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黄天辰:听“墙外”遥想当年离墙之旅

作者:
Sarah Gu留言说,我是墙内长大的90后,我被这首歌感动和温暖到了,评论看哭了我,在墙内长大是一个越清醒越痛苦的过程,但是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越来越多人清醒,这片土地上所有善良勇敢的人都能过上真正有尊严的生活。巧的是“墙外 ”发表日期11月12日,在柏林墙 倒塌纪念日11月9日之后没几天,这就更容易引起人们的联想了。

继推出《玻璃心》后,马来西亚华裔歌手黄明志再度推出新歌《墙外》。歌曲上架不到一天就突破百万观看人数,目前已达320万人次。油管留下评论人数已超过两万,很多人表示听哭了。(亚洲通文创提供)

马来西亚华裔歌手黄明志,日前受邀为金门量身打造观光推广歌曲,推出新歌《墙外》。歌曲上架不到一天就突破百万观看人数,目前已达320万人次。油管留下评论人数已超过两万,很多人表示听哭了。例如Hank汽车部落格留言,感谢黄明志你用两首歌就覆盖了14亿人的痛苦与无奈,懂的人就懂,Respect。

Sarah Gu留言说,我是墙内长大的90后,我被这首歌感动和温暖到了,评论看哭了我,在墙内长大是一个越清醒越痛苦的过程,但是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越来越多人清醒,这片土地上所有善良勇敢的人都能过上真正有尊严的生活。

巧的是“墙外”发表日期11月12日,在柏林墙倒塌纪念日11月9日之后没几天,这就更容易引起人们的联想了。

因为被很多篇评论吸引,也点开黄明志“墙外”,连听了两遍。孩子们夹带着国语和台语的童谣,用中共炮弹皮制作的金门菜刀,课本上坦克和挡坦克的人,老师黑板上错误的算数,男孩扔到墙内的“一条根”树枝、草药,女孩被父母带离的无奈与伤感,“我在墙外等你”的心声,在在激起内心的思绪。

八九年六.四之前,我身在墙内,渴望有一天能离开大陆,不过感到过程会很漫长,很无奈。六.四之后,眼看中共如何出尔反尔、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当着全国以至全世界人民的面撒下弥天大谎、大耍流氓手段。我开始千方百计联系出国,一心只想快点离开那恐怖之地。

当时办出国的人中流行这样一句话,必须马上离开中国,哪怕去乌干达都行(传说中那里的国王阿明吃人肉),对孔子“苛政猛于虎”的感慨有了实实在在的亲身体会。

1989年10月底,一拿到等待已久的赴德留学签证,马不停蹄跑各国使馆办理过境签证和各项手续。11月1日便离开北京,踏上了奔赴德国的国际列车——一趟漫长的、横跨东西两大阵营、五个国家和为期8天8夜的旅程。那时自己完全没料到,这趟列车正驶过一个历史的转折点,东欧共产主义的阵营从此拉开垮台序幕。

记得列车在二连浩特换车轮和办理出关手续,同车厢内一位很爱说笑的年轻人不知因为签证还是在黑名单上,被带下火车了。记得他的脸上很平静,对我们笑了笑就被警察带走了。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现在回想起来,还很为他伤感。列车大约停了两个多小时又启动了。

终于可以离开中国了,心里放松了很多,同时又带着对陌生国土向往与对日后生活担忧的各种复杂心理。当年大学毕业工资65元人民币,工作六年半,只攒够了一张800元火车票钱,身上带着借来的1000西德马克,没学过几天德语,前途在哪里,不知道。即便如此,能离开中共的统治还是让人开心不已。

从二连浩特出海关起,一路上大家经历了层层严格的出入关检查,每每一上车就是一大群边界官兵,脸上毫无表情,从护照、签证、车票到黄皮书(健康体检证书),往往要经过不止一个人的手仔细察看,尤其是在苏联境内,边境检查的官兵如临大敌,一个个紧绷着脸,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笑容,搞得我们这些人也都很紧张,大气不敢喘,生怕出一点错给送回中国去。

离开苏联进入波兰之后,一路过来,树叶和草地越来越绿,风景越来越好,人们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轻松,波兰的边界官兵态度明显的友好许多。等到了东柏林,只有一名边境官员乐呵呵的上车了,一边开心的和乘客打招呼,草草看一眼护照,就麻利的举起手中的图章“通、通”的盖了上去,大嘴一直在裂开了笑,那发自内心深处的兴奋感、放下了千斤重担后的自由轻松感,毫无保留的渲染着每一个在场的人,震撼着我的心灵。原来能摆脱共产党的感觉是这样的开心呀。那时谁都不知道柏林墙第二天就倒了,但那位官员无疑早已将这一信息传达给了大家。

大家略带兴奋的猜想西德边界官还不定什么样的呢,谁知列车离开东柏林后一路抵达西德境内,全程都没遇到一位边界官员,没有任何人朝我们要护照、签证、车票和黄皮书,习惯了被层层盘检,没人理我们,反倒觉得不自在,尤其是我,费尽千辛万苦签了三回才拿到的西德签证,竟然没人给盖个入境章,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进入了西德。

很多年后回想起这段往事,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我们在西德没有遇到任何边界官员。在柏林墙倒塌前后的那一段日子里,西柏林自由大门是敞开的。那时候,对西德来说没有边界,没人检查,没人会阻拦共产社会的人投奔西方自由世界。在柏林墙倒塌之前,西柏林就早已经敞开胸怀准备迎接来自共产国家的同胞。

就在我们离开东柏林的第二天,1989年11月9日,传来了举世震惊的消息,柏林墙倒塌了。通向西方自由世界的大门从此打开。

那一天,面对每天大约十万人逃离东德的尴尬局面,东德当局出台了一项有限度的出国旅行规定,允许公民自由出国旅行。当天傍晚由东德第二号人物、中央政治局委员沙波夫斯基向媒体公布这项决定,在接受记者提问何时可执行此规定时,他莫名其妙的错误回答说,“立刻,马上”。听到广播里出来的消息,成千上万的东柏林人涌向西柏林,迫使边界官兵打开通道。随后,人们开始用锤子和凿子撬柏林墙。最后,有人开来推土机,就这样,民众推倒了柏林墙。柏林沉浸在一片欢乐中:“这是激动人心的一刻,这个时刻我们已经等了好久了。”“28年了,到时候了。”“柏林墙没有了,柏林墙倒了!”

就像“墙外”油管上Allen Kuo的留言,高墙挡住了两小无猜纯洁的心,然而渴望自由的心,不可能永远的被这一睹睹的高墙阻挡。自由的空气一旦呼吸过,就无法回头。

目前,已有接近3亿9千万人退出中共各种组织,中共因为其战狼外交在国际上也到处碰壁,很多国家和民众越来越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真面目。此情此景,很像当年柏林墙倒塌之前的局面。此时,黄明志推出“墙外”又引起“墙内人”的共鸣,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看来中共红墙倒塌的时日已经近在咫尺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6/1672378.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