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改进版川普”找到了胜利之路?

在今年的弗州选举中,扬金,一个川普式的政治素人,带领庞大的保守主义联盟,赢得了州长、副州长以及总检察长三个职位,成功将蓝州翻红。这是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取得的开门红,而且打的是一场硬仗。此战之胜,不仅对共和党的后续博弈具有积极的示范效应,也预示着美国人民的逐步觉醒,同时也显示着美国政治的纠错机制正在发挥作用。

前天(11月2日)晚上,共和党“意外地”赢下了民主党的“基本盘”弗吉尼亚州。

之所以“意外”,是因为自2009年以来,弗州就一直被民主党掌控,拜登甚至去年在这里赢下了10个百分点,因此这里是民主党重要的“根据地”。

但在今年的弗州选举中,扬金,一个川普式的政治素人,带领庞大的保守主义联盟,赢得了州长、副州长以及总检察长三个职位,成功将蓝州翻红。

这是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取得的开门红,而且打的是一场硬仗。此战之胜,不仅对共和党的后续博弈具有积极的示范效应,也预示着美国人民的逐步觉醒,同时也显示着美国政治的纠错机制正在发挥作用。

与川普一样,扬金也是由商从政。不过,川普更像一个“土豪”,而杨金则有着浓厚的精英气质。

1995年,杨金加入了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私募股权公司凯雷集团。4年后,他被任命为凯雷集团合伙人兼总经理。2011年被聘为首席财务官。2014年又成为凯雷集团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去年他辞去了职务,开始从政,今年开始竞选弗吉尼亚州长。

是的,杨金的履历就是这样简简单单、按部就班,二十五年如一日。

因此,尽管都是商人出身,但商人跟商人可大不一样。川普更像是一个野战军司令,而扬金则像一个后勤司令,思路和行事风格都大为不同。

杨金没有攻城拔寨、跌宕起伏的复杂阅历,却有脚踏实地、锱铢必较的稳健和精细。而且,他今年才55岁,可谓是年富力强,未来可期,不折不扣的成为共和党的后起之秀。

与川普相比,杨金似乎更像是民主党选民眼中的真正精英。而且,他舍弃了川普那种带有“民粹”色彩的东西,同时也拒绝接受某些川粉的“反智”倾向。

他的主攻方向也非常准确。一个是拜登政府在经济上造成的严重后果,一个左派分子最离谱最不得人心的“批判种族理论”。

杨金首先反对通胀,支持减税。他认为民主党主张的庞大支出加剧了通胀,导致了物价飞涨和供应链短缺,因此他提出努力降低物价,保障人民福祉。同时,他承诺将进一步实行减税,取消杂货税,暂停增加汽油税,并加大退税。此外,他还反对任何额外的增加财产税的计划。

显然,这些切中时弊的主张,让那些饱受通胀摧残的选民喜大普奔。

此外,扬金还向“极左”宣战,严厉抨击“批判种族理论”。

“批判种族理论”是美国左派这些年掀起的一场批判白人的社会运动,白人被认为“天生是有罪的”,无论白人有没有意识,都“天然地”从种族主义中获益。左派甚至认为应该将“批判种族理论”纳入到中小学教学,让白人孩童从小就认识到美国罪恶的种族主义历史,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生来就是“特权阶层”,“生来就是有罪的”。

“批判种族理论”显然极其荒谬。美国历史上确实存在过奴隶制和种族隔离,但今天的美国从法律上早已不再歧视少数族裔,美国儿童没有理由要在仇恨教育中长大。事实上,在19世纪的美国南方,拥有奴隶的白人也是极少数,大多数白人的地位不比黑人高,也从未参与过对黑人的压迫。而此后更多的白人移民都是在废除奴隶制后,甚至废除种族隔离后才来到美国,他们从未参与过对黑人的压迫,为什么要为自己和祖先从未犯过的罪行买单?

事实上,现在的左派也让华人“让”着黑人,比如加州的亚裔细分法案、纽约州取消标准化考试,这些政策都在严重损害华人的利益。而美国华人也是少数族裔,历史上也从未压迫过黑人,甚至在19世纪末也是被歧视的对象,华人凭什么要“让”着黑人?事实上,民主党现在的理论和政策只代表黑人,而不代表拉丁裔和华裔的利益。

事实上,美国左派掀起的这股浊浪,正在撕裂美国,因此遭受到越来越多的白人家长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对白人儿童进行如此仇恨的教育会严重打击他们的自尊心,让他们从小就蒙上阴影。

来自民间的杨金,自然听到和代表了广大白人选民的呼声,提出教育的权利应该还给家长,家长有对教育的选择权,强烈反对倍受广大家长诟病的公立学校特别保护“跨性别”学生。

扬金戳穿了美国左派的谎言,赢得了大多数白人的支持。因此,他不仅拿下了大部分农村地区,还拿下了民主党原本占优的郊区。

作为川普的“改进版”,杨金不仅改变了风格,也注意到随时调整策略。

在共和党初选时,为了赢得共和党基本盘选民的支持,击败其他更为极端的候选人,他一直支持川普,并且拒绝承认拜登赢得了选举。但初选过后,扬金立即将目标转为争取更多的中间选民,于是转而承认拜登赢得了选举。同时,他也婉拒川普为其站台的提议,和川普的积极支持者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显然,杨金懂得“在哪山唱哪歌”,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他其实已经接受了川普的绝大部分政策,也满足了川粉的主要诉求,但他同时也打造了自己的“风格”,让自己的主张显得不那么“民粹”和“反智”。

事实上,很多的温和共和党人和反川者本来都未必反对川普的政策,只是对川普这个人的行事方式有些不习惯。

而扬金,在政策方面很川普,但在形象上不川普,因此这就非常讨巧了。这也许正是川普本来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杨金明智的提前做到了。

但说句公道话,2016年的大选,其实需要川普那样大刀阔斧的人,否则难以拨乱反正,而现在左派之毒已被更多的美国人所认识,那么就需要像杨金这样更带有理性和精英色彩的人物出现。

因为,用精英理性的方式去批判左派思潮,似乎比用“民粹”和“反智”的方式更有说服力。

在弗州,民主党老将麦考利夫疯狂攻击扬金是“川普的翻版”,但对不起,扬金不是“翻版”,而是加强版,很多事情比川普做的都到位。因此这让民主党气得更瞪眼,只能乖乖败下阵来。

事实上,扬金的理路和策略,值得其他各州共和党人效仿。一方面继承川普的“遗志”和政策,另一方面不妨抹除“民粹”气息,显得更“修正”和温和一些。这样一来,既能团结川普的粉丝,又能争取更多的中间选民。

事实上,美国民众不是没有没有觉悟,不是不知道现在的左派和拜登在胡来,只是他们需要看到一个貌似更理性的人,而扬金的形象正好符合他们的预期。

如果各州的共和党都像杨金那样,何愁不能轻松击败民主党?杨金的胜利似乎证实了卢比奥的理论,即一个温和的,团结所有人的保守联盟完全可以击败民主党。

自2012年以来,共和党内部一直存在两种声音,即茶党和卢比奥路径。2016年川普以茶党策略获得了胜利,但扬金的胜利似乎指出了卢比奥路径的优越。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周舆十世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5/1668078.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