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习近平整顿政法系 山西吕梁再受瞩目的背后

作者:
在中共提出肃清以周永康为首的政法系统流毒影响后,“肃清流毒”的提法一直未断。吕梁5任政法委一把手全落马,没有一任是没有问题的,同时可以理解,至今吕梁乃至山西官场生态环境仍旧腐败不堪。

山西省吕梁市政法委原书记刘保明10月13日公开落马。随着刘保明落马,在习近平治下,吕梁已有连续5任政法委书记被查。

吕梁这连续5任政法委书记,按落马先后,依序是:李良森(2014.12)、刘云晨(2019.8)、吴志国(2020.4)、李小明(2021.4)、刘保明(2021.10)。

若按任期先后,依序是:吴志国于2004年至2009年任吕梁市政法委书记,后于2013年12月吕梁市委副书记任上退休。2020年4月被查时,距其退休已经过去了7年,距其出任之时可谓倒查17年。

刘保明于2009年至2013年8月任吕梁市政法委书记,2013年底退休。刘保明1953年生,2021年10月被查时,已近70岁,也已退休8年之久。

李良森于2013年9月开始出任吕梁市政法委书记,2014年12月现职落马时,正值当年山西官场大地震。

刘云晨于2015年3月至2016年1月任吕梁市委政法委书记,后于2019年8月在市政协主席任上投案受查。

李小明于2016年9月补缺、至2019年1月卸任吕梁市政法委书记,后任吕梁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2020年7月退休不到一年时间,2021年4月被查。

上述吕梁5任政法委一把手全落马,说明真要追查起来,没有一任是没有问题的,同时可以理解,至今吕梁乃至山西官场生态环境仍旧腐败不堪。

众所周知,习近平第一任期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说:“山西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案件。”在2014年山西官场大地震中,地处山西西部的产煤富区吕梁,不仅是震央,也像一个十字路口,前中办主任令计划与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势力在此产生了交集。

如当年的陆媒报导曾披露,2014年中纪委进驻吕梁就是调查买官卖官,买官者背靠金主多为煤老板,卖家最上游仅2家──令计划的二哥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以及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如杜善学(吕梁市委原书记)向令政策买官,丁雪峰(吕梁市原市长)透过故交周永康的岳父(即周的二婚妻央视主播贾晓晔的父亲)向周滨买官。

从习当局整顿口号来看,吕梁这5任政法委书记落马是“肃清周永康余毒”。2014年,既是山西帮也是政法帮的李良森落马。吴志国、刘保明退休七、八年仍被查,不排除二人还在地方兴风作浪。刘云晨、李小明已披露案情显示双双涉黑,即习近平指示“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期间,刘、李二人一方面主持开展相关行动,另一方面却扮演“黑伞”甚至身为“黑道”。显而易见,从过去到现在,吕梁政法系统一直处于系统性溃烂程度。

若从致命的破坏性来看,吕梁这5任政法委书记,个个都比10亿贪官更具破坏性。吕梁原副市长张中生利用职务便利受贿人民币10.4亿余元,是由10多位煤老板大额行贿,破坏性局限全市煤炭领域。而在这5任政法委书记相继腐败领导之下,可想而知吕梁全市公、检、法会有多么黑暗。

也就是说,吕梁这5任政法委书记在位合计15年的时间,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在他们落马后,如何追究相关的责任?那些冤假错案又该如何处理?如何给予司法救济?尤其是法轮功案件让人特别关注。

例如这起迫害案例──吕梁文水县法轮功学员成卫平一家:2012年山东法轮功学员乔建军来到吕梁因免费给当地民众发放享誉国际的《神韵》晚会光盘,被判入狱4年。2016年乔建军冤狱期满,成卫平、樊梅香夫妇协助其出狱返乡,却因此于2017年双双被判一年半。2018年,成卫平、樊梅香的儿子成浩也被非法判三年半,而他的犯罪行为、犯罪依据,是为了替父母申冤奔走于地方各个执法单位,以及依法向中共国务院、山西公安厅等部门写信申诉。

上述来自《明慧网》的这起案例,是贯穿刘保明等4名吕梁政法委书记任期的案例之一,也是吕梁迫害案例的一个典型,以及冰山一角。

此外,2019年9月,时任吕梁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贺云荣被查。贺云荣于2012年任吕梁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长达7年间,与刘保明等4任一把手皆有密切交集,贺云荣同时担任市综治办主任,综治办与市政法委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在近20年间,主要职能就是迫害法轮功。

这次吕梁政法一把手倒查17年,在《明慧网》上相关迫害综述报导显示,吴志国、刘保明等连续5任期间,吕梁公、检、法听命指挥迫害,驱动大量人力物力时间,众警力一次出动仅为抓捕几名修炼后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然后非法长期拘禁后,非法庭审冤判,狱中酷刑暴力强迫放弃信仰,包括发生多起致死案例。吕梁10亿贪官被处死,竟成功的通过法律程式逃生续命;而被迫害致死的山西地区法轮功学员,最短时间在入狱6天后。

中国著名律师、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接受大纪元采访曾表示,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公民的基本权利,没有得到基本保障,且套在他们身上的刑法300条的罪名“破坏法律实施”,根本就是捏造的罪名。原北京维权律师陈建刚接受大纪元采访则言简意赅:“中国的法轮功案件,没有一件不是冤案。”

回看2014年7月,曾经如日中天的“政法沙皇”周永康遭立案审查,外界视为正式揭开习近平政法改革整顿之序幕;周永康在从政道路上得到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的支持,周永康又是江泽民利用来迫害法轮功的核心人物。

而在周永康案发之前,是习近平在2014年1月召开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这说明,习近平认知冤假错案的危害之大、危害面之广,也绝不下于腐败案,防止冤假错案和反腐败同等重要,甚至更重要,因为贪污贿款易追回,冤假错案难弥补。

习近平整顿政法系统旷日废时,政法官员落马已不足为奇,但这次吕梁连续5任政法委一把手全拿下,仍然令人关注到,这是山西省也是全国政法系统腐败的一个缩影;至今这场不停歇的整顿,习近平固然有欲借此“清理门户”,目地为了巩固其核心地位以防政变;不过政法系统作为核心迫害机器还在运转制造民怨民愤,即便中央政法委高层自诩“轰轰烈烈的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成绩,“周永康余毒”实无真正肃清一天,隐患犹存。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3/1667343.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