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敏敏郡主:嫖个娼公告天下,买个官秘而不宣

作者:

2016年4月,信阳市政法委原书记、公安局原局长李长根因受贿(折合人民币630.95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李长根在河南公安系统任职多年,曾担任信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信阳市政法委书记等职务。2014年11月被查。

财新网对判决书进行疏理后,得出一份行贿者名单。

行贿者多为信阳市公安系统官员,主要是各分局的局长、政委、支队长等中层警官,为谋求工作和职务晋升上的便利而向李长根行贿。

在判决书中,以“李某1”“吕某”等形式隐去了相关涉案人员的名字。

但这份行贿名单还是被前媒体人何光伟发现了其中的一些蹊跷。

何光伟曾经在《时代周报》干过多年的调查记者。信阳是何光伟的家乡,利用这个便利,何光伟根据判决书上的职务等信息“破译”了大量涉案人员的名字。

但让何光伟惊奇的是,他发现不少涉案人员仍在信阳公安系统任职,这令他非常愤慨。

随后,何光伟向信阳市有关部门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布李长根案判决书中提及的买官者姓名、处理结果,以及仍在信阳市公安系统任职的法律依据。

被拒绝。

为什么不公开?

信阳市委宣传部的一位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当年对31名行贿人员采取了措施不一的处分,但具体处分情况,因为“是内部机密文件,不便对外公开”。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7804720841649439&wfr=spider&for=pc

何光伟不服,开始诉讼。

信阳市浉河区人民法院审理后,驳回何光伟的诉讼请求。

何光伟继续上诉。

2020年7月30日,信阳中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过一审二审以后,何光伟要求公开买官者姓名的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

当年向李长根买官的人,姓甚名谁,仍然是一种秘而不宣的状态。

这几天,一个钢琴家嫖娼的事情,几乎人尽皆知,作品被下架,被音协除名,各大媒体也是连铺天盖地的报道。

从媒体的报道来看,这个嫖娼的性质非常严重,已经到了“不可活”的程度了。

当然,明星的社会影响力很大,他们嫖娼的社会危害性很大,因此应该通报,让更多人知晓。

而且,明星做为公众人物,更应严于律己,他们在违法后被舆论遣责,也是咎由自取。

但是,买官的社会危害性,可一点也不比明星嫖娼的危害性小,甚至更大。

嫖娼是用钱买性,买官是用钱买权。公职人员的买官卖官,直接危害的是社会的公平正义。

警方通报钢琴家嫖娼时,用的是李某迪,媒体报道时便直呼其名。但是在报道公职人员买官时,媒体就很谨慎,用的都是李某、杨某,为什么不能同等对待,直接点出买官者的姓名呢?

钢琴家的嫖娼,是“视国法为无物”“突破底线”“自作孽不可活”。

那公职人员的买官,是不是在“视国法为无物”“突破底线”“自作孽不可活”?

钢琴家嫖娼以后,作品下架,被“从业抵制”,为什么买官者可以继续在地方担任公职?

明星的嫖娼公告天下,公职人员的买官为什么要秘而不宣呢?

这,确实让人看不懂。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玖奌杂货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27/1664593.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