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又一名曾陷害川普的人被捕,调查还在继续

当地时间11月4日,又一名曾陷害川普的人被逮捕。不过,要厘清这个事情,我们还先需要一些背景介绍。

2019年3月,穆勒报告出台,此报告的目的是为了调查2016年大选前川普是否与俄罗斯有秘密联系,即所谓的“通俄门”,穆勒还调查了川普是否涉嫌妨碍司法。然而,穆勒什么也没有查到,这让民主党大失所望。

而提到“通俄门”,则必须提到一份叫做“斯蒂尔文件”的报告,即Steele Dossier。这份文件由英国前情报官员Steele为Fusion GPS公司所撰写。

2016年4月,希拉里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一名律师通过Perkins Coie公司聘请了Fusion GPS公司调查川普。同年六月,Fusion GPS公司把这样一份工作分包给了Steele。

当然,事情败露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否认知道他们的律师与Fusion GPS公司有合作,而Steele也否认他知道他拿下的分包合同与希拉里有关。

川普于2016年11月当选总统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与希拉里团队便停止了对Fusion GPS和Steele的资助。但是Fusion GPS公司的共同创始人Glenn R. Simpson却继续直接资助Steele,以使他完成对川普的调查。

Steele在撰写报告的同时,还把他的结论通报给了美国和英国的情报界。结论当然是子虚乌有的编造。而在Steele撰写所谓调查的时候,一位名叫Danchenko的俄国人为Steele提供了大量消息。

这些消息随后被美国情报界以及FBI获知,据此,FBI的Clinesmith在2017年,向外国情报监视法庭申请了一份窃听许可,以窃听曾是川普团队成员的Carter Page,Carter Page当时还有一个身份,因为他与俄罗斯联系密切,所以他曾是CIA的线人。

为了顺利拿到法庭的窃听许可,Clinesmith向法庭提供了错误的资讯,他篡改邮件,隐瞒Carter Page曾是CIA的线人。因此,最终拿到了窃听许可。但是FBI对Carter Page的“通俄”调查,最终也是一无所获,他们没有找到任何Carter Page的违法行为。

而在Steele向FBI提供假文件以前,在大选以前,FBI也有另一起针对川普团队的调查。

2016年7月,川普竞选团队的另一位成员Papadopoulos寻求向俄罗斯获取希拉里黑料邮件一事,被澳大利亚捅给了美国方面。于是当月31日,FBI展开了对川普团队的反间谍调查,这场调查被称为Crossfire investigation

Crossfire investigation一直持续到2017年5月,那时川普已经是总统了。这场调查也没有找到川普与俄罗斯有关的证据,不过后来,以Papadopoulos做伪证为由,起诉了他。Papadopoulos服刑10天后被监外执行,去年底被川普特赦。

由于FBI对川普团队的通俄调查站不住脚,于是川普一直要求时任FBI局长科米立即停止调查,科米不听。2017年5月,川普免除了科米的职务,于是,FBI的调查随即终止。

但是免除科米职务、促使FBI停止调查一事,却引来了更大的麻烦,政界一片哗然。于是,司法部长塞申斯任命了特别检察官穆勒,让他来继续进行调查。

穆勒调查的结果,开篇就讲了,也没有得出川普通俄的结论。

于是,在穆勒调查出炉后一个月,即2019年4月,司法部长巴尔要求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调查FBI在此前针对川普竞选团队的行为。

2019年10月24日,调查的性质转为了刑事调查,而这一转变的原因,正是上面提到的FBI的Clinesmith篡改邮件,向法庭隐瞒川普团队成员Carter Page曾是CIA线人的事情。

自此,达勒姆可以召集大陪审团,以提起对某人的刑事诉讼。2020年8月14日,Clinesmith认罪。这是达勒姆调查团队的第一个重大成果。

而被Clinesmith针对的Carter Page,也起诉了司法部以及FBI前局长科米,要求赔偿其7500万美元。

还记得上面提到的希拉里竞选团队在2016年4月通过Perkins Coie公司的律师,去聘请Fusion GPS公司调查川普一事吗?

那位律师即是Michael Sussmann,他在今年9月16日被达勒姆特别检察官起诉,罪名是向FBI官员James Baker撒谎,隐瞒其当时是希拉里代理人的身份。

这是达勒姆调查团队的第二个重大成果。

然后就是这一次了,那个帮助Steele编造Steele文件、以迫害川普的俄国人Danchenko,也在当地时间11月4日被逮捕。

怎么逮捕这个俄国人的?呃,因为这个俄国人就住在美国,还是弗吉尼亚州。罪名是向FBI做了五次虚假陈述。

达勒姆在2019年4月被司法部长授权调查整起事件的时候,还不是特别检察官。不过,在去年,为了使达勒姆能在总统换届后继续他的调查,司法部长巴尔正式任命其为特别检察官。

做了特别检察官后,就没人敢动他了,就像川普当时也不敢动一下穆勒一样。

达勒姆的调查还在继续,大家可以一直关注下去。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寰宇大观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6/1668583.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