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调查记者:媒体刻意模糊凶杀真相

作者:
根据身兼数职的律师、犯罪统计者和作家的希瑟‧麦克唐纳德(Heather Mac Donald)的说法,一名警察被黑人男性杀害的可能性,高于一名警察将手无寸铁的黑人男性杀害约18.5倍。媒体对其形象的担忧,以及未能使用精准的语言报导,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当然,对为保护孩子安全,住在内城的母亲无益;对将枪支上锁的合法拥枪者无益;对敏锐地意识到当地犯罪热点、并支持将罪犯绳之以法的执法部门,更没有好处。

2021年3月11日,加利福尼亚州圣塔安娜(Santa Ana)的犯罪现场封条。(John Fredericks/大纪元时报

很不幸,人类一直在互相残杀。最新FBI统计数据显示,虽然我们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实施了广泛的隔离措施,但去年美国的凶杀率,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成长着,上升了29.4%。现在的凶杀案比90年代初期的高峰要来的少,自60年代联邦政府开始追踪记录以来,凶杀案的年增幅度,都没有像2020年这样大。

根据FBI的公布资料,《华盛顿邮报》报导落下了警告标题:“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凶杀案飙升近30%,而这增加的杀人犯罪是由枪支所造成的”。

喔,真的吗?在我看来,凶杀犯罪不会是因为枪支、刀械、弓箭,或是你所能想到的任何其它武器所造成的。凶杀案的发生,是因为有人决定对另一个人进行致命的攻击。是的,枪支虽然通常是首选的武器,但导致死亡的却是施暴者。

这虽然看起来是一种对语言文字的挑剔,但对于以写作为生的人来说,文字确实很重要;用字精准,也很重要。尤其在讨论最严重的犯罪问题:杀人。

当媒体们不再使用和犯罪有关的字眼作报导时,这让我感到不安。专栏作家妮可‧格林纳斯(Nicole Gelinas)最近写了一篇文章指出,《纽约时报》经常偏好用“遭流弹波及”来描述被杀害的原因;另外,凶杀犯罪也常被报导成是出于“糟糕的抢案”所导致。

“随着暴力犯罪的激增,这样的用字遣词在新闻报导中无处不在”,格林纳斯写道,“这叫不精确的怠惰,也帮真凶赦免了责任。”

多家媒体在报导上,都追随着这种扭曲文字的趋势,将飙升的谋杀率,归咎于无生命的物体(例如流弹),或其它一些相对较轻微的犯罪(例如抢劫)。

为什么记者不能将犯下凶杀的施暴者,强调是主要原因?难道他们只是懒得问警察,是否嫌疑犯是前配偶、愤怒的隔壁邻居,还是随机的陌生人?还是因为在芝加哥、纽约、亚特兰大或洛杉矶等帮派猖獗的内城区(inner cities),所发生的诸多谋杀案中,新闻媒体都因害怕被称为“种族主义者”,而不愿提及帮派关系?因为,他们会辩解说,当你看到一起涉嫌帮派犯下的凶杀案时,首先想到的一定不会是白人干的。

当然,这可能是真的,但这种对语言使用的含糊不清,让人感觉好像是,记者故意遗漏相关事实,以免被贴上偏执的标签。然而,记者的工作,应该呈现所有可以被挖掘到的细节。真相有时虽令人痛心,但它依旧是真相。

以下是一些令人不安的事实:

•美国大约有33,000个暴力街头帮派,主要由白人、黑人、西班牙裔和亚裔领导。

•帮派地盘争夺战,通常是随机的枪战,每年都有数千人因此受伤和死亡,其中也包括了儿童。

•弱势族裔社区,通常有更多的警察出现,因为这些地区的犯罪率最高。

•跨种族的凶杀案,其实很少见。黑人最常夺走其他黑人的生命,而白人最常谋杀其他白人。

•根据身兼数职的律师、犯罪统计者和作家的希瑟‧麦克唐纳德(Heather Mac Donald)的说法,一名警察被黑人男性杀害的可能性,高于一名警察将手无寸铁的黑人男性杀害约18.5倍。

媒体对其形象的担忧,以及未能使用精准的语言报导,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当然,对为保护孩子安全,住在内城的母亲无益;对将枪支上锁的合法拥枪者无益;对敏锐地意识到当地犯罪热点、并支持将罪犯绳之以法的执法部门,更没有好处。

那么,为什么不是把重点放在让犯罪者在街头消失呢?

总之,在我们针对问题的“根本原因”进行全面而诚实的对话之前,“凶杀犯罪”,其实无法获得真正地解决。我们,做得到吗?

作者简介:

黛安‧戴蒙德(Diane Dimond)是一位作家和调查记者。

原文:The Media Soft-Pedals the Root Cause of Murd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2/1658387.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