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文甲:高度压制中国 美国抗中出现“新常态”

—中国图谋“新的海洋霸权”引发多国不满

作者:
中国面对持续恶化的外部环境,在军事上势必加强军事部署,尤其是海军现代化建设及远海长航训练,以及在我西南空域的军机扰台行动,而在政治上预料将与印太各国采取“合纵连横”的拢络策略,试图以经济手段瓦解印太战略的围堵,缓解日益恶化的外部环境。

美日印澳四国海军今年8月份曾举行“马拉巴尔”(MALABAR2021)年度海上联合军演。图:翻摄Indian Navy脸书

2012年11月,中共18大正式提出建设“海洋强国”主张,并将“海洋强国”列为中国国家战略,其战略手段就必须要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海军,结合新时期的“近海防御与远海护卫型结合”海军战略,致力发展水面舰艇、潜舰、航空兵等三大兵种;因此伴随著2012年首艘航母辽宁号成军,象征中国海军走向蓝水海军,嗣2019年第二艘航母“山东号”纳入战斗序列,至今尚有多艘航母建造设计中及各式新型作战舰艇持续列装,力求突破“岛链围堵”的海洋地缘困境,并以控制“两洋三海”为中期目标,最终达到海权独霸的长期目标。

因此引起美国及周边国家的严重关切与不满,质疑中国借着“海洋强国”之名,建立“新的海洋霸权”之实;更甚者,中国并于2月实施“海警法”及9月实施“海上交通安全法”,企图以“法律战”将东海、台海及南海使之“中国内海化”,严重冲击到美国、日本、印度及澳洲等印太盟国的利益与安全。

美国联合多国军演旨在反制中国

美国前任总统川普任内意识到中国的崛起及军事现代化对国际格局的影响、自由民主阵营的威胁及美国利益的侵害,遂在2018年起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并建构印太战略机制,形成从第一岛链到印度洋的包围网;随著拜登总统上任后不但延续川普政权的对中政策,并且加大力度以多边形式联合盟友加入“天下围中”的行列,同时举行多场多国联合军演以反制中国海军在印太地区的扩张。迄今除美、日、印、澳外,远在欧亚大陆的英、法、德及北美洲的加拿大等国相继加入围堵行列,同时派遣军舰巡弋印太海域,并参与多场多国联合军演。

总计这半年来,在该处海域举行多场大型军演,计有4月份的孟加拉湾的“拉佩鲁斯联合军演”(La Perouse)、5月份在日本西南部举行的“ARC21联合军演”、6月下旬至7月上旬在日本本土及海域举行的“东方之盾联合军演”(Orient Shield)、7月份在澳洲国内与周边海域举行的两年一度“护身军刀联合军演”(Talisman Sabre)、8月份在印太地区举行一场全球的“大规模演习-2021”(LSGE21)及“大规模全球演习-2021”(LSE2021)、日本冲绳以南海域的“贵族联盟海上联合军演”(Noble Union)、在菲律宾海的“马拉巴尔2021联合军演”(Malabar2021)、9月份美国海岸防卫队和印尼海事安全局在新加坡海峡的“美印(尼)联合演习”,以及近期的在日本冲绳西南海域的“六国海军FOIP联合军演”等,平均每个月举行将近两场,频率与力度前所未有,显见中国近年的对外扩张行径确已引起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的忧虑与不满。

尤其是美日两国于6月下旬在日本本土及海域举行的“东方之盾联合军演”,演习中首次将中国列为假想敌,演习规模与强度创历年最大,特别就地缘战略意义而言,体现了美日面对中国的强势军事、经济和地缘政治压力下所作出“紧密美日同盟,反制中国霸权,捍卫台海安全”的准军事作为,并向中国警示美日确在想定“台海有事”的状况下,进行了针对性实际演习,展现保卫台海安全决心的意义与影响十分深远。至于10月初展开的“六国海军FOIP联合军演”,分别由美、日、英、荷兰、加拿大及纽西兰等国海军,在日本冲绳西南海域举行联合演训,演训宗旨为加强合作,“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区域”,而国际舆论也解读这个军演系以“北约化”的形式,借由行使集体防卫来威慑中国。

至有关美国拜登总统就任后印太地区多国联合演习统计表,如下表所揭:

美国拜登总统就任后印太地区多国联合演习统计表

台海地区已为“印太战略”重要核心

中国为了成为海洋强国,21世纪之初就积极开展海军现代化建设,并计划扩张其海权版图,然而中国向东往大海之路在100浬不到的范围就被第一岛链所包围,由北而南分别遭遇到日本、台湾、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汶莱及新加坡等国家的围堵,其中唯有台湾是中国可以突破的缺口,是中国扩张海权的“垫脚石”,所以中国始终坚持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因为若不能拿下台湾,台湾就为成为其“绊脚石”,再强大的海军都将被围困在近海,根本走不出去。因此,以美国为首的印太战略及其他联盟事实上都是围绕这个核心,遏制中国的扩张企图,统计拜登上任后举行的近10场联合海上军演,其中就有7场都在台海周边海域或与台海相关。

此外,从中国军机扰台来看,共军去年扰台湾西南空域的军机数量为380架次,今年截至10月上旬已逾600架次,9月份迄今歼-16出动170架次、苏-30出动30架次、运-8反潜机出动28架次、歼11出动8架次,说明台湾对中国的重要性自然不在话下,而对印太战略而言则是必须防堵中国夺取台湾。若然台湾为中国控制,对现有国际秩序与安全将产生不可逆的重大危害。显见台海地区具备无可替代的重要性,是美中战略博弈的关键,同时也是印太战略重要核心。

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合军演成为新常态

为了因应中国海军在印太地区的军事活动,印太地区国家近年积极强化军事部署,美国印太司令部下辖37.5万兵力,其中包括美军60%的海军舰艇、55%的陆军部队,以及2/3的海军陆战队兵力,而8.5万兵力前沿部署和大量高新武器装备维持军事领域绝对优势地位;日本计划改良陆上自卫队的12式陆基反舰飞弹、开发下一代战机、“出云号”航母化等;美、英协助澳洲建立核潜舰,提升其海军战略威慑能力;远在欧亚大陆定另一端,英、法、德派遣军舰巡弋印太地区,甚至在南海常态性部署军舰;印度则透过与东南亚国家军事合作,反制中国威胁。印太地区主要大国相继强化军备,而远在域外的欧洲国家也加入印太战略机制,共同围堵中国的不当扩张。在美国的主导下,为有效整合各国军事部署、指挥管制平台、各武器系统,以提升联合作战成效,今后在印太地区的多国联演势必成为常态化。

至于中国面对持续恶化的外部环境,在军事上势必加强军事部署,尤其是海军现代化建设及远海长航训练,以及在我西南空域的军机扰台行动,而在政治上预料将与印太各国采取“合纵连横”的拢络策略,试图以经济手段瓦解印太战略的围堵,缓解日益恶化的外部环境。

“围堵而不攻,伐兵不攻城”是美国抗中的战略极限

美国的“中国政策”向来摆荡在“围堵与接触”、“对抗与对话”之间。所以可由美国的中国政策之三个阶段演变可以看出:第一个阶段是冷战时期前期,美国的防卫重点为围堵苏联为首的共产势力南侵,确保美国在远东的地缘政治安全与利益,手段为“美国合纵台日,对抗苏联与中国”;第二阶段是1969年中苏爆发珍宝岛事件两国交恶后,手段为“美国合纵中国,一致对抗苏联”;第三个阶段是从冷战结束后至今,中国已取代苏联成为美国眼里的主要对手,尤其随著中国的强势崛起,中国从硬实力到软实力,中国对美国的霸主地位形成全方位的压力,从2010年美国前总统欧巴马推动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及2018年美国前总统川普推动的“印太战略”都意味着美国对中国的战略转变,而2021年美国现任总统拜登强势主导的“联合盟友反制中国”的军事外交安全战略,呈现出高度压制中国的战略围堵。

诚如孙子兵法所说的“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意旨为:“伐谋”是上上策,运用政经谋略力量挫败敌人的企图;“伐交”上中策,在伐谋不成,设法孤立、弱化敌人与瓦解敌人;“伐兵”是下中策,在伐谋和伐交都不成的情况下,合纵军事联盟力量,高度压制敌人;“攻城”是下下策,在连伐兵也不成的情况下,只好攻取敌人的城池,实现军事占领。美国面对中国崛起及其对印太地区的威胁,所以对中国的围堵与遏制力度势必更加强化,而与美国在军事安全、民主价值及产业链等面向有高度链结的欧亚民主国家,就国家利益与安全的考量下,自然会紧紧的追随美国;而美国在获得多国的军事支持与合作,包含强化日美同盟的军事动能,对台军售与准军事同盟,以及组织如“AUKUS”之联盟等,所以未来在印太地区的抗中军事活动将更加扩大;惟“围堵而不攻,伐兵不攻城”是美国抗中的战略极限,因为最能符合美国“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的最高利益。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新头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3/1658849.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