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川派的觉醒和驴党的觉醒,1776VS1619

很明显,驴党除了战斗力,在话术上也比谦谦君子的共和党更胜一筹,其自由派的称谓就是明证,不过其推行的高税收,大政府包办一切,绿色新政等颠覆传统经济,加强社会控制的政策,和西方人理解的自由绝对不沾边,今天的驴党的各种政策让18世纪的杰佛逊来看,与奴役无异。

川普所代表的保守派,因为一个保守之名,似乎都挂上了维护旧道统,白人至上主义,歧视黑人等恶名,因而,川普理所当然也就成了恶魔的化身。不过保守派恰恰是小心翼翼维护着自由的传统含义,也正是因为保守派的存在,没有让自由变成放荡放纵的另一个代名词。

其实不仅仅是关于自由,觉醒一词在驴党和保守派而言,体现的意思也截然不同。什么是驴党的觉醒?那就是放纵代表自由,LGBT大行其道,变性人妖授衔四星上将,给儿童灌输变性知识,男女同厕,如果某流氓男以我是心里女性为名进女性更衣室厕所,女性举报呵斥的话,那就要担上性别歧视的罪名,轻则吃罪罚款,重则社死。还有,就是批判性种族主义。

不过,在川普及保守派那里,也有觉醒。这个觉醒,毋宁说是重新唤回传统美国的努力。曾经,人们以为谁的竞选经费丰厚,谁得到主流精英媒体的支持,谁有自平博人设,谁是政坛老油条,谁就能当选,这是天经地义不变的神话。不过这个神话在2016年被川普打破,只可惜,这个神话的被打破只是昙花一现,迅速以2020大选驴党窃选而告败。

不过,在11月2日弗吉尼亚和新泽西的州选举上,川普力挺的候选人再次卷土而来。在弗吉尼亚,因为女儿被变性男同学性侵,讨公道的父亲反而被拘捕指控恐怖分子一案,深刻影响了这次州选举,也因此,教育无疑成了这次选举中极具争议性的话题。共和党候选人杨金支持家长对于孩子学习课程的控制权,并反对在学校中的批判种族理论的教育,在教育中更体现出家长的选择性;而驴党候选人麦考利夫则认为家长们反对批判种族理论是被“误导了”,这意思显然是说,如何教育孩子,州政府要比家长们更懂行。 选举结果没有骗人,这个长期的蓝州的家长们把票投给了共和党。

在新泽西州的选举,选前主流媒体的民调再次声称驴党胜算大,结果势均力敌,除此之外,一位毫无从政经验的卡车司机击败了担任州参议院议长已经长达11年的民主党人斯维尼,这个司机是共和党候选人杜尔,他在初选上花费的资金也少得可怜,只有153美元,其中66美元花费在甜甜圈和饮料上,而正式竞选后,他筹集到的捐款也只有数千美元。

胜选后,杜尔对媒体说:“我本是跟人们开玩笑,我对他们说,我将震惊这个世界,我要击败那个人。我当时那么说,只是在开玩笑。像我这样的人真的有机会与他相抗衡吗?说实话,他可是新泽西第二有权力的人。”这属于共和党人的觉醒。

今天美帝的左右之争,更简单的说法可以称为1776和1619之争。去年2020大选前一天,川普签署行政令,将建立总统1776年咨询委员会,设定总统1776奖,以表彰学生对美国建国价值的理解。除建立新委员会外,川普还命令联邦在向全美教育机构提供资源时优先考虑传统爱国教育问题,并采取措施,要求接受联邦资助的美国教育机构遵守并庆祝宪法日。

当时白宫的该声明称:“美利坚合众国的建立基于以下信念: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是不可剥夺的权利-这些原则构成了美国身份认知的核心”。“不幸的是,美国某些版本的历史对美国的确立提出了错误的,单方面的解释,目的是将美国描绘成一个系统的种族主义国家。”“保存我们的历史:川普总统将始终捍卫我们非凡的民族建国的遗产及其非凡的国家创始人,并保护美国的理想和传统”。

声明称:“恢复爱美国的教育依赖于国家、地方教育领袖和父母,他们必须有权选择适合美国价值观并满足孩子需求的教育”。

川普表示,“左派以欺骗、造假与谎言扭曲玷污了美国的建国故事”,“批判种族理论、1619年计划以及对美国历史的讨伐是一种有害的宣传,一种意识形态上的毒素,如果不消除,将会消除我们联系在一起的公民纽带。”显然,川普要以联邦拨款的方式来制止教育系统长期以来对对美国历史的丑化,矫正教育系统长期向左的趋势。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政府要干预教育,是政治不正确,也不是提倡小政府的保守主义理念,不过,这个法案对抗的是《纽约时报》编制的教育计划“1619项目”。而随着川普的离开,拜败灯迅速废止了川普的1776项目。

“1619项目”以1619年有20多个黑奴首次抵达美洲大陆为美国历史的开始,引申出对美国历史就是一部种族主义歧视历史。该项目把第一批黑奴抵达美国大陆的年份描述为美利坚民族的诞生,而不是1620年五月花号的登陆。这就是所谓的批判性种族理论。

当然,从历史来说,驴党更应该奉印第安人抵达美洲为美国开国时间,不过那个时间点未必可考。不过任何一个群体只有建立了一套文明规则,向人类证明你的文明水准时,才会被称之为文明的起点。

五月花号被人类铭记也正因为此,按照进化论的观点,非洲大陆是人类的起源地,但至今没有看到这片大陆给人类究竟做出了什么贡献,不过在政治正确的标尺之下,这种说法绝对是大逆不道。

保守主义人士谴责说,批判种族理论通过夸大美国所谓种族歧视现象,以让美国的白人民众产生负罪感,从而建立种族主义政治正确观念,占据舆论高点乃至达到政治目的,该理论正在摧毁西方的传统文化以及价值观。而固守美国立国基础价值观的那批人,成了唯一可以尽情嘲笑奚落批驳的少数民族。

一言以蔽之,白左的这套理论并不新鲜,按照普帝的说法,在上个世纪初的俄罗斯就发生过,最终给俄罗斯和世界带来了什么,历史已经证明。

里根总统之后,美国教育系统将包括女权、少数种族等历史上受压迫群体的作品纳入其中,这些政治正确内容清洗驱逐了缔造美国的文化价值观。多年之后,教育系统成了输送白左的大本营,这是政治正确大行其道的根源。这种系统输出激进放纵派当然不稀奇,而AOC正是这个群体最耀眼的显赫人物。率领全体国会民主党人给黑人跪的佩洛西左不左,动辄到处跪的败灯是不是也左?他们左个毛线,他们的左就是为了权力而已,如果能获得更大的利益和权力,让他们右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在更富于理想和年轻的AOC面前,佩妖婆和败灯都是变色龙老朽,她认为美国根本就没有左派政党,已经左到不可理喻的民主党不过是骑墙的温和中间派。

图:2019年10月,民主党进步派议员桑德斯(右)与AOC在民主党总统初选竞选集会上向支持者挥手法新社

作为桑德斯的徒弟,AOC出身贫穷而励志,虽然来自底层,但没有沾染到底层群体一丝一毫的黑帮毒品文化,还从著名的波士顿大学毕业。大学毕业后在一个酒吧工作,然后当上了国会议员,这特么简直就是美国梦的现实版。不过,在AOC当上国会议员不久,她就开始穿上了高档的服装,这些服装的价值,绝非区区国会议员的薪水可以支付得起。当然,由此她也尝到了权力的美妙滋味。

也正因此,她认为美国不公平,要向富人大力征税,要和盖茨分家产!如果盖茨不答应,总有一万种理由让他答应。AOC的理念错了吗?至少在美帝,光有这种理念,是没错的。不过,在社交媒体有一亿人支持AOC做2024美国总统,比川普曾经的推特粉丝还要多的多! 

AOC在2020大选后声言要整理一份支持川普阵营者的“黑名单”,启动“川普问责制项目”,统计在川普政府任职的人、川普支持者和帮助川普的人名单,不准许他们任职政府职务、加入公司董事会、担任教职甚至进入上流社会。事实上,这种事在败灯就任的这几个月里已经发生。还是那句话,AOC的这些理想,普帝已经说过,在上个世纪的俄罗斯就发生过。

你现在明白为什么川普还那么努力的致力于再次让美国再次伟大吗?因为他不努力的话,往大处说,是辜负支持者的民意,往小处说,是他的子女儿孙伊万卡小川普要面对无数疯狂的AOC。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曙光915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7/1669034.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