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 德国经验 :绿色能源比传统能源问题更多

—德国经验 :绿色能源“正能量”难抵“负能量”

作者:

作者认为,西方“大重置”计划的绿色能源政策,激进新潮但严重脱离现实,作为一种进步的社会主张无可厚非,但各国政府制定政策时在有前瞻性的同时也得兼顾现实。

10月7日,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在一场永续投资视讯论坛上发表演讲,欧盟即将发行2500亿欧元的绿色债券,成为全球最大绿色债券发行方。冯德莱恩来自德国,9月26日德国大选,胜出的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极可能与极左的绿党组阁谈判。德国是欧盟的支撑,而且是绿色能源的先锋,这意味着德国人将为用电花费更多的钱。

德国绿色能源的今昔

能源转型作为德国一个明确的政策目标,一向被德国总理梅克尔列为优先发展的项目,共包含四大标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提高能效、推广可再生能源,以及逐步废除核电。在德国历史上,她执政长达16年,这么长的执政期,使她不管遇到多少批评,都有条件将绿色能源计划推行到底。

梅克尔是德国前总理施罗德的政治传人,早在2000年施罗德政府就提出要废除核电,并推出一个为期20年的实施规划。这一倡议一直都处在扯皮之中,直到2011年3月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发生后,德国政府最终决定废除核电,该决策当时获得德国公众的广泛支持。

按照当时的构想与宣传,绿色能源计划的好处很多:首先,可再生能源不产生碳排放,不依赖化石燃料,因此是实现欧盟排放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然也是大重置计划的气候议题的主要部分。其次、德国有先发性优势,可以借此带动出口、创新、就业等领域的积极增长。第三,该计划比传统能源更能保障德国人的用电。按照测算,德国在任意时间最大的用电需求量约为8500万千瓦并且维持稳定,2050年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有望达到1800亿瓦,几乎是最大需求值的两倍,而传统能源更容易受到国际市场供给的影响。

但德国的设计有明显的缺陷,整个设计都建立在最好的条件下达到的最佳值,这种构想在实践中从未达到:

1、设计构想是:在天晴、风大的情况下,可再生能源电力能够满足整个国家对电力的需求——问题是,风能的季节波动很大,即使在正常的冬天,其发电能力减产都会在50%以上。一个可靠的能源供应系统不仅需要更多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而且需要常规电厂(主要靠天然气发电)具备更多的备用容量,来确保电力总是能满足需求。

绿色能源不稳定,德国人早就啧有烦言。就以两套电力系统并存的美国德克萨斯州为例,德州是新能源推广上的全美先进地带,风能已占发电比例的23%、太阳能接近5%、过去十年关闭掉一半以上煤电厂。今年3月遭遇暴风雪与严重冰冻,使用绿色能源的用户缺少取暖照明的生活用电,难以在数天之内取得替代电力,深受其害,导致该州绿色能源处于巨大争议之中。

2、德国政府推广绿色能源计划,说服公众的理由是两点:第一,能源转型的成本巨大,但一旦转型成功,电价将非常便宜,因为太阳和风都是免费的。第二,德国将能源转型视为一项对未来的投资,是在为下一代付费——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好处都在未来,而且是一代人看不到好处的未来,眼下却是价格逐渐攀升。而公众的特点是:容易被宣传鼓动,但一旦现实不如理想,又最容易动摇。德国公众一边倒地支持绿色能源计划,是因为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但绿色能源费用高昂,德国公众很快肉痛了,怨声四起。类似的情况以前出现过:2015年中期一边倒地支持引进难民,但大半年之后就开始反悔,忘记自己是“欢迎文化”的成员。

成本巨高:绿色能源的“负能量”

德国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型高速发展,几年之后,德国人对它的争论焦点,已经不再是它是否能够成功,而是“我们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是不是太多了”。而在这个“正能量”故事的背后,却掩藏着它的“负能量”——即巨大的成本。

早在2013年初,时任德国环境部长的彼得·阿尔特迈尔曾提到,粗略估算,可再生能源转型的总成本可能会达到1万亿欧元左右。当时的装机成本显示,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单位电力成本高于常规发电,对于德国消费者而言,这种转变所带来的成本增加是显而易见的,尤其体现在每月电费的上涨,其中包括一系列的“共用成本”,即由所有的家庭共同分担以资助Energiewende计划。

德国施行的政策所造成的影响波及了整个欧洲能源市场,也改变了欧洲的能源供应系统。(汤森路透

“共用成本”是推进绿色能源的一种机制,由此导致的费用比用煤和天然气发电要贵得多。德国《可再生能源法》(EEG)是Energiewende计划的法律依据,允许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的所有者以提高后的固定价格向电网售电。以2012年为例,可再生能源生产商售电收入约200亿欧元,但在电力市场,这些实际只值30亿欧元,是德国民众在为其中的差价买单。EEG最早于2000年出台,已帮助德国建造了更多的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系统,且数量远超其他发达国家。但是补贴正在电力市场引发一些奇怪而扭曲的现象:电力公司有时被迫亏本出售常规电力。

德国施行的政策所造成的影响波及了整个欧洲能源市场,也改变了欧洲的能源供应系统,燃气电站、核电站相继关闭了。但风电、太阳能的不稳定使德国电力供应成了问题,只是环保界仍然支持这项计划,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环境经济学家Robert Socolow说,国外的电力能够促进Energiewende计划的成功,因为如果德国遭遇无风或是阴天,将会有来自其他国家的电力满足国内的需求,今年德州停电事件发生后,连本州的常规电力系统都不能及时替补,该州30%左右的绿色能源用户度过了非常难熬的十多天,不知这位教授看法是否有所改变。

绿色能源:十年间电费价格上涨50%

德国电价主要由竞争性市场价格、电网费(主网和配网)、税费、可再生能源附加费等构成。近年德国电费持续攀升,消费者在电费方面的开支也是越来越多。联邦政府声称,在过去十年里,德国电费上涨幅度超过三分之一。但是,专业能源网站提供的涨幅资料远比德国联邦政府的要高:由于可再生能源对系统参与者具有强烈的“再分配”效应,德国从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比例不到10%上升到40%这一过程中,电费10年间同比上涨了50%,主要源于可再生能源(EEG)附加,“赢家”是大工业与高耗能用户,居民和小型工商业使用者需要支付的税费与附加比例更高,可达总体电费的75%。更让人悲观的是电费上涨看不到尽头,据德国一个专业门户网站做的一项调查,德国天然气和电力价格正处于创纪录的水准,并且还在继续上涨。眼下,50家供应商都已涨价或宣布即将涨价,价格平均上涨幅度为11.5%。不少德国媒体都给公众打预防针:明年准备好迎接更最贵的电费。

“共用成本”是推进绿色能源的一种机制,由此导致的费用比用煤和天然气发电要贵得多。(汤森路透)

西方“大重置”计划的绿色能源政策,激进新潮但严重脱离现实,作为一种进步的社会主张无可厚非,但各国政府制定政策时在有前瞻性的同时也得兼顾现实,代价不应该是牺牲当下的公众利益和财富,为未来不确定的前景买单。西方还需要面对美国商务代表戴琪在10月4日讲话中提到的现实:“如今,中国的光伏太阳能电池占全球产量的80%,而太阳能供应链的很大一部分甚至在美国都不存在”。西方国家全力推动的绿色能源就是风电与太阳能,不管各方对中国如何不满,中国将成西方绿色能源的最大供给方。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著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28/1665153.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