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世代矛盾加剧】躺平族不结婚生育 长寿族渐依赖社福

世界科技创新发展一日千里,医疗技术和生活水平的改善,令人类平均寿命得以延长。以亚太区为例,包括港、台等发展较先进的地区,平均寿命超过80岁,可见社会福利的担子日重。另一方面,小家庭趋势遇上疫下经济不景,生育率愈见减少,而资产泡沫令楼价升势停不了,更令不少年轻人干脆做“躺平族”,不再努力,反正多努力都难以达成人生目标,还要背负沉重的社会福利负担,看不见前路。若政府施政未及时应对这些经济异象,长此下去就形成“躺平族”与“长寿族”的世代对立,社会矛盾难免窒碍经济长远发展。

本来,亚太经济予人创新、富有动力和增长迅速的印象,不过,近年这些地区却同时出现人口“高龄化”与“少子化”的情况,即现存人口寿命愈来愈长,但家庭生育率下降,形成劳动力青黄不接。

这带出两大问题,其一乃高龄人口持续上升,社会福利负担愈来愈大;其次是劳动人口愈来愈少,企业聘人困难,政府税收亦受影响,加上一场疫情激化资产泡沫,楼价高得令人窒息,生活成本愈来愈高。

结果,年轻人呈两个极端方向走,一个是“内卷”,即非理性的内部竞争,无论是教育、就业,都如军备竞赛般,对家庭形成极大压力;另一极端是一群吃不消压力的年轻人,选择“躺平”,不买楼、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子、不消费,“平淡过日”!

其实,“躺平”这个名词最早可追溯到年初的一篇网络文章,建议人们应该追求简单的生活,而非营营役役去追求物质生活和传统价值观,引起社会颇大回响,不少时下年轻人尤感共鸣,其实背后在反映年轻一代即使多努力,都没有多大的上流机会、生活高压,看不见前景,从而感到失望和极大的无力感。

这种现象不只出现于大陆,南韩、日本、台湾都成为潮流。日本的人口高龄化是人所共知,自1990年代初经济泡沫化以来,经济发展停滞不前,薪金停滞,年轻人多努力都无法在工作上得到应有的回报,故近10年更流行“悟世代”,即没有欲望的世代。

南韩去年15至29岁人口有9%失业,且政府未能压抑楼价,愈来愈多年轻人选择“三放”,即放弃恋爱、放弃结婚和生子,亦放弃买楼。台湾方面,年轻人“不婚不生”的风潮亦愈演愈烈。

近年全球出现缺劳工、缺原材料、缺芯片和缺电等情况,供应链大混乱,通胀持续升温,与居高不下的楼价,进一步加重民生负担。劳工薪金升势追不上,工时愈来愈长。经济压力下,女士们都不愿因家庭与生育而放弃事业,形成少子状况普及化。

“长寿族”与“躺平族”犹如两个极端的现象,高龄人口愈来愈多,社会扶养比率压力愈来愈重;另一边厢,少子化下年轻人口减少,一胎下的小家庭,孩子长大成婚,随时是两个年轻人要照顾两边父母“四大长老”,还有育儿成本,想起也吓人。年轻一代都不愿打拼进取的话,社会可以如何持续发展呢?

【多国重整资源欧美拟征富人税】

要解决高龄化与少子化所衍生的问题,政府的政策如何恰当分配社会资源,理顺社会关系,自然担当了重要的角色。例如中国近年就着手进一步放宽生育政策,鼓励民众生育,并且透过整顿教育及房地产等行业,缓减“内卷”风气和生活成本的压力。

还有,改革税制渐成全球主流。疫下资产泡沫令富者愈富,能搭上新经济列车的网企富豪更是赚得盆满钵满,可以轻易钱揾钱,但未能跟上潮流者,便被市场淘汰。结果,世界财富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上。要正视贫富悬殊问题,各国政府都拟增加从富者及企业征收税款,将财政资源用于提供生活保障,扶助年轻一代建立家庭,生儿育女,支持长者社福支出。如今欧美都在大喊研征富人税,中国就提出“共同富裕”口号,而美国亦正主导全球增加企业最低利得率,可见这个为政府财政“增收”的取向渐成大势所趋。

此外,延长退休年龄、改革工种(如增加兼职职位)及年金供款;推动全民运动,强身健体,减轻医疗负担;完善社福制度,加强基础医疗、失业保险及养老保险等兜底措施,都有助应对高龄化问题。毕竟无论是“长寿族”抑或“躺平族”,其实都是社会的一分子,不应处于对立面,应相辅相成。让政策调整理顺社会资源,配合新的经济趋势,只能各得其所,缔造和谐社会。

也许,当前一个较难应对的问题,是楼价高企令住屋成本上升的问题,这不只影响年轻一族,更关系到整个中低下阶层基本住屋环境,故必须正视。一方面,各国透过推动疫后货币政策正常化,以及楼市限购等措施,压抑楼市炒风;二来政府应着手提升规划,加强基本住屋保障。

当中,新加坡将投资物业和居民基本住屋两大市场分开,减少资产价格波动对居民基本住屋的影响,值得各国参考。

【全球楼价癫升形成3大现象】

疫下全球央行大放水,加上超低利息,泛滥的资金在市场寻找出路,激化资产泡沫,不少都流入物业市场。如今全球各主要城市都面对楼价高企的情况,基本上普通基层难以负担高楼价。在社会工作日子不多的年轻一族,即使努力打拼,也看不到置业的阶梯,故渐渐形成3种抉择。

第一种,是勉强上车。接受较差的居住条件,以蜗居度日。事缘楼价高企而薪金无法追上,部分年轻人或“靠父母干”取得首期,将货就价买入环境较差而面积较细小的物业作居所,正因为要供楼且生活条件不理想,都不愿生儿育女,故激化少子化趋势。

第二种,乃长租不买。反正在缺乏家庭等“外援”支持下,年轻人意识到穷大半生,都储不到置业首期,故索性长租不买,虽然没有资产,但亦没有负债,甚至不婚不育,只管做自己爱的事,例如经常去旅行,及时行乐。

第三种,是长期黐家。即无论是独身抑或已婚,都不离父母家,赖在家做“啃老族”,反正对生活要求不高,不想负担供楼,稍有良心,一份家用有家人包食包住;更甚是不愿上班,衣食住行全部靠家人。

当然,后生遥遥就愤世嫉俗“躺平”,又缺乏理财观念,他日才醒觉想要跳出舒适圈,人生可能更加痛苦。故无论如何,纵使对现实环境有诸多不满,也避免以消极方式控诉。反正成家立室、生儿育女、置业安居以外,也有其他具意义的人生目标。过得充实快乐,才不枉此生!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5/1675660.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