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规模超10兆,中国房地产债务占全球一半;中共外汇存底大跌只剩这个数,

中共外汇存底大跌只剩这个数,查跨境券商银行喊停外汇交易;习近平改变规则,华尔街措手不及;台积电凤凰城新厂5奈米独霸制程

习近平当局近期在清洗那些背后有其政治对手江泽民派系色彩的一些民企,而由此产生的连锁反应却让华尔街措手不及,一些金融巨头们还没意识到,到中国淘金的游戏规则已悄然改变。

日前美媒指出,中国空置房产可容纳3.4亿人,和美国人口相当。同时,中国房地产债务占全球近半不良债务,规模超10兆人民币。

中国外贸盈余大增,但6月份净外汇储备反而大减,原因在哪?继房地产后,据报涉及跨境外汇交易的券商亦成为新一轮监管目标。

美国卡车司机这行业缺工超6万,4年来最严重,而且工资上万。

台积电在美国凤凰城的新厂每月将生产2万片晶圆,该厂区的5奈米设计全数复制在台湾的晶圆厂。

习近平改变游戏规则,华尔街措手不及

网约车公司滴滴刚在美国上市就遭到习近平当局的处罚,股价即刻大跌20%。这给华尔街带来困惑,在对中国投资的前景问题,华尔街发出两种声音。

金融大亨索罗斯(George Soros)表示,现在向中国投资是不明智的;全球最大的资金管理公司之一贝莱德(BlackRock)则看好中国市场,董事长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致股东的信中说:“中国市场是帮助实现中国和国际投资者长期(获利)目标的重要机会。”

在中国市场投资经营近三十年的纽约中国投资策略顾问Mike Sun认为,习近平以他的方式告诉华尔街——游戏规则已经改变了。Mike Sun的观点,也是目前中国政经专家们的看法。

10月12日,习近平当局发起对25家金融机构的大检查,包括中共国有大银行、证交所和投资公司等金融界的巨头,这是前所未有的,执行这项任务的是中纪委。

对于诸如恒大地产这样的大型房企来说,中国的金融业是他们的补给线,源源不断地输送金钱给这些房地产公司,腐败也随着补给线蔓延,房地产泡沫越来越大。

在中国大陆,政、商其实是一体的,一个大型企业的背后常常涉及到一个或几个权贵家族的利益。

从习近平执政开始,中纪委在过去近十年的时间里,以反腐败的名义,让几千名大大小小的官员丢官,其中很多人被判重刑,包括中共国家领导人。

反腐已经让习近平在党内斗争中没有了退路,如果失去权力,对于习近平将是极其危险的。

“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中纪委称,这是此次检查25家金融机构的目的。

经济领域尤其是金融界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由习近平政敌江泽民派系把持。

据《新纪元》周刊2018年10月10日报道,中共公安部介入调查2015年股灾后发现,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国信证券这三大券商在做空中国股市,时任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等人则充当内应。消息人士说,习近平当局视该事件为“金融政变”。

《新纪元》周刊还披露,那次“金融政变”是中共党内反习势力的阴谋,包括江泽民派系的要员都有参与其中。

商界、金融界已经成为习近平执政的隐患,现在他正试图扭转这种局面,把这背后的权钱格局打破、重组,让他自己的力量进入成为主导,重塑经济领域秩序。

媒体人萧茗9月21日在她的YouTube频道说,打击民营科技巨头并不是习近平的终极目标,是习近平整顿中国科技巨头背后的权钱链条所不可避免的副作用,另一方面,习近平政府知道,他们需要外部资金。

习近平动作来得太快了,让华尔街显得措手不及。在华尔街的一些资本家还没回过神儿来的时候,习近平已经开始重新分蛋糕,选择他想要的与华尔街合作的对象。

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 Inc., BX)撤回了收购SOHO中国股权的邀约,因为他们没能等到中共监管部门的放行文件。SOHO中国9月10日披露这个消息后,股价大跌35%。

与之相反,贝莱德(BlackRock)今年6月已经成为首家全面获准向中国散户出售公募基金产品的外资企业。目前,还有几家这样的国际金融财团,正在接受中共政府审查,等待进入中国市场。

华尔街在中国的投资有出有进,显然习近平并不想关闭吸引海外资金的大门,只是要华尔街重新选择与中国的合作对象,游戏规则改变了。

萧茗说:“习近平要改变过去华尔街与中共权贵勾结的形式,习近平不希望诸如摩根士丹利、高盛给江泽民孙子的公司大笔的投资,然后拿到了在中国某些金融业务的特权。习近平不要这样,他要把这个特权收到自己手里,华尔街如果要在中国赚钱,你要接洽的是我习近平政府,要经过我的同意。”

另外,旅美中国投资策略家Mike Sun认为,这次习近平动作很大,他显然是希望在明年连任之前完成对金融界的整肃,他需将金融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再发生类似2015年6月的大股灾,再出现金融政变。

中国经济格局正在随着政治局势的改变而改变。

美媒:中国空置房产可容纳3.4亿人

10月15日,美国CNN引述凯投宏观首席亚洲经济学家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估算指,中国目前仍有大约3,000万处未售出的房产,可容纳8,000万人。这几乎是德国的全部人口。另外,大约还有1亿处房产可能已被购买但未被使用,可容纳约2.6亿人。

报导说,该问题多年来备受关注,甚至被称为中国“鬼城”。

报导还提到,陷入危机的恒大集团如果破产,中国的“鬼城”将继续增加。

报导引述经济学家的分析表示,中国的大部分新房产(约90%)在完工前就已售出,这意味着房地产商的任何挫折都可能直接影响买家。

根据美国银行分析,恒大已售出20万套尚未交付给买家的住房。人们担忧,这个中国第二大开发商可能会让购房者空手而归。

中国房地产债务占全球近半不良债务,规模超10兆

中国政府在2021年初提出房地产融资的三条红线政策,引发房地产开发商债务风暴,前十大房地产企业累积的债务规模就高达10.5兆人民币,引发全球关注。

根据《彭博》(Bloomberg)12日的数据,全球累积共有1390亿美元的问题债务(Troubled Debt),中国房地产开发商就占了46%、累积近640亿美元,这些债券的收益率利差价(yield premiums)高出基础利率近10个百分点。

自从中国政府提出房地产的三道红线政策后,中过各大房地产商的偿债压力大增、违规数量不断增加,导致各大企业不断发行垃圾评级的债券,累积的收益率利差价为10年内前所未见。种种压力导致中国房地产业雪上加霜,累积债务共640亿美元。

中国外贸盈余大增,为何6月份净外汇储备反而大减?

国家外汇管理局早前公布,6月底大陆外债总额升至近2.68万亿美元,市场有人将它由人民银行所披露、6月底官方外汇储备3.21万亿美元中减去后,惊觉大陆“净外汇储备”仅约5,300亿美元,若与去年3月底约9,660亿美元比较,跌势相当急剧。以香港金融管理局本月初公布的数字作参考,截至9月底香港外汇储备资产约4,950亿美元。

疫情期间大陆出口持续蓬勃,去年4月至今年6月贸易盈馀累计达7,560亿美元,若截至上月底更高达9,406亿美元,但外汇储备在过去18个月期间累计仅净增约1,399亿美元。“净外储”减少的直接原因更多是由于每一季尾才披露一次的中国外债总额,于去年次季至今年次季的5季期间显著上升,以美元计增加27.93%,其中政府债务累增54.05%。

参考外汇局就3月底中国外债总额升至逾2.52万亿美元(“净外储”跌至约6,434亿美元)时的“答记者问”,官方解释为“主要由境外投资者增持境内人民币债券等推动”,并指本币外债占比按季升一个百分点至43%,以年期看中长期外债占比有45%,而上述两个比率到6月底均有所提高。

责任编辑: 吴莉亚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8/1661075.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