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官场 > 正文

两针30万? 中共“美容腐败”猖獗 多位女官落马

今年9月,福建省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章丽婕被“双开”,据最高检网站10月27日消息,检察机关依法对章丽婕提起公诉。通报中,章丽婕被指控涉入“美容腐败”。而早在先前,满州里市长许爱莲接受了一位长期通过她承揽绿化工程及结算工程款的企业老板安排了2次“间充质干细胞注射”,共计30万人民币。根据办案检察官分析,造成这现象的背后原因来自于美容场所的隐蔽性,让涉案人产生侥幸心理。

福建省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章丽婕。

“美容腐败”意指为美容而发生的贪污、受贿案件,比如高档美容等奢靡消费安排。通报中并未详细说明章丽婕是如何美容腐败,但过往有不少相似案例,让位高权重的官员们相继落马。

福建省检察厅指出,先前曾担任满州里市长的许爱莲接受了一位长期通过她承揽绿化工程及结算工程款的企业老板,在向她行贿共计200馀万元人民币的同时,还自掏腰包,为她安排了2次“间充质干细胞注射”,共花费30万元人民币。而“间充质干细胞注射”是一种多能干细胞,具有自我更新和多向分化能力,可以促进新陈代谢、抗衰老。

2018年5月,许爱莲赴上海注射了第一针间充质干细胞。10月,她得知纪委监委正在对其进行调查,连忙联系行贿人退钱,还把自己的名字从自愿输液的单子上涂掉了。但她最终仍未逃过法律制裁。

其实早在10多年前,“美容腐败”的案例已相当猖獗,其中最为人所知的便是北京市卫生局机关工会原主席白宏一案。

2011年3月,北京市检察机关接到上级转来的一封匿名举报信,信中反映北京市卫生局机关工会原主席白宏长期在美容会所高档消费,行为可疑,匿名举报引起了检察机关的高度重视。

检察官初查发现,白宏分管的工会单独设有财务和银行账户,经常有大量的支票、现金的支出,而消费名义多为“会议费”、“培训费”、“办公用品”和“礼品”等,经过深入调查,检察官发现,这些费用来源公司都由一个共同的上级管理公司注册成立——北京某女子会所管理公司。

这是一家只为女性提供专业美容和保健服务的高档会所,在北京市中关村、亮马河、万柳等黄金地段有多家分店连锁经营。白宏第一次走进这家会所是在2006年7月,当时的她并不具备那样高的经济消费能力,只能从自己分管的工会会费里挪用。之后白宏更加大胆,多次动用工会会费,体验遍了美容、美体、健身等上百项特色服务。

此后一年多时间里,北京市查办在美容会所里的系列贪污、受贿案件后共立案13起,其中12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均为女性,另一起是北京城建集团原副总刘某(男)为情人出资,让情人进行高档美容的共同贪污案。

根据办案检察官剖析,这一系列因美容而发生的贪污、受贿案件均发生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而女子美容会所里的高消费又将常人拒之门外,脱离了监管。这种新型的“美容腐败”潮流极具隐蔽性,使得很多女性官员抱有侥幸心理。

前满州里市长许爱莲。

花400万人民币美容的北京市卫生局原工会主席白宏。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newtalk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30/1666087.html

官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