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无视北京警告,拜习会后美台举行高层政军防务会谈

美军米利厄斯号(USS Milius)导弹驱逐舰2021年11月20日在南中国海航行。(美国海军照片)

尽管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和拜登总统的视频会谈中警告美国,不要在台湾议题上“玩火”,美台政府高层据报第二天就在华盛顿举行了两天的政治军事及防务会谈。前五角大楼官员说,这种会谈是要寻求台湾整体防卫构想与美国操作规划的契合性,确保双方在共同应对中共的武力威胁时能够步调一致。军事专家也说,这些会谈不只涉及军售,也会涵盖一些不便公开的防务与安全合作议题。

就在拜登和习近平华盛顿时间上星期一(11月15日)晚间举行视频会谈的时刻,台湾媒体报道说,美台年度例行“国防检讨会谈”(Defense Review Talks, DRT)与另一个例行性美台政治军事对话(US-Taiwan Pol-Mil Dialogue),今年也合并于上星期二、三在华盛顿举行两天会谈。

美台政军会谈“成果不错”

报道称,与会者包括台湾国防部军政副部长柏鸿辉、国安会副秘书长徐斯俭及外交部次长曾厚仁等,美方出席者预订是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拉特纳(Ely Ratner)、国务院政治军事事务局助理国务卿杰西卡·路易斯(Jessica Lewis)。

台湾《自由时报》报道,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星期二在立法院答复国民党立委陈以信关于台美政军对话的质询时说,对话的“成果是不错”,不过因为涉及机密他无法透露细节。

台湾国防部副部长王信龙上星期二在立法院证实了军政副部长柏鸿辉参加国防检讨会谈一事,并提到会议的重点在于美台军事安全合作的议题。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同日也针对美台举行政军对话及国防检讨会议一事表示,美台官员互动密切,“有多层次、多管道对话机制”,双方就共同关切事项及合作议题进行深入广泛讨论,但基于彼此互信与交往惯例不便说明具体细节。

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也对媒体关于会谈的相关询问表示“没有进一步说明”,对访团是否有机会和媒体见面她也回应说,访团“没有规划任何媒体互动。”

美台防务会谈应对中共威胁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约翰·索普尔(John Supple)告诉《新闻周刊》(Newsweek),“我们不评论特定行动、接触或训练,不过我们对与台湾的关系以及双方防务关系的支持,仍然与当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形成的威胁一致。我们敦促北京遵守承诺,和平解决台海两岸分歧,正如三个公报描述的一样。”

美国之音在上星期在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举办的“国会观点”视频论坛中,询问前美国国防部印太事务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习近平警告美国不要在台湾议题上“玩火”,但与此同时美台高层也举行了政治军事及防务会谈,他是否能帮助外界理解,这些防务会谈对美台关系的作用。

习近平“威胁"拜登”非常不适当“

薛瑞福先对习近平的“玩火”说法表示不满,他认为拜登总统“只是在重申美国长期以来对台湾的立场”,但习近平却威胁他的美国对口,“这是非常不适当的举措。”

关于美台政军及防务会谈,薛瑞福说,他不清楚会谈的内容,但“我的确知道,美国印太司令部在以非常仔细和认真的方式注意台湾的假想情况和应变作为,同时我们自己的作战计划(OP, operational plans)也随着中国如何改变、改善以及我们预期他们将如何作战而演变。所以我的假设是,台湾和美国会有一些协商过程,台湾的整体防卫构想(ODC)如何与我们演变中的作战计划步调一致。”

美台政军对话是例行性会谈,过去一向极为低调也未对外公开,不过今年一月特朗普政府卸任前,美国国务院在每日行程表上公开列出时任政治军事副助卿克拉克·库珀(Clarke Cooper)与台湾官员举行的视频会议,这个政军对话也首度被公开曝光。

美台防务会谈不止谈军售

熟悉美台军事互动的台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梅复兴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国防政策(检讨)会谈(DRT)与蒙特瑞会谈(Monterey Talks)是美台之间每一年两次在关于国防议题上比较重要和高层次的沟通管道,蒙特瑞会谈由双方国安及防务高层官员参加,今年已经在9月份举行过,通常这两个会谈一个在夏天举办,另一个在秋冬季节大约十月底举行。

他说,这两个会议是从最初被台湾称为“华美军事会谈”(Arms Talks)而来,其中一个性质是关于军购的预备会议,由台湾派团到美国来向美方提出希望来年能采购武器的军购清单,美方通常在次年3、4月间决定台湾能够买的武器项目。

不过梅复兴说,大约在2003年小布什政府期间,美国决定改变台湾一年一度的军购模式,所以相关的会议形态也随之改变,蒙特瑞会谈仍然保留,但关于军购清单的预备会议改为“防务政策会谈”,也就是防务检讨会谈(DRTs),尽管双方每年仍然有两个会谈,“但基本上就与军购脱钩了”,蒙特瑞会谈是比较高层次、关于战略政策的讨论,大约是从1996年前后开始举行,而防务检讨会谈涉及的议题不仅有军购,还涵盖其他可能“比军购更具敏感性”的议题。

至于上周举行的美台“政军对话”(Pol-Mil Dialogue),梅复兴说,这是双方一个比较广泛的沟通机会,参加者可以是外交部、国防部及其他部门官员,会谈地点在美国或台湾两地都有。另外,美台之间还有一个“特殊管道会谈”(Special Channel Talks)。此前媒体9月已报道过,今年这个会谈在华盛顿近郊的马州安纳波利斯举行,与会者是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与国安会秘书长顾立雄。

“特殊管道会谈是在安纳波利斯举行,那是因为有外交部长所以不能够进到华府。所以那边前面一结束,它马上就转移到华盛顿召开这个蒙特瑞会谈,所以这两个会是直接(接着)办的。”

美台防务会谈习近平“帮大忙”

梅复兴说,美台防务检讨会谈曾经在7、8年前有过一段“低潮”时期,双方可谈议题不多,后来情况改变,“这当然是习近平帮了大忙,所以现在大家就有很多话题可谈”,而美台安全合作也有许多可以讨论的议题,只是大家只看到表明的军售话题,但他说,“军售只是最浮面以及最便于拿来说的事。”

关于美台可能讨论的敏感话题,梅复兴举例指出,例如美台联合作战计划或是双方是否有高阶情报、战略情报的分享或交流,这些议题的讨论都是不方便公开的内容。

梅复兴还提到,目前拜登政府正在审视特朗普时代所拟定的指导方针,看看是否有需要调整之处,例如已出售的武器可以去除在清单上或是对台湾所需的防卫能力排出优先顺序,采取所谓的开黄灯、绿灯或红灯的做法,例如美国国防部印太安全助理部长办公室主管东亚安全事务的副助理部长莫汉达斯(Siddharth Mohandas),最近在美台国防工业会议提出了台湾必须具备的防卫能力,“强韧的指挥管制与先进监控资产”(resilient command and control and advanced surveillance assets),这种能力将是拜登政府对台湾防卫投资优先顺序的建议。

对于台湾可能在这次会谈中提出的军购项目,梅复兴认为,台湾可能提出采购E-2D“先进鹰眼”(Advanced Hawk Eye, AHE)预警机的要求,这也是被台湾空军列为优先采购的武器,它具备指挥、管制、通信、计算、情报、监视、目标取得及侦察(C4ISTAR)等条件,也符合美方建议的优先顺序方向,不过美方也会建议台湾调整防卫构想,布建更强大的监控能力。

北京对美台交往抱怨多或成“狼来了”

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亚洲项目副主任善学(John Shattuck)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于拜登政府在与习近平视频会谈后也立即与台湾举行高层官员会谈有何意涵的问题表示,北京总是警告华盛顿关于美台之间的交往,“每一个微小的互动现在都被升级为主要问题”,所以这种抱怨也变成一个“狼来了”的情况。

他说,“拜登政府已回到过去政府的传统做法,就是只要有和北京的高级别峰会,白宫就会让台北了解内容以消除可能的惧怕。这有助于双方对彼此关系保持步调一致。这个关系颇为坚定,所以台北没什么理由担心。”

即便如此,但善学表示,在关于台海情势的言行还在不断升级之际,华盛顿“确保台海双方的立场都能被听到”还是一个好的做法。他说,“与对口会面不是支持台湾独立,但如果北京持续将每一个美国与台湾的积极互动当作是支持台湾独立,那么这种抱怨就会被置若罔闻(fall on deaf ears),而这不是一个好的发展,因为如此当一条真的红线被跨越时它就不会非常明显。”

善学认为,拜登政府对于支持台湾防卫的立场一直都非常清楚,不过“‘支持台湾的防卫’与美国‘是否防卫台湾’是两个非常不同的议题。前者毫无疑问,后者则是持续模糊,不过因为拜登总统几次的‘失言’以及在关于台湾的问题使用了不精确的言辞,我认为他基本上已经回答了第2个问题,那就是美国是否会防卫台湾的问题。”

国会支持加强美台防务关系

支持台湾自我防卫能力受到美国国会的强烈支持,在众议院通过对《2022财年国防授权法》草案中,议员们提出多项加强与台湾防务合作的条文,也呼吁美国国防部邀请台湾参加2022年“太平洋多国军演”(RIMPAC)。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里德(Jack Reed, D-RI)上星期在一个院会发言中,也针对参院版本的《2022财年国防授权法》内容表示,这个法案要求美国国防部长提供循环性(recurring)简报,说明如何威慑中国咄咄逼人行为和军事胁迫。它也要求国防部就美台防务合作的适宜性及可行性提供简报。“重要的是我们协助台湾改善它的整体战备,并取得最有可能使中国政府怀疑,他们是否有办法以武力夺取台湾的不对称能力。”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上星期(11月)15日针对美台年度防务检讨会谈,以及国务院政军事务助卿路易斯及国防部印太事务助理部长与会的问题,重申中方反对美台任何形式官方往来和军事联系的一贯立场,并再度强调,“‘台独’是死路一条,任何挟洋自重、以武拒统的图谋和行径都必将失败。”

此外,当地时间11月23日美国常驻日本横须贺港的“米利厄斯”号(USS Milius)导弹驱逐舰通过台湾海峡,美国第七舰队表示,该驱逐舰是依据国际法在国际水域实施穿越台湾海峡的例行航行。

不过赵立坚批评美方是在台湾海峡“炫耀武力、滋事挑衅”,他要求美国“应立即纠正错误,停止寻衅滋事、‘越线’‘玩火’”。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4/1675593.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