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沉雁:一群痴男迷女,为了一个奇葩,在满地打滚

作者:

昨天我发一篇能量很正很正的文章,收获骂声一片,也没活两小时就灭了。我的心啊,真叫一个透心凉。

李云迪,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奇葩,但在中国这群痴男迷女面前,他又是一个人人都想嫖一下的绝世天人。一群没用的东西!

一说到嫖娼啊出轨啊,中国男人个个都说"裤裆那点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那种满不在乎的样子,就像一群惯犯说起吃什么快餐一样云淡风轻。中国女人更甚,一说到嫖娼,这群女人会说"男人嘛,那还怎么叫男人"。那种不当回事的样子,这群女人就像每个月都给自己男人做了嫖娼预算似的。

这就叫活得没有灵魂,又叫没有敬畏。

什么叫灵魂呢?

宫崎骏是这样说的:"当人类用感情和希望去创造一样东西时,那东西就有了灵魂。"

这半个世纪的堕落史,中国人除了对金钱有感情,其他都是感情的装饰品。所谓在乎才华啊、在乎能力啊、在乎上进心啊,其实都是为了在乎金钱。鲜有人在乎过人。

大多数家庭都会经历五年之痛或七年之痒,这就是典型的开始不在乎对方的表现。不在乎,就是不愿赋予感情。所以,夫妻那点事就成了交作业一样的完成任务。于是,动物本性开始显露。出轨啊,嫖娼啊,红颜蓝颜啊,风流而不下流啊,做了渣男渣女还要描绘得风情万种。

最拿手的遮羞布,就是拿古代的文人墨客的骚性为自己的渣性作掩护。

古代的青楼,古代的花客,与今天的嫖客不一样。如果你不精通诗词书画、琴乐音律,书读少了,你也有脸去青楼?秦淮河很出名,旁边就是贡院,那可是谈人生谈理想谈诗和远方的地方。而今天的嫖客呢?一群酒囊饭袋的精虫而已。

还爱用马丁路德金和克林顿说事。也不问问自己,你是怎么知道马丁路德金那点事的?不还是大报小报弄得全世界都知道你才知道的么。克林顿是否与莱温斯基有染,至今也是悬案。但克林顿为之付出的代价是欠了巨额律师费靠卸任后走穴演讲五年才还清,并且一说起这事就灰头土脸。这不正说明西方人远比中国人更加忌讳裤裆那点事么?

还记得川普任命的卡瓦诺大法官被指性骚扰的闹剧么?并且女主指控他36年前那点事,差点就断送了他去上任大法官的路。国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调查清楚是女主诬告,但这件事的惊心动魄不恰好说明越是现代越是文明之地越是在乎裤裆那点事么?

很多人装出一副很惋惜李云迪的样子,在我看来,他就是狗屁不如。

一个人的才华、能力、荣誉,如果没有悟透那是上帝的设定,就不会感恩上帝,从而就不会心存敬畏。康德有才华吗?但康德的所有才华最终都化作了他震撼的灵魂敬畏:头上灿烂的星空和内心崇高的道德。一个人再有才华,获得再高的荣誉,云集再多的光环,如果没有化作心中的敬畏,那他就不会去荣耀上帝,而是去荣耀皇帝,更不会成为民生疾苦的拯救者,而是民生疾苦的制造者。这样的天才要他作甚?我看还是废了的好。

看一个人是否心存敬畏,关键就看他的私德如何。孟德斯鸠是这样说的:"衡量一个人的真正品格,就是看他在没人知道的时候干些什么。"

李云迪不是不可以谈恋爱,不是不可以结婚,甚至可以找一个固定的生理伙伴。但为什么他不?因为他没有责任感,不愿意对任何人付出感情。多次演出断片忘谱,说明了什么?对自己的粉丝和观众都不负责任,又何谈付出感情?那就对自己的业务付出感情啊,但他宁愿给黄晓明做伴郎也要请假不做五年一办的肖邦赛的评委。可想而知,他私下里在没人知道的时候在干些什么。

私德这么不堪,那他的公德呢?你看他弹奏《唱支山歌给妈听》那副流畅的指法和用情至深,咋不断片呢,一定是下了苦功夫的。你还指望他像袁立周星驰古天乐和韩红等一样为民生疾苦贡献一点力量?得了吧。不心存敬畏,敬畏的只有强权,这种人只服朝阳大妈,抓进去就供认不讳。他就是揽尽天下所有冠军、金奖、第一名,那又怎样?奇葩,一枚奇葩。

我很欣赏席勒这句话:"产生天才的土壤远比天才更重要"。我不管什么天才地才,只要不为产生天才的土壤而奋斗的才,在我看来,都叫歪瓜裂枣。这样的天才地才,无比有好,少比多好,废比存好。何必为这样的奇葩满地打滚一片哀嚎?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淮安市洪泽篮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27/1664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