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全球能源危机即将到来,而且短期无解

作者:
由天气因素和需求回升引发的全球能源危机越来越严重,在冬天来临之前全球各地发出警报,需要在严冬来临前有更多能源来为家庭照明和取暖。一方面努力限制会对消费者造成的影响,但另一方面却只能承认可能无法防止通膨飙升。

法国暂靠核能发电度过这波能源危机。(路透

天然气价格正攀向天文数字走升,煤炭成本飞涨,原油价格预测值已上探100元。

由天气因素和需求回升引发的全球能源危机越来越严重,在冬天来临之前全球各地发出警报,需要在严冬来临前有更多能源来为家庭照明和取暖。一方面努力限制会对消费者造成的影响,但另一方面却只能承认可能无法防止通膨飙升。

随着世界各国领导人为11月召开的关键气候峰会预做准备,各国政府面临加速向洁净能源过渡的压力越来越大,让情况进一步复杂化。

在中国,轮流停电已经开始成为常态;而在印度,发电厂四处抢煤;欧洲的消费者权益联盟组织呼吁禁止在客户无法及时缴交电费时被切断电力。

欧盟能源负责人西姆森(Kadri Simson)10月初表示,“这次物价冲击是在关键时刻意外发生的。”他确认欧盟将在10月中对此提出中期政策反应,“当务之急应该是减轻社会影响并保护弱势家庭。”

根据独立商品情报服务公司(Independent Commodity Intelligence Services)的数据,欧洲天然气交易价格现在已相当于原油每桶230元,自9月初以来上涨超过130%,是去年同期的7倍多。

在东亚,天然气成本自9月初以来上涨85%,以原油计算每桶约204元。天然气净出口国美国的价格虽仍相对偏低,但仍飙升至13年来的最高水平。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能源和地缘政治专家察福斯(Nikos Tsafos)表示:“这些情况都层层加重今年冬天可能会面临的危机面貌。”他认为,这股焦虑导致市场脱离供需基本面。

对天然气的狂热追求也推高了煤炭和石油的价格,它们虽在某些条件下可以用作能源替代品,但十分不利气候。仍然高度依赖煤炭的印度10月初表示,其135座燃煤发电厂中有多达63座的供应量不到2天。

这种情况让全球中央银行和投资人感到担忧。能源价格上涨正在助长通货膨胀,随着全球经济试图摆脱挥之不去的新冠疫情冲击之际,通货膨胀已经成为一个新的主要问题。冬季的状况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

这场危机的根源在于,随着经济从疫情中复苏,能源需求飙升,以及整个经过细心调整的经济体系,很容易受到天气事件或实际问题的干扰。

今年初一个异常漫长而寒冷的冬天几乎耗尽了欧洲的天然气库存。对能源的需求飙升阻碍了通常发生在春季和夏季的补货过程。

中国对液化天然气(LNG)日益增加的需求意味着LNG市场无法填补这段空白。俄罗斯天然气出口减少和异常平静的风更加剧了这个问题。

法国兴业银行能源分析师告诉客户,“目前欧洲能源电力价格的飙升原因的确是非常独特的。”“历史上电价从未如此迅速地上涨。而且距离秋天只剩几天,还好气温仍然温和。”

这种动态正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回响。在美国,自8月初以来,天然气价格上涨了47%。对煤炭的争夺也引发许多欧洲公司必须为碳权支付的价格飙升,以便取得可以燃烧化石燃料额度。

此外,能源紧缩也正在支撑油价,美国10月初西德州中级原油(WTI)触及7年高点。美国商银最近预测,寒冷的冬季可能会将全球指标布兰特原油价格推高至每桶100元以上,为2014年以来首见。

IHS Markit负责研究原油、能源和流动性的伯克哈德(Jim Burkhard)表示,“短期内看不到缓解的迹象。”“缺乏沙特阿拉伯的天然气,北半球将会持续过冬。”沙国是唯一可以迅速提高天然气产量的单一供应商。

俄罗斯理论上可以提供一臂之力。法国兴业银行指出,德国当局若加速批准高度政治敏感性的北溪二号(Nord Stream2)输气管,直接从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将可缓解重大压力。

俄罗斯总统普亭已暗示俄罗斯可以增加产量,宣称俄罗斯国有天然气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从未“拒绝在消费者提出适当价格后增加供应”。

但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资深副总裁查普曼(Neil Chapman)在10月初的能源情报线上论坛上强调了短期限制,“当然大家一定会担忧。”“我们这一行是资本密集型的​​,不可能只是简单打开供应就可以。”

●危机带来的代价

根据伯克哈德的说法,最好的结果是,平均气温维持平稳的冬天可以让能源压力在2022年第2季获得纾解。

但未来几个月的恶劣天气将造成巨大压力,尤其是那些严重依赖天然气能源的国家,如意大利和英国。其中英国又特别严重,因为它缺乏储存能力,并且正面临来自法国输电线中断的问题。

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能源、气候和资源团队主管格洛依斯坦(Henning Gloystein)在给客户的报告中表示,“英国可以说是欧洲主要经济体中冬季供应短缺风险最高的国家。”“如果真的发生短缺,政府可能会要求工厂减产和降低天然气消耗,以确保家庭供应。”

能源成本大幅上涨并没有出现减弱迹象,正在推高通膨的担忧,这已经迫使政策制订者仔细思考下一步行动。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公布数据显示,8月开发家能源价格上涨18%,为2008年以来的最大增幅。而且这是在最近几周情况显著恶化之前的数字。

更高的能源费用可能会抑制消费者在服装或外出就餐等活动上的支出,从而损害疫情的复苏。如果要求企业减少运作以节省电力,那也可能会损害经济。

格洛依斯坦说:“有人已开始担心,油价上涨将使欧洲的后疫情经济复苏面临挑战。”

他表示,如果消费者要求对石油和天然气进行更多投资以限制未来的能源价格波动,可能会引发公众对能源转型资金流向的怀疑。

承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政府正先发制人地释出一个坚定的讯息:这么做只会支持而不是削弱投资能源多元化的理由。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10月6日表示:“很明显地,长期而言投资再生能源非常重要。”“它能带来稳定的价格和更高的独立性,因为欧盟有90%的天然气依赖进口。”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仁说财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1/1657961.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