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官方叙事在国外栽了“大跟头” 让明星失踪 中共有专门套路

分析人士和维权人士表示,在网球明星彭帅一事上,中共政府已经转向其惯用的剧本,以转移国际批评,同时压制中国国内对此事的讨论,因为这涉及到对退休中共高官的性侵犯指控。在彭帅一事上,中共的官方叙事在国外栽了大跟头。中共环球电视网(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简称CGTN)于17日通过推特账号发布彭帅给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的电邮,在网上引起了一边倒的“假电邮”质疑声。知名球星、国际网球协会、美国政府和联合国都追问北京彭帅的下落。

2017年5月14日,中国北京,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出席“一带一路”论坛高级别对话全体会议。

分析人士和维权人士表示,在网球明星彭帅一事上,中共政府已经转向其惯用的剧本,以转移国际批评,同时压制中国国内对此事的讨论,因为这涉及到对退休中共高官的性侵犯指控。

这已经成为一个套路,中共政府一直有让批评者、不喜欢的人士“失踪”和强迫他们认罪的历史。

对那些熟悉中共危机处理模式的人来说,中国的名人消失后、又重新现身,有时就是通过中共官方渠道对外发布图片和视频。通常,这些人重新出现,都是电视认罪或被控罪之后,在压力下被迫跟官方合作。

人权观察的高级中国研究员王亚秋周四(11月25日)告诉《华尔街日报》说,中共政府在处理它认为具有威胁性的人物时,经常使用一种策略——一旦国际社会开始质疑某人的下落或安全,北京就会发布“一些精心策划的视频”,展示这些人在中国过得很好。

这种模板已经在不同的人身上使用过,包括异见人士、艺人和政府官员。演员范冰冰2018年在公众面前消失了三个月,个人微博账户一直保持沉默,然后她出来发表道歉声明,并接受逃税罚款。

2016年9月5日,中国选手彭帅在美国网球公开赛女单半决赛中对阵前世界第一、丹麦选手沃兹尼亚奇(Caroline Wozniacki)。(戴兵/大纪元

“让问题消失的最好方法是把不同的声音压下去”

11月2日,彭帅在社群媒体“微信”上指控75岁的前中共副总理张高丽三年前在他的家中对她实施性侵,还描述了自己曾与张高丽有过断断续续的自愿关系。自该次发声以后,彭帅有19天处于失踪状态。

在国际社会追问彭帅下落的压力下,中共的国家媒体记者从20日开始陆续在国外的社交媒体“推特”上发布彭帅的照片和视频,企图证明彭帅生活得很好。因中共防火墙,普通中国用户不能使用推特。

另一方面,中共政府和中国社交媒体公司对所有跟彭帅相关的讨论进行了严格审查。彭帅指控张高丽的长篇材料也只在中国网络上存在20分钟就消失了,随后连网民之间小范围传递存档图片都被系统阻止。

截至周四上午,彭帅的个人微博账户搜索仍被封锁,评论功能被禁用。在中国,如果社交媒体平台允许任何可能被视为政治敏感或违背共产党价值观的内容,就会被当局罚款或关闭。

“中国的宣传机器本质上还是相信,让问题消失的最好方法是把不同的声音压下去。”《纽约时报》24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

中国国内网络上用户对中共的审查制度感到愤怒。一名中国用户写道,在中国讨论彭帅“是被禁止的——不允许你讨论它——但中共政府却忙着向外国人解释”。

“那么,是否只有外国人才值得知道,才应该得到答案,而中国人则不需要?”这名用户接着写道。但他的帖子在几小时后被删除。

中共官方叙事在国外栽了大跟头

在彭帅一事上,中共的官方叙事在国外栽了大跟头。中共环球电视网(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简称CGTN)于17日通过推特账号发布彭帅给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的电邮,在网上引起了一边倒的“假电邮”质疑声。知名球星、国际网球协会、美国政府和联合国都追问北京彭帅的下落。

紧接着,中共媒体展示彭帅“在中国过得很好”的视频也未收到预期效果。

在中共媒体人20日散播的视频中,彭帅与几个朋友在北京的一家餐厅吃饭,视频中全是彭帅的笑容和好心情,这是中共国家媒体的宣传人员急于向外界推销的内容。

要求中共政府调查彭帅性指控一事的国际女子网球协会表示,这些视频不足以证明彭帅可以自由行动。

国际奥委会(IOC)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21日与彭帅进行半小时的视频通话后,对外表示,彭帅很好。但随后多家媒体爆料,张高丽在退休前负责2022年北京奥运会工作,对口人物之一就是巴赫,两人的合作关系最早能追溯到2016年。

《纽约时报》报导说:“中国(中共)的愚笨反应不但没有让世界信服,反而成了一个可写进教科书的例子,让人看到中国(中共)政府面对它无法通过审查、胁迫来控制的受众时,在交流上的无能。

“执政的中国共产党通过自上而下的单向交流来传达信息。它似乎搞不明白,有说服力的叙事必须有事实支持,而且还要有可信的、可核实的独立信息源。”

中共媒体人的禁区:维护党和最高领导人

为何这些控制中国14亿人的想法和言论的媒体在影响世界其它地区上如此笨拙?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编辑班志远(David Bandurski)告诉《华日》,大多数中共媒体人除了新闻和宣传工作之外,对媒体、信息传递和可信度缺乏深刻而长远的理解。

彭帅指控的性侵对象张高丽在退休前曾是中共最有权势的官员之一。中共把对高层领导人的批评视为对整个党的直接攻击,所以他们不敢重复彭帅的指控。那些试图洗地的官媒记者们也不能直接提这个指控。

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推特上用英文发文,他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开提及彭帅成为媒体焦点的原因,而是间接用“那件事”代替对张高丽的性侵指控的丑闻。胡锡进经常被中共当局用来对外放风。

中共外交部发布的每日新闻发布会文字记录,几乎每天都要删除外国记者提的彭帅问题。比如,周二(23日),当被问及彭帅的情况时,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说,她最近有公开活动以及接受国际奥委会采访,足以证明她没有问题。

他还说,对彭帅的关注已成为“恶意炒作”。但这些对话都没有出现在官方公布的文字记录中。

那些热衷在推特上传播彭帅消息、回击国际社会追责的官媒记者,从不在他们自己的国内社交媒体账户谈论此事。自从彭帅公开张高丽的性指控以来,中共官方媒体未曾曝光或报导过张高丽;他们也没有直接质疑彭帅的指控。

在中国国内网络,网民用“韩国泡菜”来代替张高丽,以避开网络审查。“高丽”曾是朝鲜半岛上的一个王朝。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6/1676233.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