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通货膨胀的幽灵在美国大地上徘徊

作者:
根据劳工部在华盛顿所公布的最新统计数字,今年10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上涨趋势在高水平上加速,并创下1990年以来的最高通胀率,为31年以来最高纪录。

据《华盛顿邮报》与美国广播公司(ABC)公布的民调数据,拜登满意度一路由6月的50%下滑到9月的44%,再降到如今的41%。对他不满意的比率则来到53%。图为11月12日,拜登在白宫进行内阁会议。

今年是美国人创作新词的高峰年,除了妇孺皆知的F-B****与 let’s go Brandon之外,还有Bidenflation(拜登通胀)与Build Back Broken(重归废墟),后面这个词是针对拜登的BBB计划——Build Back Better(重建美好世界)而创造的,所在这些词算是美国人给拜登执政的评分。本文分析Bidenflation,30余年没受过通胀之苦的美国人不明白国家资产负债表爆表是怎么回事,目前虽然已经感受到通胀正在让自己钱包缩水,但大都没想到这是通往委内瑞拉之路。

拜登政策造成了高通

根据劳工部在华盛顿所公布的最新统计数字,今年10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上涨趋势在高水平上加速,并创下1990年以来的最高通胀率,为31年以来最高纪录。

美劳工部指出,价格上涨范围广泛,涉及众多领域。食品、能源、租金、杂货、新、旧车价格均大幅上涨,远远高于美联储2%的中期目标值。此前,美联储将目前的通胀上升视为主要由新冠大流性瘟疫导致的暂时性现象,认为会很快回落,但目前已经知道不妙。因为通胀率高企时间越长、同美联储目标的差距越大,这种观点就越难坚持下去。有鉴于此,美联储已于11月3日宣布,从本月开始将把每月1200亿美元的公债和抵押支持证券(MBS)购买规模缩减150亿美元,并计划在2022年年中彻底结束购债计划。

上述决定说明,身为货币监管机构首长的鲍威尔非常清楚一点:美国通胀高企主要源于滥发货币,帮助拜登政府实现其近于疯狂的经济理想。鲍威尔今年3月曾对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表示:“对于那些以本国货币欠债的国家而言债务不是问题的想法,在我看来是大错特错的。”

尽管财长耶伦至今仍然坚持说物价上涨是供应链出了问题,但是美国食物类商品当中,本国产居多,卡车运输即可,受到影响也是拜登强制疫苗受到抵制,还是拜登施政问题。

拜登想将美联储变成政府的印钞机

监管银行体系是美联储的主要职能之一。美联储制定货币政策、执行货币政策,以此管理利率基准和货币流通量(即“货币供应”),其主要职能是监管货币的发行与流通,以维持美国稳定的金融稳定。

拜登上任后一直想改造美联储,让美联储为他雄心勃勃的经济扩张计划服务。如今已致力于控制债务规模的鲍威尔任期届满,拜登任命的联储主席将出炉。此前,舆论分析有两个人选:如果让共和党籍的鲍威尔续任,是看重政策延续性及两党支持;选择民主党籍的布雷纳德,则是为了向民主党支持者交代,对美联储进行更广泛的改造。但是现在美国通胀高企,万物价格齐齐上涨,引发民怨并导致拜登的支持率跌至上任以来最低。如果这时的拜登选择美联储主席的重点仍然放在让自己的政府敞开手花钱这一点上,美国的金融危机发生的概率超过70%。更何况,拜登还打算提名一位公开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者奥巴洛娃担任美国货币监理署的主计长,这位康奈尔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曾公开主张美国银行业应该按照苏联国家银行(Gosbank)的模式进行改造:首先让私营银行立刻停业,接着让政府中央计划人员主持工作,然后让政府中央计划人员按照政治阶层的意愿对金融系统进行重组。这项提名愁坏了拜登曾经的金主华尔街大佬们,从9月29日开始,《华尔街日报》已经发表三篇编辑部评论文章表示深度担忧。

拜登-AOC们“债多不愁”的理论支柱

美国政治极左化的过程,实际是巨婴化,其特点是为了实现极左的理想,完全不顾现实、不计后果。当布隆伯格为了打击川普与共和党,花钱为极左派“买”了21个席位进入众议院之后,由于这些极左政治巨婴的战斗力爆棚,裹挟着民主党的温和派不断左转再左转,终于成就了拜登的“依靠债务发展经济”模式。这一“债多不愁”的思想是有理论根据的,那就是源于后凯恩斯主义的现代货币理论(Modern Monetary Theory,简称MMT)。

美国现代货币理论的代表人物是L.兰德尔·雷(L. Randall Wray),其主要观点为:一个能够以本国货币举债的国家永远不会债务违约,因此美国可以用美元举债,只要多印美元就能还债;与此同时,通过提高税收规模就可以避免通货膨胀——这一理论兴起于1990年代,立刻受到美国政界人士欢迎。美国债台高筑,始自小布什政府伊战军费开支,奥巴马政府时期大肆举债,2016年12月,奥巴马留下巨大19.573万亿美元债务,其中只有4.3万亿是小布什留下的。

“绿色新政”就是现代货币理论的产物。2008年,奥巴马在竞选中就提出的“绿色新政”口号,想通过大力投资绿色能源来刺激当时处于崩溃状态的经济。可是这项政策只在他第一任期实施了两年,在2021年中期选举后就偃旗息鼓了。原本许诺的高达7,870亿美元的资金,最终只用了510亿。原因是这计划生不逢时,那时美国正努力从2008年末的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中拔出腿来,实行绿色新政极不现实。

这项新理论尤其受到民主党当中的极左人士支持。无党派人士伯尼·桑德斯以及AOC都支持现代货币理论,认为该理论能成为政治家们昂贵社会项目的经济基础。这些社会项目除了广泛的就业保障、“绿色新政”、生态工业转变外,还包括推出可能每年将耗费数万亿美元的全民健康保险。极左们认为,更高的国家财政赤字是必须的,有了现代货币理论和印钞机,这一切都不是问题。AOC在几个极左组织的帮助下拟出的“绿色新政”计划,要点就是无限扩大政府财政(实则是印钞),大幅度提高富人税收,完全吸收了现代货币理论的要点。2019年“绿色新政”在美国成为热词,和登月、马歇尔计划相提并论,整个计划的实施需要几十万亿,我当时就评论,绿色新政堪比中国的大跃进。

现代货币理论的论点,保守派经济学家听了头疼。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货币和金融替代中心主任塞尔金(George Selgin)表示:“他们用数字来贩卖理论。”他指示:“他们用数字来贩卖理论。”他指出,虽然各国可以通过无限印钞,无需担心无法偿还债务,但却并非毫无风险。但滥用本国货币,可能带来通货膨胀的风险。就连对高额公共债务持开放态度的美国民主党人士,也对这一计划存疑。奥巴马的前经济顾问、比尔·克林顿任内财长劳伦斯·萨莫斯(Lawrence H. Summers)在为《华盛顿邮报》撰写的客座评论中写道,现代货币理论是“巫毒经济”(比喻政治家对经济承诺高得脱离现实)以及“通往灾难的道路”。他认为,类似于现代货币理论的政策导致委内瑞拉等拉丁美洲国家恶性通货膨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过去几年间委内瑞拉的物价上涨了百分之1,000万。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经济学家萨姆纳(Scott Sumner)也警告,现代货币理论可能带来“可怕副作用”。他表示:“通过借贷欠债来为政治项目融资是糟糕的主意。”萨姆纳称,今日的赤字可能成为未来世代的重担,更好的方式是逐步征收消费税,从而支持美国经济。

30余年未经过可怕通胀的美国人,注定将经历一场危机。不过,这次危机不同于2008年,那次以后,美国依靠完好的实体经济与强大的国力,很快恢复元气。每次高通胀就是政府对国民的一次掠夺,这一轮Bidenflation的劫掠,不少退休者已被迫重新安排自己的退休生活,美国人也只有一次挽救自己的机会,那就是明年的中期选举。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9/1673716.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