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德媒:中国瞄准台湾年轻人进行反美日认知战

中国对台湾的认知作战近年受 中华民国政府重视,其官方发布的“国防报告书”中,更详列中国认知战的目的及手段。德国之声专访资讯战专家沈伯洋,以了解在网路时代,认知战是如何发展?

台湾国防部公布“国防报告书”称,中共通过外宣、粉红、农场和协力共4个模式对台湾实施认知作战,以压缩台湾得国际活动空间及迫使接受政治要求,同时削弱士气且造成心理纷扰等。专研资讯战的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告诉德国之声,中国对台湾的认知战目前以靠网红及直播主传播反美日的论述为最多,但要防范并不容易。

德国之声:现在中国对台湾的认知战有哪些手段?

沈伯洋:中国对台湾的认知战主要分成“金流”、“人流”和“资讯流”模式。“资讯流”是指官方或小粉红自己自造和散播资讯,是俗称的“网军”或“共青团”等;至于“人流”则是指借由接触本来就亲中的台湾人,把他们视为子弹,能自动自发散播假消息,这比较是统战的做法;“金流”则是花钱请台湾人、网络直播主或公关公司去散播亲中论述,特别是针对年轻人,这是中国最擅长,也是台湾面临最严重的问题。

德国之声:认知作战被视为现代战争理论的一环,对台湾影响多大?

沈伯洋:认知战的目的是要改变想法,激起对立,造成混乱,台湾一直都在面对中国认知战的威胁,随着网路越来越发达而越来越严重,2014年因为太阳花学运的关系,中国对台湾有更多黑客的攻击,2018、2019是认知战的高峰,但最近因为疫情,两岸人们的交流减少而有缓和。

德国之声:中国对台湾的认知战的强度与两岸情势有关吗?

沈伯洋:这和台湾控管“金流”的力度,以及两岸人们能否能流通有关系。疫情的关系导致很多中国人不能来台湾,所以会挡掉很多原本要来台湾的中国人。目前看到认知战的多寡、强度和事件比较有关,比较和两岸情势没有关系,像是选举就会很多,疫情也是,像是五站台湾爆发疫情也很多,因此可以想像接下来的公投(公民投票)也会有很多,因为对中国而言,认知战的目的就是要让台湾社会陷入混乱,要社会陷入混乱就必须要有重大议题,所以愈重大的议题,(认知战)攻击就会越大越多,这并不会随着两岸情势缓解,它有事件就会见缝插针。

德国之声:台湾国防部指出,中共通过在台湾的“在地协力者”运用媒体散播不实讯息,“在地协力者”是如何运作呢?

沈伯洋:“在地协力者”通常是指以“人流”的模式为主,通常定义为跟中国有接触的人或机构,可能签了协定或不当的利益往来,接受中国的指示做违反民主的行为,像是干预选举、侵害言论自由。由于台湾有很多黑道到中国发展,所以黑道在“人流”模式中,扮演重要角色。

德国之声:另外,中国前阵子流传“统一后到台湾买房”的相关文章,这也是认知战吗?

这算是“资讯流”的一种,中国有关“资讯流”的单位除了负责大外宣外,还要对内做维稳。他们很常做的方法是会把对内维稳的资讯再往外推,目的不是要向台湾散播假消息,目的是要中国人知道台湾很紧张很害怕,移转(中国)国内的注意力和压力,然后再把同样的素材网外传播。所以我们在判断(是否是认知战),我们会看该信息在中国是否是主打的议题,如果是的话我们就称之为“内部压力外泄”,如果内部没有讨论,那很明显就是对外(台湾)的统战。

德国之声:除了“资讯流”,你刚刚提到“金流”模式最严重,为什么?

沈伯洋:中国政府直接操作“资讯流”,别人可以发现这是中国人写的,“资讯流”除非能隐藏身份,否则容易被发现。内容农场或许能隐藏身份,但台湾人对这些资讯的相信程度已经逐渐往下降,至于“金流”则不一样,因为中国只要花钱,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攻击者,但你从外观完全看不出来他有接共产党的案子,这样对台湾来讲比较没有防卫心,这对中国而言,花钱请别人做就好了,不用费尽心思要做哪一类的假新闻,或哪一类的虚假信息。

德国之声:有没有一些实质例子?

沈伯洋:这种(金流)投资操作的特色是可能完全不用接触这些人。2020年选举前,台湾Youtube网红前十名拿赞助(台湾称抖内)的,大概有六个都是在散播对中国有利的消息,这些人你可能没有听过,订阅者也不多,但他们就可以透过直播赚取大量的金钱。这些人跟中国可能完全没有关系,他的特色就是,讲亲中的人的好话,流量就变大,赞助变多,就可以赚到很多钱而趋之若鹜,那就把市场建立起来,使得针对特定议题,讲中国好话的人会比批评中国的人来得更多。因为追查都追查不到,他只是收到很多来自中国的赞助,你也不能说他们是中国代理人。

德国之声:还有其他方式吗?

沈伯洋:除了赞助直播主或网红,随着公关公司者种产业越来越发达,因此中国还可以通过外包的方式,把钱给公关公司,甚至是东南亚的一间公司来做(认知)攻击。

德国之声:您说“金流”认知战的主要目标是年轻人,那效果如何?

沈伯洋:“资讯流”模式的内容农场才是针对老年人,“金流”就是针对年轻人且有其效果,但不是亲中论述,因为亲中论述对台湾年轻人没有太多市场,主要是(宣扬)“反美”和“反日”的论述,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中国在背后操作,所以很多(台湾年轻)人会觉得“我们干嘛和美国站在一起,美国其实常常霸凌中国,跟中国在一起有那么不好吗?”,这样的论述在台湾年轻人是很有市场的。

德国之声:针对“金流”模式的认知战,台湾方面有什么反制呢?

沈伯洋:这可能只能靠社交平台,透明度是民主社会能做的,若针对言论本身就是言论审查,就跟对方(中国)做一样事情了。我认为,它(社交平台)必须要可以揭露网红赞助者的来源,这样研究者,我们就可以告诉大家,这个网红80%的收益来自于中国,所以他的言论有可能被妥协,但这是他的言论自由,他要怎么讲没关系,但我们要去揭露他背后的赞助,但我想Youtube应该不会做。况且,很多直播平台根本就是中国的平台,那他们怎么会去揭露(赞助来源)?但偏偏(台湾)年轻人都爱。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0/1670151.html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