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花样年爆雷背后 300亿资金疑被冻结

—曾宝宝甩锅“黑天鹅”花样年疑财务造假危机远超外界预计

大陆媒体近日发文披露,花样年控股集团将近300亿元人民币资金或被冻结,财务危机远超外界预计。图为2015年1月15日在港上市的花样年控股旗下四个深圳楼盘被锁定,花样年香港办公楼人去楼空。(余钢/大纪元

中国房地产开发商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花样年)的突然爆雷令市场始料未及。10月8日,花样年CEO曾宝宝发布“家书”,称公司遭遇“黑天鹅”事件。中国媒体发文披露,花样年将近300亿元人民币资金(约合46亿美元)或被冻结,且花样年被疑财务造假,财务危机远超外界预计。

10月8日,花样年创始人曾宝宝向花样年全体员工发布“家书”,称公司遭遇“黑天鹅”事件,国际评级机构标普突然大幅下调公司评级,致使公司境内外融资交叉严重受限,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

曾宝宝还在“家书”中称“花样年绝不躺平”,这是她和公司管理层的态度。

就在曾宝宝发布“家书”的四天前,花样年控股10月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2.06亿美元债券出现逾期。

中共喉舌人民网在10月1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称,花样年此次违约始于五年前的一笔债券。

文章称,2016年,花样年发行了一笔本金总额5亿美元的优先票据,为期5年将于2021年到期,利率为7.375%。花样年曾于今年5月、6月、7月多次提出该笔债券“以现金要约购买尚未偿还的2021年票据本金”。在要约收购完成及注销购回票据后,花样年上述2021年票据剩余未偿还本金总额仍高达2.06亿美元。

如今,这笔债务拖至最终偿还期限,花样年未逃过爆雷噩运。

文章还称,据《国际金融报》统计,花样年控股共存续11只美元债,债务余额30.69亿美元,其中有5只在一年左右到期,共计13.475亿美元,面临较大的短期集中兑付压力。

花样年300亿元资金疑被冻结

10月9日,中国几大门户网站纷纷转载一篇题为“花样年爆雷背后,无法动用的300亿”的文章。文章称,评级机构下调评级确实会给企业带来负面影响,“但这显然不是导致其债务逾期的根本原因”。

文章说,根据企业中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底,花样年银行结余和现金(非受限)尚有271.8亿元人民币(约合42亿美元)。同时,9月底,花样年将旗下物业公司彩生活的核心资产邻里乐作价33亿元(约合5亿美元)转让给了中国物业管理公司碧桂园服务。

文章质疑:“手握300亿元资金,花样年为何连‘区区’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3亿元)债务都还不上?”

文章分析说,其一,花样年的账面资金受限。虽然花样年的中报显示截至6月底尚有271.8亿元(约合42亿美元)银行结余和非受限现金,“但房企的货币资金部分是购买期房者的预付款,部分被监管银行冻结,无法被房企用来支付”。

文章还以中国地产龙头企业恒大集团为例,称恒大中报披露的1600多亿货币资金(约合248亿美元)中,受限资金就有几百亿。

其二,隐藏的表外负债会加大企业流动性危机。文章说,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花样年表内净负债率低于“三道红线”要求,但其大量的债务其实都在表外,净资产中少数股东权益占比过大,而少数股东权益中到底有多少明股实债还是一个黑洞

所谓“三道红线”,主要涉及三个指标,包括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根据踩线条数,中共监管部门将房企分成四档管理,每降低一档,有息负债规模增速上限增加5%,即使是处于绿档位置的房企,有息负债年增幅也不得超过15%。

文章还表示,国际评级机构惠誉的报告也认为,花样年的隐含现金回款较低。所谓的隐含现金回款是“营收+合同负债”的变动。惠誉认为,资产负债表外项目数量较多意味着此类项目的表现未能充分体现于该公司的财务数据。

文章总结说,从上述情况来看,花样年虽然看似很有钱,但可能能动用的现金其实并不多。花样年多次回购债券,只是为了让投资者们放心,以争取时间来换取融资的腾挪空间。

出售资产给碧桂园的钱去了哪儿?

文章还质疑,为何花样年不拿出售邻里乐所得的30多亿资金用于归还10月4日到期的美元债?

文章说,最有可能的答案是,这个交易原本就不是为了要填本次的美元债,而是要还给其他债权人,“结合有报导说彩生活的股权已经质押出去,所以这次交易所得的资金大概率是全部归还了之前质押的借款”。

文章说,据公开信息显示,此次出售,碧桂园服务分三期支付转让款项,其中第一期23亿元(约合3亿美元),第二期7亿元(约合1亿美元),第三期3亿元(约合4700万美元)。花样年最终只获得了7亿的抵押融资。

文章表示,通过花样年出售旗下部分物业资产,能看出其资金紧张程度。物管作为房企旗下质地和发展前景还不错的资产,相对更容易卖出且能卖个还不错的好价。因此,“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出售物管公司不会成为房企的最终选择”。

花样年财务危机远超外界预期

10月10日,中国门户网站网易转载了一篇微信公众号“将军箭”的文章“花样年没有华:性质比恒大更恶劣的债务违约?”

文章说,仔细查看花样年的中报,不难发现该公司2021年1至6月的负债情况简直是岌岌可危。

首先,花样年的债务结构正从债券向借款转移。花样年上半年的借款余额净增了56.54亿元(约合8.7亿美元),其中一年内到期借款净增47.88亿元(约合7.4亿美元)。

其次,花样年的存量美元债规模较大,发行成本较高。花样年现有11只、共30.69亿美元的存量美元债,占现有债务余额的58%,且发行的美元债成本大多在10%以上。

此外,花样年的短期偿债压力大。以2021年6月为基准,一年内到期的债务规模为194.64亿元(约合30亿美元),占全部存量债务的35.81%。

文章表示,花样年的财务问题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财务报告存在粉饰的嫌疑。虽然在花样年中报上,纸面上的现金近300亿(约合46亿美元),但这仅仅反映了6月30日报告截至日的状况,并不表示9月份的实际现金流情况。“更可怕的是,从花样年近乎枯竭的现金流来看,中报中的现金,极可能是事先运作拼凑、事后迅速抽离,就是在账面上打了个转儿。”

另一方面可能存在巨额的明股实债。文章说,从2016年起,花样年每年都出售附属公司或联营公司,获取收益以亿元计。尤其是在2020年12月,花样年与中融国际信托约定,拟以8亿元(约合1.2亿美元)收购其附属公司深圳市金地盈投资有限公司70%股权。但由于不合理的价格和中融资金融通方的性质,该项目被质疑为明股实债。

文章还说,此外,花样年的在建项目中还涉及到表外负债的问题。今年9月以来,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就将花样年四次降级,或下调展望至“负面”,这反映了专业机构对该公司真实财务状况的担忧。

“综上所述,花样年的财务危机远远超出人们预计。”文章说。

花样年集团起步于1998年,总部位于中国广东省深圳市,2009年11月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花样年由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创办,曾宝宝一直是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和大股东。曾庆红被认为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派系的二号人物。

旅美中国问题专家、时政评论人士李燕铭表示,曾宝宝的“家书”挑衅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意味明显,遭到习阵营迅速强硬反击,习近平以经济金融手段整肃花样年的同时,掀起针对曾庆红家族的舆论攻势。习曾搏杀公开化。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香港大纪元记者徐亦扬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3/1658962.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