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拜登之败,比我一年前想的还快

作者:

果然,作为民主党定向打造的“反川宝具”,离了怼川普,这位总统啥也干不好。

各位好,昨天我刚刚回忆了去年本号去年美国大选中的文章。有朋友留言说:“小西,去年美国大选时关注了你,时隔一年了,想听你再聊聊美国。你当时做的那些判断,都应验了吗?”

嗯,我想了想,这个问题确实是挺值得回答的一个问题。不谦虚的说,我觉得基本都应验了。唯一的漏判之处在于,现任的美国总统拜登,似乎比我预想中败的还快。

美国过去本也是个农业国,所以大多数的大选都被安排在了农闲时的11月,让农庄主们进城买卖时顺手投个票。

所以去年11月总统大选搞得鸡飞狗跳。今年不是大选年,但同样有两个州在11月举行选举,分别是新泽西和弗吉尼亚。

按说这两个州都是深蓝州,去年大选中,拜登在新泽西赢了川普16%,在弗吉尼亚赢了10%,都算是大胜,如今时间仅仅过去了一年。此次选举,按说本来也不会有啥悬念。

可是,这两场刚刚结束的选举,却大出拜登和他的幕僚们的意料——在新泽西州,共和党人候选人是拼到了最后一刻,才惜败给了民主党的现任州长。

而在弗吉尼亚,共和党人则直接“翻红”成功,其候选人、政坛新人格伦·扬金居然打败了他的民主党对手、政坛老将、拜登的密友麦考利夫,赢得州长选举。他也是自2009年以来第一位赢得该州州长选举的共和党人。

弗吉尼亚这次红的那叫一个透彻。

那么,民主党这次是“大意失弗州”吗?当然不是。

如果你看一下地图,就会发现弗吉尼亚在美国的地理位置特别特殊,隔着一条波托马克河,对面就是美国首都华盛顿。在州长竞选期间,拜登不顾自己的老迈之身,两次跨河前来为老友麦考利夫背书。像选民们一再强调“请像支持我一样支持他。”“不能让川普回来。”等等。其他的民主党大佬,如希拉里奥巴马还有现任副总统哈里斯等人跑的更勤。

其中又尤以副总统哈里斯最信心满满,这位美利坚史上首位女副总统10月时去弗吉尼亚演讲,话说的那叫一个狂:“2021弗吉尼亚州发生的事情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2022年(中期选举),2024年(总统大选)及以后发生的事情。

这分明是在明示民主党必须拿下这场前哨站。

但结果,民主党这次在弗吉尼亚有多大脸现多大眼。我估计哈里斯当初那话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往回收了。

那为什么仅仅时隔一年,民主党就丢了弗吉尼亚呢?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算是赶了巧。

今年五月末的时候,弗吉尼亚石桥高中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案子。一名穿裙子的男子在该校的女洗手间袭击了一名女生。

而事后查明,这个男子所利用的正是拜登上台后立马宣布恢复的奥巴马时代的“跨性别使用洗手间法令”。

女儿受到如此大的侮辱,家长当然不干,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所高中为了民主党所鼓吹的政治正确,居然试图掩盖这起恶性袭击!

于是女孩的父亲不干了,在一个月后闯进校董事会要说法,结果遭到了保安的暴力驱逐。

非但如此,受民主党控制的左派媒体,居然还把这位父亲描绘成一个精神错乱的右翼偏执狂。

于是弗吉尼亚的很多家长都被激怒了——一个父亲,为受辱的女儿讨个说法,居然遭到这样不公正的对待,这还有天理没有啊?你们这帮政治正确狂是要疯啊?他们在共和党人的牵线搭桥下联合起来把事情搞大了。而说着说着,又引出了弗吉尼亚学校教育中一个更大的瓜——批判种族理论。

所谓批判种族理论是奥巴马执政末期在民主党推动下搞出来的一套“理论创新”。过去美国左派要求种族平权,至少在名义上是仅止于种族平权的,连黑人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牧师都明确要求他的黑人同胞们“爱邻人,不要仇恨白人。”

但批判种族理论跨过了这条线,该理论认为,白人天生是有罪的,无论白人有没有意识,都天然从种族主义中获益,所以黑人有权恨白人,而所有白人都应该对黑人怀有愧疚之情。

而如前所述,弗吉尼亚由于是民主党影响较大的蓝州,在拜登上台后公然将这种主义灌输到了学校教学中,白人孩子们在课上听了一通“白人天生有罪”的理论,回家后直接问父母:“我做白人是不是很可耻?”

父母听到这种话,当然会很心酸。因为其实白人这个说法本就是伪概念。在美国蓄奴历史上,真正奴役黑人其实也只有少部分昂撒白人贵族,同时期大量爱尔兰“契约奴”,其地位不比黑人高多少,他们也从未参与对黑人的压迫。跟别说弗州这样的东部州来说,有大量的白人从东欧、南欧移民过来的,他们很多都是废除奴隶制后,甚至废除种族隔离后才来到美国,他们的祖先从未参与对黑人的压迫。

让他们为白人奴隶主当年的“奴役”忏悔,大体相当于因为我跟马爸爸都是黄种人,所以要求我为让员工996而悔罪。天下可有这样不讲道理的要求?可是民主党坚持要在蓝州的中小学里这么推行。

于是弗州的白人家长们集体怒了。官司一打几个月,到现在也没完。但对他们的这些抗议,无论是参选的民主党候选人麦考利夫、还是来助威的拜登,都不闻不问。他们只是不断地重复著去年“反川”议题,要求选民们“不要让川普回来。”

搞到最后,选民们也烦了——我们就是把川普再选回来又能如何?

而你别说,他们选上的这个人,还真有那么一点像川普。

与川普一样,刚当选的这位杨金以前也个政治素人,原来是个企业老板,2020年刚刚辞职从政。

但是与川普不同,扬金比川普年轻的多,今年仅为55岁,而且在干企业的时候就比较稳健,参政后,也把这种稳健的风格带到了政治生涯当中。

比如对戴口罩、种疫苗这事儿,杨金虽然也反对民主党主张的政府强制,但他更多是从破坏个人自由的角度去说的。对种疫苗有利于抗疫的结论,扬金并不反对。

再比如对种族平权问题,杨金只是在反复说一件事:教育的权利应该还给家长,家长有对教育的选择权。但他点到为止,并不像川普一样上来就开喷,说民主党有阴谋,要颠覆美国国本云云(虽然很多人觉得川普那么说跟解气)。

还有减税和反通胀,杨金也都更侧重于讲理,而不是发情绪。听说他甚至会把图标直接搬到演讲中做例证。这在川普那里是绝对看不到的。

所以总结起来说,杨金这个人确实当得起“理智版川普”的称呼,他和川普的基本观点和主张是相似的,但区别在于,川普用偏民粹的口吻说了出来,主要受众是南方红脖子。而杨金是用精英化的语言说了出来。这让很多已经厌烦拜登,又不愿意马上投入川普怀抱的弗吉尼亚民众更听得进去。

当然,如果不是碰上麦考利夫以及为他背书的拜登,我估计他大概率也赢不了。

眼下,拜登这任总统的不讨人喜欢,在美国历任总统中已经做到了空前,就是不知会不会绝后。

进入今年下半年以来,拜登的民调支持率急剧下滑。特别是自10月份开始,所有民调结果都显示美国民众对拜登的不支持率要显著高于对其的支持率。最新的一份民调显示,44%的美国成年人支持拜登,自1月以来下降了11个百分点,而51%的人表示不支持,同期增长了19个百分点。

我印像中美国战后好像还没有像他一样掉支持率掉的这么快的新总统。战前倒是有一个,1929年上台的胡佛,但胡佛是因为倒霉赶上了29年大萧条,赶上那种寸头,真的是神仙也救不了。

但拜登人气之低迷,更大程度上是他自己太无能的缘故。

除了上述说“跨性别厕所”、“批判种族主义”这种政治正确的劳什子。拜登上台这快一年来正事儿基本上是什么也没干好。

经济方面,由于他上台后的无限度放水,美国现在面临巨大的通货膨胀压力。据统计,美国9月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同比增长了4.4%,是1991年以来的最快增速,远超过去10年美国平均1.7%的通胀率。而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复苏却没有跟上,第三季度GDP增速上周出炉,年化增速为2%,远低于之前的预期。

而一个可怕的经济学死局已经横亘在了美国乃至其引领的全世界前方——滞涨。

而疫情防控方面,拜登上台前一再批评川普防控不利,说的好像自己一上台瘟神就会退散,但事实并非如此。拜登上台之时,美国有40万人死于疫情。眼下,美国已有超过75万人被疫情夺去生命,新增35万人,几乎翻倍。

当然,拜登本可以说:“新冠凶猛,此非战之罪也。”但倒霉的是,他当初对川普抗疫不利的批驳,把这条本来有的后路给堵上了。

就这样,疫情不见好,经济也没招,成天还是拿着当年批川普的那一套当门面,这样一个总统,说美国人不厌烦他,那是不可能的。

而从拜登本人而言,其实也没什么办法。我在去年《川普与凯撒的反对者,为啥都“不讲武德”》一文当中曾经预言过,拜登的团队本来就是民主党为了狙击川普而临时拼凑起来的“复仇者联盟”。除了反川普大家有高度共识之外,各方之间的利益诉求、行为逻辑都是不一致的。

女权主义者、跨性别主义者、环保主义者、政府福利爱好人士、科技巨头、传统民主党人、新兴极左派。所有这些人归里包堆,在反川的大旗下聚集,一人一个号,各吹各的调。去年的大选,是这个团队唯一一次有共鸣的机会。

而有趣的是,拜登本人身为总统,在这个群体中,其特色符号反而是最糢糊的,他更像是一个“武林盟主”,被民主党总部临时拉来镇了镇场子。

当盟主么,当然就得跟袁绍一样,出身名门,资历过硬,且越无能越好。

打个岔,老三国里的袁绍,是演周瑜的洪宇宙老师演的。

可在去年扳倒川普的过程中,这一点让他得利,而在真的坐了江山之后,这他也毁在这一点上——联盟里哪一派的利益他都不敢动,哪一派的诉求他都得满足。就像弗州的教育案,家长们那么愤怒,案情如此荒诞,拜登没看到吗?

他看到了,但不好管啊。教师协会、LGBT组织、黑人组织,哪一个组织他敢惹呢?所以只能闭目塞听。继续打反川的旗帜团结队伍。

于是一个悖论出现了——拜登和民主党民意的下跌,是其执政无能体现,但同时也是人们对川普这个前总统印象消退的缘故。拜登嘴上最反川普,但实际上眼下的全美国,可能没有谁比他更需要川普。

而杨金此次的精明之处在于,他执行的是一条“不提川普的川普路线”,就是让你拜登抓不着把柄。

事实证明,这么一搞,就抓住了民主党最麻筋儿的软肋。

明年就是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了,从过往历史看,总统大选获胜一方政党在下一次中期选举中通常就面临回摆,输掉中期选举的概率本来就很高。而以目前的局面看,似乎找不到什么理由,能够让老拜在明年完成翻盘。民主党在这场选举中丢掉众议院,甚至两院齐丢都是有可能的。拜登的政策空间只会比现在更小而不是更大。他主政下的白宫,很可能会成为美国史上最虚弱的一届政府。

而这,又会对2024年下次大选产生新的蝴蝶效应——如果拜登不得人心如胡佛,那么美国新的罗斯福,可能已经在路上了。

结尾,让我们再引用一遍哈里斯的话来做总结吧:2021弗吉尼亚州发生的事情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2022年,2024年及以后发生的事情。

多年以后,我们也许会发现,哈里斯说这话时,也许真是嗑了药的希腊女祭司上身,无意中说了一句神预言:虽然,那未来一定不会按她和老拜所希望的那样展开。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1/1670463.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