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敏感时刻 中共政局波诡云谲

作者:

图:去年阅兵仪式的照片。(视频截图)

11月5日是北京市区和乡镇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投票日。新华社人民日报、求是网等大党媒均以头条报道习近平参加北京市区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投票,习并发表讲话,强调不断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加强选举全过程监督。

诡异的是,各大党媒还以显着标题刊登了“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王岐山江泽民胡锦涛,在各自选区参加投票或委托他人投票”。

据通稿报道,习近平、江泽民、胡锦涛三人均在中南海选区怀仁堂投票站投了票,江胡二人并未到场现身,分别委托工作人员投的票。

六中全会在即,高度敏感时刻,中共高层内斗急趋白热化之际,“习江胡”出现在党媒头条,颇不寻常。这样一个北京市人大换届选举虽然事关明年的20大,但大可不必如此高调,在习江斗你死我活情势下,这种做法显示了时局的波诡云谲。

今年七一中共百年冥诞,那样一个高光时刻,胡锦涛到场,江泽民却缺席。6月29日,习近平在北京颁发建党百年七一勋章,29人入选名单上没有江泽民胡锦涛的名字,获颁七一勋章的条件是“为党作出杰出贡献、创造宝贵精神财富的党员”,香港明报3月期间的一篇评论曾指出“习近平将向江胡授勋”。江胡最终落选,与高层内斗不无关系。

11月5日,“习江胡”名字同刊头条,似乎与当日香港明报释放出的关于六中全会将确立“三段论”的历史决议这一消息,有着某种印证不虚的内在关联。明报引述北京知情人称,“新的决议将首次确立毛、邓江胡及习的中共百年‘三段论’划分,进一步突出习近平的功绩,为20大习近平继续掌舵中国扫清障碍”。

知情人爆料的消息还透露,新的决议在征求意见过程中,给予江、胡很高的肯定,但将二人列入邓小平政治遗产的余绪,而习近平则成为开创新时代的第三位党魁。

尽管习的连任谋略和定于一尊帝王术得罪了党内几乎所有派系和元老,但习江斗仍是高层内斗的主线,党内数年来一直高呼肃清周永康薄熙来余毒,近期政法界的倒查和大清洗,矛头都是指向江曾。

11月5日注定不太寻常,同在这个日子里,中共最高检察院通报称,公安部党委前委员、副部长孙力军涉嫌受贿案调查终结,被批捕。

孙力军去年4月19日被抓,今年9月30日被双开,之后不久傅政华落马。

官方对孙力军双开通报言词异常严厉,“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权力观、政绩观极度扭曲,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在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公安部长赵克志在内部会议上更是称其“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党和国家政治安全”等。

外界盛传孙力军、邓恢林、龚道安等可能参与了江派暗杀习近平的计划。另外,《联合早报》传广西政法委书记曾欣,于11月4日已经投案。现年55岁的曾欣在公安系统与邓恢林、龚道安都有交集。去年3月,习近平到访疫区武汉,时任省公安厅长的曾欣在孙力军的直接指挥下工作,可能参与了暗杀习近平的政变活动。

目前看来,孙力军团伙深度参与了反习活动,才被抓捕,但孙力军仅以受贿罪名被捕,似乎有点高举轻放,个中原因和内斗情势的胶着可能有很大关联。习想一举捣毁反习势力,可能遭遇阻力,力有不逮。

江派人物张高丽性侵一案正喧嚣尘上,坊间纷纷推测是否此案为习江斗的又一出大戏。台湾作家颜择雅用文学的眼光解读彭帅博文,发现其中的惊天秘密。颜择雅剖析彭文“缺的,是房思琪那种绝望兼对男方的鄙视;画足添蛇的,是古代弃妇诗的那种委屈与对旧情的眷恋”,颜择雅以女性的直觉和作家的敏感认为文章非出自一人之手,“就算初稿是彭帅,也经过他人增增删删”,而且这个人可能是男人,“对女人的想像主要来自古代弃妇诗宫怨诗的那种男人”。颜择雅研判张高丽夫妇都可能将成为当政者打击江派的箭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中纪委最新消息又聚焦前上海工行行长顾国明贪腐细节,因这位金融大佬和韩正有着15年的交集,外界解读,继张高丽之后,韩正也岌岌可危。

习近平全线出击,弹压打击江派势力,是否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断然不会,料想对方必拼死反驳。目前虽没有具体案例曝光,但外界可以从中共政治最前线的蛛丝马迹上得到些许答案。

中共军方媒体近日发表题为《透过“中国之治”看领军之制》文章,批判“野心家、阴谋家”,此文被《求是》转载,文章强调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11月2日,新华社发表题为“红色血脉——党史军史上的今天”的简短报道,报道借2017年11月2日中央军委印发《关于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的意见》,强调“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是最大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是维护党中央权威、维护核心最实际的体现,是长城永固的定海神针。”

敲锣听音,透过军媒和党媒传递的消息,可以看出习近平的权位不但并不稳固,甚或暗藏险情。

在这种情势下,习近平为了保党保权,为了获得第三份历史决议的顺利通过,同时也是为了保党“伟光正”的颜面,从而向各方势力包括反习阵营和江派做出一定程度的妥协与利益交换,这种概率同样可能存在。

只是,无论何种的妥协与交易,表面的光鲜注定虚幻,虚假的团结透着伪善,更是不堪一击。中共这坨垃圾,是终极的有毒有害,谁还想回收它,谁就将随它而去,谁就将被历史永久抛弃。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7/1668904.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