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文章格子:“网络暴力真可怕,幸好我是施暴者”

作者:

就在前几天,互联网上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网络暴力事件。

一位网红在直播时手边放了一瓶农药,随后直播间就出现了数条起哄的评论,他们在屏幕上催促“快喝吧”,嘲讽“瓶子里不会是尿吧”。

在一些网友的怂恿下,主播拿起农药一饮而尽,她把空瓶举到摄像头前回复网友:“刚才我已经喝掉了。”

于是,有人满意了。“哈哈哈真喝了。”

·有网友在主播喝下农药后评论

之后,该主播抢救无效,不幸离世。

事件之后,有人探讨她跟前男友的情感问题,有人坚持认为她喝的农药掺了很多饮料,有人说她是为了走红而宣传自己有抑郁症。

她离世这件事情,并不重要。

1994年,中国全面接入互联网。

2004年,网络暴力就开始在中文互联网上抬头。

这一年发生了被网友考据为最早的网络暴力事件——“川航张敏佳”事件。

中日球赛期间,一位用户发表了媚日言论,比如日本人素质高、爱用日本货、总去国外、不喜汉字……

气不过的网友们搜集了他在讨论版内的各种线索,查明此人是川航员工张敏佳,随后在网络上披露其个人资讯。最终,川航的电话被打爆,张敏佳被公司除名。

·该事件成了当时小学生的作文题,称之为“现代汉奸”

彼时的“网络暴力”还是“讨个说法”,是公共情绪被伤害后的一种宣泄。

大家虽然群情激愤,但没人想要张敏佳死。

所以,当时又把网络暴力叫“人肉搜寻”。

但在2006年,出现了以人肉搜寻为手段的轰动性网络暴力事件——“铜须门”。

一名魔兽世界玩家在猫扑游戏讨论版上,发了一篇控诉妻子因游戏出轨男大学生“铜须”(游戏ID)的文章,并公开了妻子偷情的聊天记录。

众多网友瞬间被激怒了,几万人在网上组成了声势浩大的“捉奸队”,口号是“以键盘为武器砍下奸夫的头,献给那位丈夫做祭品”。

他们迅速扒出并公布了男女主的真实资讯,疯狂骚扰男主的所有社会关系人,呼吁用人单位永不录用该大学生,女主的照片被打上“中国最坏女人”的标签,

钉在互联网耻辱柱上。

·新浪游戏整理的事件时间线,图片取自[日谈公园]

最终,“铜须门”以男主前途尽毁,女主名誉被毁收尾。

·关于“铜须门“事件的报道

随后几年,中文互联网迎来了人肉搜寻的网络暴力高发期。

2012年,陈凯歌据社会现状制作了电影《搜寻》。

都市女白领因癌症确诊心情不好未给老人让座,被挂上“墨镜姐”的标签遭遇全民网暴。

她顶着“妓女”“小三”的骂名直至自杀。

·《搜寻》剧照

一语成谶,仅在一年后,人肉搜寻和网络暴力就闹出了人命。

一名女高中生被服装店店主怀疑偷窃,店主把女孩购物的监控截图发到了网上,称女孩是小偷,让大家人肉搜寻她。

很快,女孩的所有详细资讯被曝光,成了千夫所指的“小偷”。

一天后,女孩不堪重负,跳河自杀身亡。

而直到她死后,也没有证据表明女孩曾有过偷窃行为。

再之后,通过网络暴力逼死一个人似乎不需要事实证据了。

2018年,一位女儿科医生在车内吞下五百片安眠药自杀,留下了8岁的女儿和爱她的老公。

一切的起因,是有人在网上控告他们夫妻因泳池“小磕碰”而出手殴打男童。

被打男孩的父母在网上放出了他们夫妻的家庭资讯,到其单位闹事,煽动网友进行无底线的网络暴力,潮水般的谩骂最终淹没了女医生。

讽刺的是,事后网友们才发现,网上的大多数黑料都是男孩父母编的。

网络暴力逐渐成为网络恐怖主义,不把暴力对象毁灭绝不善罢甘休。

就在眼下网红喝农药事件的前两个月,一位被诈骗后以自杀求取网络帮助的女子被网友质疑“假死”,随后二次自杀身亡。

仅仅十几年,网络暴力从“侦探”变成了“杀手”,从“黑色幽默”变成了“白色恐怖”。

曾经,人们希望用网络暴力让人难受;现在,他们希望一个在直播间认识不超过三分钟的主播立刻去死。

·网民就像《黑镜》里无孔不入的杀人蜂

当网络世界的大门向全民敞开,流量逻辑对所有人伸出手的时候,这个诅咒就已经埋下了。

现在,流量时代的报应来了。

腰乐队在《世界呢分钟》里唱过:“网民当然是国民,无耻并热闹,是这世上最难唱的一曲悲歌。”

然而,网民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无耻并热闹”的。

曾几何时,互联网的岸上还闪燿着人性的光辉。

尤其面对人命关天的大事,多数网友都能保持应有的善良、热心与克制。

2005年,一位女孩在BBS讨论版上说自己想要服药自杀,并留下遗言。

在依靠拨号上网的时代,帖子一出来,就有100多个网友立即跟帖,劝说她放弃自杀念头。

报警后,网友们自发动用一切力量协助警方搜救,有人叫醒熟睡的家人打的寻找,有人在女孩的移动电话停机后跑去给她充话费。

他们没怀疑过这是恶作剧么?怀疑过,但当时他们想的是:“即使骗我们,也比明早一条人命没了好。”

最终,网友们配合警察,从100多万人口的街区成功找到并解救了已经服药的女孩。

女孩在获救后,每天仍能收到一二百条鼓励简讯。

这件事放到现在的互联网上听起来特别玄幻,但原来类似的事情,在天涯讨论版之类的地方并不少见。

2010年,一位因网络赌博输掉1000万的网友在天涯社区直播自杀,天涯网友陆续加入劝说并自发展开拯救行动。

最后,网友通过其IP地址成功通知警方,拖延到他跳下阳台的前一刻,消防官兵破门而入。

得知他“没死成”,网友们凑在一起,一边劝诫,一边安慰。

但是,自打“炒作”一词变成了“流量”之后,网络就开始变得恶臭。

当网速从3G冲到5G,流量就成了新时代的石油。

网络不相信真理,只相信流量,一切的不择手段都可以因“流量”而道貌岸然。

流量明星、流量商品、流量网红,流量可以直接换成名气,名气可以直接换成人民币,在这个简单又暴力的生存逻辑下,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拿来背叛、贩卖和兜售的。

上层流量装病卖惨、造话题、挑逗男女关系;下层流量装疯卖傻,吃奥利给,往裤裆里扔鞭炮。

抑郁症、住院、自杀,变成了很多流量耍的把戏,作为旁观者的网友,耐心和良心逐渐被消耗殆尽,大家的心态从“拔刀相助”变成了“看看猴戏”。

·整活主播FW刀表演喝“农药”,“你一拳能打死我妈,你比泰森还牛逼。”

“自杀”成为一种表演,“围观”别人自杀就成为一种猎奇。大家的眼睛无时无刻不盯着移动电话和数据,像一只只被流量提着脖子的鸡,一旦看见有人出血,就拿着馒头一拥而上。

·流量越高,底线越低

有人说流量无非是博人眼球,只是浪费你的时间和注意力。

但流量的目的是要持续浪费你的注意力,所以流量会把高贵的说成低贱的,把卑劣的装成高大的,把好的说成坏的,把黑的说成白的。

安迪·沃霍尔真的大意了,他说这个时代每个老百姓都能成名15分钟,但现在只要钱到位了,你便秘都能上微博热搜。

流量时代造就了各种极端的爱与极端的恨,催生了没道理的喜欢和没来由的憎恶。

他们能一夜之间把一个素人捧上天堂,也能动不动就让一个陌生人社会性死亡。

·“清华学姐咸猪手”事件,因为一个错觉让学弟社死

病态的诱导循环中,我们被流量磨损了善良,网络上只存在两种原罪,一种是虚伪,一种是愤怒。

·《黑镜》

网络暴力,就是流量时代的石刑。

赞美你的时候,他们用石头筑起楼宇;践踏你的时候,他们丢出石头狠狠砸向你。

只须一句口号和一个目标,他们就会机械地捡起赛博网络的石头,加入一场又一场暴力狂欢。

·《被投石处死的索拉雅·M》

每个参与过互害游戏的网民,无疑都是帮凶。

《让子弹飞》里,没人关心六子吃了一碗粉还是两碗粉,他们只想看刀划破肚子,鲜血喷溅淋漓,内脏冒着热气,真刺激。

《黑镜》里,没人关心被绑架的公主是死是活,他们只想看绑匪让总统直播日猪,真有趣。

现实里,我们不在乎直播网红的瓶子里到底是不是农药,我们只是催促她快喝下去。

“网络暴力真可怕,幸好我们都是施暴者。”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X博士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31/1666337.html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