实都是瞄着钱去的,都是为了保权。面对主子的接连昏招和极难看的吃相,那些智库、国师们除了奉承叫好,怎会有人敢不识相地扫他的兴。

此时,李光满的檄文适时而出,通篇是杀气腾腾的文革思维和语言,赤裸裸地发出了闭关锁国和二次文革的信号。这却正对习的胃口,说出了他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蠢货说不出来的话,也正好给他多半年来的一系列疯狂举止捋出了一个理论由头。好兆头,于是他如获至宝,不由分说地推了出去。习氏认定只有李光满的这剂虎狼之药,才能治他的心腹大患,美滋滋地等着万民称颂的好消息传来。岂料服下去后这才发现太猛、太毒,立马导致了社会的昏厥甚至休克,这才知道大事不妙,进退失据的他只好慌忙先急命“叼盘”再叼出一剂“甘温平和之方稍作中和”。

为稳定国内各业惊慌不安的情绪,亲信们只好急刹车转弯,抹下脸来为他擦屁股。刘鹤6日紧急出面,一再赌咒发誓,中共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未变,将来也不会变”。覆水难收,历史的教训太深刻了,四九年后中共屡屡背信弃义,面对一次比一次更惨痛的伤害,民众还敢再信吗?于是刘鹤16日又罕见地二次出面洗地,“中国坚持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大政方针不变,并将继续大力支持中小企业健康发展,且坚决支持民营经济健康发展”。连被边缘化的傀儡总理李克强也被打发出来四处灭火,近日在广西言不由衷地说什么“国家对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各类所有制市场主体‘一视同仁’,且‘维护公平竞争,促进更好发展’”。“狼来了”喊多了,狼真来了也不会再有人信,这些鬼话他们自己大概都不会相信。

人们没有忘记,2018年9月12日,一个自称是“资深金融人士”的吴小平发表了一篇题为《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应逐渐离场》的文章,向国人宣告“私营经济”该被灭了,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在吴小平的眼里,私营经济只不过是“公有经济”用则召来、不用则可随时弃之的一把夜壶。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党媒也曾铺天盖地地批其是“蛊惑人心的奇葩论调”,“是试图否定和动摇中国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经济体制,……这无疑是逆改革开放潮流而动、企图开历史倒车的危险想法。”

但这又如何?批归批,吴小平所钟情的“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势不可挡地涤荡着私有经济。中共的代表浩浩荡荡地开进私营企业,遍建中共分支,大批没有任何股份的官员,成了董事会的太上皇,蛮横地为企业决策,决定着企业的发展和前途,大口地蚕食、吞并私营经济,这次还会有人再相信吗?

习近平现在的“打土豪”、“公私合营”比毛时代更无耻、更流氓。当年毛抢劫时,公开亮明自己的身份,老子就是土匪,拿钱来!习氏则是一边抢劫,杀人放火,一面还要假惺惺地安抚民众,“皇军不抢粮食,不烧房子”,我们是要保护你们的,在给你们建设王道乐土。

值得注意的是,李克强、刘鹤在为李光满惹出的这股“骚”灭火,却又绝口不提李光满的文章,就像似乎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样。可以断定,这是习氏的伏笔,对于出师不利的打脸,他不得不认怂,暂时避过锋芒,却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也绝不会悬崖勒马,放弃这场“将荡涤一切尘埃的深刻变革”的。李文中“向着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回归”,“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色回归。”正是他心心念念要做的,也一定会在今后某个适当的时机,再以另一种形式堂而皇之地再横空而出。

请看,就在他们一边欺骗、安抚国内民众,一边仍在继续“杀富济贫”、摧毁私营经济的同时,又把他们的那对“镰刀锤子”挥向港澳上空,港澳经济顿时哀鸿遍野。

中共向香港主要地产商颁布圣旨,强令他们必须“将资源和影响力用于支持”中共的利益。换句话说,就是香港和大陆已没有差别,并非“打土豪”、“杀富济贫”的“法外”之地,我的“镰刀”不吃素,掏钱吧。并以“锤子”威胁他们要“遵守国家安全法,而且更加‘爱国’”,警告他们“游戏规则已经改变”。消息传出,香港地产股集体暴跌,20日五大地产单日共蒸发约432亿港元,平均跌幅高达10%以上。对澳门的博彩业也开始下手,中共准备由政府代表来监督赌场,推出“博彩法”以强化审查机制,引入政府代表。中共刮起的共产风,顿使澳门一片腥风血雨,6家博彩公司的股价立马平均跌幅超过了20%,最高跌幅多达32.51%。投资者纷纷涌向赌场挤兑现金,担心钱会被当局没收。

至于为什么要由“叼盘”来做这个尴尬的脏活,细品其名号就不难理解了。“叼盘”的功力正在可“叼”住来自任何方向和力度的“盘”,而且作为习氏的忠犬,本来就没皮没脸,也就无所谓要不要脸了。为主子的利益,连祖宗都可以卖,干点脏活又何足挂齿。如果让那些道貌岸然、一身盛气凌人正气的正经官媒们来吃这坨自己拉下的,就会脏了嘴,也抹不下这个脸,丢不起这个人,而吃腌臜货却正是恶犬的强项,也就非他莫属了。

由叼盘打先锋,也为以后处置这个奴才埋下一个伏笔。翻手是云,覆手是雨的习氏,那一天觉得高调宣示“深刻的变革”的时机已成熟,或者觉得叼盘这个奴才已无用、甚至碍事,“叼盘”就是现成的替罪羊,卸磨杀驴借用其头来祭旗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自称饱读诗书的叼盘必知“走狗烹”的故事,文革中毛以陈伯达、王力、关锋、戚本禹为替罪羊的往事,想必也听说过。难怪他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的,于是不经意地间表露了心迹,吓得语无伦次,“想想自己这些年说过多少不严谨的话,想想每次台上发言时台下有多少人举着手机录拍……下一个社死的会不会就轮到老胡我了?想着想着我就瑟瑟发抖起来……师傅,厕所在哪?我憋不住要尿裤子了…”,连“尿裤子”也不避讳了。

习氏的倒行逆施,也终于引起了外资和外企的恐慌。他们这些经济动物,投中共之好,在饕餮中国经济发展的大餐中,吃得脑满肠肥,赚得盆满钵满。只要能赚到超额利润,他们可以将灵魂出卖给撒旦,也不忌讳和任何魔鬼合作,更乐意为虎作伥,赚取别人赚不到的、哪怕粘着冤魂、血泪的脏钱。不期习氏已觉“东升西降”可以“平视世界”了,中国的经济发展再也不需要他们这些“资本主义”了,于是开始过河拆桥。习氏的这轮“革命”也即将革到他们头上,没有人敢保证,他不会像抢劫国内私营大佬们那样,巧立名目,以莫须有的罪名也将他们洗劫一空。

他们中精明者在美中贸易战开始就已布局跑路,今年以来,习近平的疯狂,更令他们刻不容缓,外资加速外迁的潮流频频在中国涌现,生怕跑得慢了被割了韭菜。苹果、英特尔、LG、诺基亚等已争先恐后地关闭了在中国的工厂。8月30日,一汽马自达正式退出中国汽车市场;东芝大连工厂即日停产,并将于9月30日解散,12月底关闭在华24个城市的33家工厂和研发机构,业务将全部转往日本和越南;宁波三星重工最近也确定撤资中国……。就像张嘉译们在全运会上高歌的那样,帝国主义又一次夹着尾巴逃跑了,除了空空的厂房、一地鸡毛,中国又多了亿万计的失业者,无疑,李光满们还是胜利了。

近日“北京环球影城”逆势开业了,虽是经20年项目建设和筹备运营,投入了大量前期资本,不得已而为之,但不可否认这些记吃不记打的西方资本还在豪赌,期盼着赚取最后一个铜板的侥幸。如今中国的经济形势已是“从资本集团向人民群众的回归”,“资本市场不再成为资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而绝不是如胡锡进之流所忽悠的那样“洋主题公园持续在中国凝聚人气,反映的是中国社会对外部文化的开放、友好态度,反映中国的发展在心理上不是零和的独享独占,而是与世界交融的过程,‘中国的对外开放越来越深,融合就是它的深度’”。他们终将会被中共扒得连内裤都不会剩下,还是再去重温毛的《别了,司徒雷登》,一定会更有收益的。

中共四九年进城时,信誓旦旦地保证要保护和大力发展私营经济,声称“私营企业与公有企业是长期并存的”,高度赞扬资本“剥削有功”。刘少奇1949年春在天津和工商界人士座谈时,还亲切地称民族资本家是“自己人”。话音还未绝,才短短的四五年功夫,私营经济就成了中共的盘中餐,被“共产”入囊中。

记住真实的历史,才能看清真相。中共的土匪本性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记住中共的昨天,就能理解它的今天,也就不难预测它的明天。今日的习氏又在步毛当年的后尘,在大举收割邓江胡时代、几十年来用资本主义方式发展起来的经济果实的同时,正在急转弯下死手,要彻底斩断改革开放以来复兴中国经济的市场经济,即资本主义道路,并毫不犹豫地退回到毛式的社会主义。这就是他的“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色回归。”,对此习氏不会收手,更不会善罢甘休,只能变本加厉,一条道走到黑。毛氏社会主义只能救中共,救独裁,救极权,带给人民的却只是饥饿、赤贫、恐怖、黑暗和死亡。

如今中国的私营经济早已是中共刀俎下的唐僧肉,正在痛苦地等待被吞下肚,至于被炖、被炒、被煮还是腌,全凭其胃口和牙爪了。阿里、腾讯等大号特肥的,已在第一波被送入了屠宰场,紧接着一批又一批待屠的“肥羊”、“肥猪”们也已排着队,正在进入流水线。整个中国私营经济被连根拔掉的日子不会太远了。恭喜一尊帝,随着毛氏社会主义的“血色回归”,一统江湖、闭关锁国指日可待了!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华夏文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25/1651525.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