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郑中原:把孙力军和P4实验室连起来 背后黑影很吓人

作者:

孙力军终究逃不掉,如今他被定性为中共新一个野心家,在习的眼内是“罪大恶极”。(撷取自网络影片)

9月30日,中共公安部党委前委员、副部长孙力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官方通报其阳奉阴违,政治野心极度膨胀,在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结合知情人爆料,孙案可能触及中共政权生死存亡的重大隐情。

孙力军政治罪名触目惊心

我们先看看官方通报中,列出的一连串具体的罪名,除了指孙力军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权力观、政绩观极度扭曲,还包括什么背弃“两个维护”(习核心、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毫无“四个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妄议中央;制造散布政治谣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捞取政治资本;操弄权术,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狂妄自大,大搞特权,在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使用公安侦查手段对抗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大肆卖官鬻爵、安插亲信、布局人事;生活腐化堕落,长期收受大量贵重物品,长期接受宴请和高档消费娱乐活动,长期使用私营企业主租住的高档寓所,长期沉溺于各种奢靡服务;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大肆进行权钱交易,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如此长篇的政治罪名,可谓触目惊心,可见中共当局对孙力军案下手之狠。

此前,在2020年4月19日,孙力军被调查的当晚四小时后,中共公安部就连夜表态对拿下孙力军“坚决拥护”,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会上批评孙力军“无视政治规矩”、“不知敬畏,肆意妄为”等。

并且,从去年至今,公安部多次将孙力军和已经落马的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以及前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相提并论,警告要清除他们的“流毒影响”。

特殊身份令孙力军落马罩满疑云

现年52岁的孙力军原有职务包括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中国法学会副会长。此前历任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公安部党委委员、一局、二十六局局长、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他一直以来都为当局执行重要任务,过去曾参与实施709律师大抓捕等,他又曾当过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被指是“铜锣湾书店事件实际操控人”。

孙力军还是中共官场中罕有具有公共卫生硕士学位的高官,有澳大利亚新南威尔斯大学“公共卫生和城市管理”专业在职研究生学历。他曾是中共中央督导武汉抗疫的大员之一。2020年2月上旬武汉疫情最严重期间,孙力军被中共中央派赴武汉。2月10日央视新闻联播,就有孙力军出现在湖北,参与和习近平进行视讯联机的画面。

2020年2月19日,湖北省委书记换人后,孙力军还与习近平亲信、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前往武汉市公安局,督导当地公安部门的防疫工作。但孙力军参与这个中央指导组,最重要的任务是加强公安工作,就是说抓安全,强化维稳,防止出事。

有关孙力军落马原因,曾先后传出涉反习政变说、泄密说,以及因走夫人路线,频往来于“彭办”,甚至借“彭办”名义办事,引致习大怒等等说法。但这些仅属传闻,无从取证。

由于孙力军作为国保头子的特殊身份,他作为中共公安系统内唯一具有公共卫生硕士学位的高层,在武汉病毒(又称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严峻期进入武汉,在后来国际上不断要求彻查病毒来源和中共瞒报疫情的背景下,外界怀疑他的落马与私下收集疫情核心秘密,尤其是P4实验室的信息有关。

2020年4月20日,在中共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俄罗斯塔斯社记者问及孙力军被查,是否与湖北期间的工作有关?当时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我这里没有可以进一步提供的信息”。

孙力军案或涉惊天大秘密

2020年8月初,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曾爆料说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是因他送往澳洲给其妻子有关北京隐瞒疫情和实验室泄露武汉病毒证据,被澳洲当局截获,令北京高层勃然大怒,

据指,孙力军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被派往武汉督导防疫工作,主要目的不是防疫而是封锁消息。特别是当时武汉的死亡人数远远高于当局公布的人数,孙力军到了武汉后“横行无忌”,控制了整个武汉,包括当地和中央的电话通话,全部被他录音;他也可以自由出入P3、P4实验室,期间收集了所有病毒证据。

有关孙力军把掌握到的武汉病毒证据通过途径交给在澳洲的妻子,被澳洲情报部门截获一事,也无法证实,最后不了了之。但去年3月末已经有澳洲昆士兰州独立议员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提出要求中共就疫情赔偿澳洲,并调查病毒源头。4月时,澳洲政府公开表示要求独立调查武汉病毒,成为首个提出调查的武汉病毒的国家。

有关孙力军秘密进行的一些收集材料动作,《华尔街日报》今年2月11日曾引述知情人士称,自去年年初以来,腾讯高管张峰一直在接受中共反腐机构的调查,他涉嫌未经授权将腾讯社交媒体应用微信收集的个人信息提供给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

如果这一消息属实,孙力军要腾讯暗中帮收集的哪些人的个人信息,足以惊动中共高层?

2021年9月14日,海外独立媒体《看中国》发表独家报道,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在受访时指出,2019年11月,当时武汉的市政府和湖北省当局,都很及时、迅速地就把这个疫情发生的情况上报到了中央。但据大陆官媒报道,中共党魁习近平曾在2019年12月31日发表新年贺词,宣称2020年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习近平为了粉饰太平,对武汉市政府的疫情报告做了一个特别批示,把事情压下去,结果中共在武汉大瘟疫爆发的最初,向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隐瞒了真实的疫情,导致后来武汉大瘟疫荼毒中国,肆虐人类。

袁红冰还提及落马官员孙力军在出事之前,曾派密使和他在台湾接触,孙力军转告,说当时在中国武汉,已经爆发了一个比当年的SARS传染性更强的,危害性更强的肺病。而且他把整个的过程都讲清楚了,证实了这个病毒最初是由武汉的那个研究所泄露出来的。而泄露的原因,就是研究所的一名管理后勤的官员和两名后勤的工作人员共同合谋,把实验用过的蝙蝠偷带到武汉海鲜市场去出售以牟利。

 alt=

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汤森路透)

真相只有在中共倒台之后公开

袁红冰说,孙力军本来有意出逃,原因是他和习近平的嫡系王小洪之间的权力争夺已经白热化,孙力军感到了危险。但孙力军担心西方拒保护他,就如重庆原来的公安局长王立军跑到美国的领事馆要求保护,结果被拒绝一样。

孙力军终究逃不掉,如今他被定性为中共新一个野心家,在习的眼内是“罪大恶极”。

据美国情报机关在今年8月底,向白宫提交的新冠病毒起源报告解密部分显示,认为从目前看,新冠病毒源自自然界和实验室泄露的两种可能性都不能排除。在网上前后也传出很多间接证据和对病毒的分析,包括一些医学专业人士,认为不排除新冠病毒最早可能来自中国武汉病毒所的实验室。对于病毒溯源,中共当局一直阻挠国际社会调查、拒绝共享相关信息。

如果孙力军案真是与此有关,那孙力军具体私藏的到底是什么材料?中共一天不倒台,有可能永远也不会披露出来。 

事实上,无论属于中共哪一派的人,如果做了大量迫害人民的坏事,就像当年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手握中共黑料夜逃美领馆一样。不但必须有强有力的揭露中共政权的惊天猛料,更应该有良知的觉醒,才更容易获得自由社会接受,成功出逃,才有可能抵销曾经在中共政法系统多年犯下的罪行。

责任编辑: 李华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01/1654157.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