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名家专栏:中共利用病毒打心理战

作者:
政府医疗“专家”和政客为了“对抗病毒”制定了许多随意的、异想天开的政策。要求人们心甘情愿地服从这些政策只是问题的一个维度。威权政府总的目标是让这些人接受和服从政客眼中很重要的其它问题的威权措施

中共病毒的舆论造势 目的是心理控制


中共利用病毒打心理战 2021年7月28日,在江苏省南京市的一个展览中心,工作人员在检查用于COVID-19测试的临时“火眼”实验室。(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自2019年12月31日中共首次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武汉市COVID-19病例以来,中共官方媒体、“战狼”外交官以及西方当局及其媒体的关于病毒的政治宣传,不断轰炸着全世界。

这些信息被未加甄别地广泛传播。各种“健康指令”没有一点科学和流行病学证据支持。舆论造势的目的是明确的心理上的,旨在迫使人们牺牲个人自由,接受政府“专家”表面上的健康和安全措施。以下是舆论造势的主要组成部分:

• 随处佩戴口罩,包括室外口罩(同时忽略口罩的相对无效性,以及随时间推移对儿童的危害)。

• 在所有的场合推行社交距离(而距离的要求经常是任意的)。

• 实施全面封锁和留在家中的政策,以“拉平曲线”。这个对公众使用的委婉用语,作为一个既定的公共卫生目标神奇地消失了。

• 建议接种疫苗/注射以阻止传播。尽管没有长期的人体试验或不良反应的法律补救措施。此外,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Rochelle Walensky)表示,“疫苗不会阻止你传播COVID。”

• 敦促没有风险的群体(包括几乎零死亡风险的儿童)注射疫苗。

• 压制对自然免疫力的讨论,支持疫苗/注射。这包括强制已经感染过病毒并因此产生长期抗体的人接受注射。

• 压制用现有治疗药物对早期治疗方案的讨论。

• 禁止公开报告疫苗/注射不良反应。

• 坚持病毒起源的人畜共患理论(尽管已经有许多相反的证据)。并且不惜一切代价否认实验室泄漏理论。

• 嘲笑、羞辱和排斥任何偏离上述观念的人,特别是使用以下药物与其它药物相关的疗法成功挽救生命的独立医生:羟基氯奎因(hydroxychloroquine)、伊维菌素(Ivermectin)、奎塞汀(quercetin)、单克隆抗体(monoclonal antibodies)、阿奇霉素(azithromycin)、锌(zinc)。

• 最重要的是,在每个人的头脑中传播和强化恐惧,以迫使他们遵守上述信息。

中共官方媒体的病毒信息宣传与美国传统媒体之间是否有一毛钱的区别?如果仔细看一看,就会发现它们并无二致。但中共在病毒相关信息方面做得更过分。尽管上述媒体的宣传被普遍揭穿,但 中共外交部巧妙地否认了他们的煽动。他们告诉美联社:“散布有关该流行病的虚假信息实际上是在传播‘政治病毒’。虚假信息是人类的共同敌人,中国一贯反对制造和传播虚假信息。”

“虚假信息是人类的共同敌人”这句话是中共虚伪的极致,因为中共官方媒体所报导的几乎所有事情都是谎言。

一名身穿防护装备的男子走过湖北省武汉市的商店。(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对死亡的恐惧是中共和各个威权政府在病毒信息战中所利用的终极心理武器。根据“世界测量”组织(Worldometers)的数据,截至10月5日,COVID-19已造成4,819,544人死亡。数据包括中国严重少报的4,636例死亡病例,这个数字自2020年5月以来一直保持不变,这强化了“中共卫生措施战胜了病毒”的虚假说法。

由于政府财政鼓励将死亡归因于病毒,人们有目的地错误地报告COVID-19统计数据,所以没有人知道病毒直接造成的死亡的真实数字。出于政治原因,我们也不会知道有多少病患本来会得救,如果他们在症状初期接受治疗方案,而不是在疾病的晚期遵守延迟的政府支持性护理治疗方案,特别是瑞德西韦(Remdesivir)、类固醇(steroids)和机械呼吸器。有充分证据表明,伊维菌素和其它药物在早期治疗感染病毒的人方面是有效的,特别是来自印度的报导。

北京的心理战

中共的病毒信息宣传是中共“三战”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其包括心理战 、媒体战和法律战。该战略于2003年得到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正式批准。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人们过于关注中共媒体的言论,而实际上真正的危险来自于中共的心理战。

媒体的鼓动目标相当明显:将病毒的责任从中共转移开,推动虚假的中共利他主义和仁爱(以微薄的利润提供医疗用品),制造中共“解决病毒问题”的假象,要求其它国家加入中共领导下的多边合作来对抗全球病毒,“接种疫苗”等等。

中共将心理目标隐藏起来,使其更加微妙。心理战的一个关键因素使对方的领导人和普通人群的士气低落。对死亡的恐惧、经济封锁、口罩的“新常态”以及没完没了的社会疏远、从“两剂疫苗”到定期(而且看似没有尽头)的助推剂注射,以及随着时间推移而实施和随意改变的任意专制措施,所有这些正在沉重地压在全世界人民的集体心理上。

士气低落的国际社会助长了中共的侵略行动。中共的目标是取得在全球方方面面的统治地位。这些目标在这篇文章里有详细讨论。

两个关键指标表明,随着对病毒的恐惧的持续加剧,士气日益低落和绝望情绪日益增强。

第一个是联合国2021年6月的一份报告所指出的,全世界吸毒人数的显著增加。毒品滥用是避免现实生活中的困难,以及看似随机和无法控制的COVID-19导致死亡的可能性。

第二个指标是抑郁症和自杀率的上升,特别是在年轻人中。封锁和随之而来的孤立对年轻人尤其具有毁灭性。缺乏与同龄人的社会接触会导致绝望、焦虑和自杀的念头。经济封锁对小企业主来说也是毁灭性的。他们一生都在发展自己的企业,却被州和地方政府关闭了。

归根结底,那些忙于处理与低沉士气相关的国内问题的各国政府,一般不太愿意对抗中共的侵略。中共不战而胜!

也许中共“三战”病毒运动最重要的心理战的目标是那些不习惯专制控制措施的人,尤其是习惯于个人生活自由的人。长期以来,承诺提供安全和保障的联邦和州政府与美国人民之间一直存在紧张关系。美国人民希望维护美国宪法所保护的、经过艰苦斗争而得来的个人自由。

政府医疗“专家”和政客为了“对抗病毒”制定了许多随意的、异想天开的政策。要求人们心甘情愿地服从这些政策只是问题的一个维度。威权政府总的目标是让这些人接受和服从政客眼中很重要的其它问题的威权措施。比如,实施社会信用和控制制度,建立基于个人社会信用的内部护照制度,监测和报告超过600美元的个人金融交易、没收个人枪支、在统治者认为不利的问题上压制言论自由等。

那些接受无理疫苗强制令、社会疏远要求、疫苗护照和强迫儿童在学校戴口罩的人更容易接受政府和威权政客的其它威权措施。中共“三战”运动的心理战的目标就是温水煮青蛙,让人民渐渐习惯于政府对日常生活各方面的控制,就像在共产主义中国一样。

结论

中共正在大力投资“三战”运动,利用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其目标。美国的心理“软化”,特别是让人们接受无定形、无名和无脸政府的专横独裁指令,是中共打击士气,为人民今后被中共剥削和控制创造条件的关键目标。

个人自由是中共实现其目标的障碍,所以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大力捍卫它,否则就可能会永远失去。捍卫它就意味着与违宪的强制令和政府指令,以及迫使企业执行这些强制令的政府作斗争,并最终挫败他们。

作者简介:

斯图‧克夫克(Stu Cvrk)在美国海军服役30年后退休,担任过各种现役和预备役,在中东和西太平洋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通过作为海洋学家和系统分析员的教育和经验,Stu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在那里他接受了经典的自由教育,这是他政治评论的关键基础。

原文“The Real Effects of COVID-19 Are Psychological”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09/1657333.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