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惊爆司马南团队死咬联想不放 竟是为了一纸合同

上周,雪贝财经一篇《起底司马南背后的流量机器和变现之谜》曝光了司马南与危机公关专家李肃、四月传媒饶谨及段与段律所陈若剑等人,共同借助公关业务实现爱国生意变现的过程,作为围观者,不禁怀疑起司马南长期撕咬联想却坚决不肯向国家机关举报的真实原因。

最近,李肃在微博上公开承认,与饶谨及司马南为是否攻击联想“争论很大”:“为此,我给柳传志写了一封信,希望当联想的公关顾问为柳传志鸣冤叫屈。但是,没有等来联想的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李肃承认私下联系联想方面谋求危机公关业务,是在那篇《起底司马南背后的流量机器和变现之谜》出街之前,但是李肃方面并没有等到预想中的结果,反而造成了内部分裂:

“饶瑾和司马南都认为我给柳传志的信中说明了我们的关系,是引火烧身之举”。

显然,司马南和饶谨都认为李肃向联想坦白整个组织的合作关系是引火烧身,仅仅索要危机公关业务还可以解释为李肃个人行为,但是全盘托出整个团队,则有可能被联想公布,彻底置司马南和饶谨于舆论水火之中。

但据笔者了解,李肃联系联想微信截屏已小范围传播,已流传的截图显示李肃主动添加了联想内部人士,并急迫的宣称有重要文件传给柳传志,在表达渴望获取公关业务的诉求时,李肃采用附上与第三方聊天记录的方式为自己背书,而聊天对象为前体制内官员,这种方式一定程度上既显得师出有名,又可以防止截图扩散,十分谨慎专业。

注:李肃微博自爆与司马南、饶谨争论后与联想沟通谋求危机公关业务

更加讽刺的是,在李肃向联想方面展示的与第三方聊天记录中,他表示,“我是大侠,哪里怕恶浪滚滚的民粹“,“我们公司在危机公关上身经百战,可以独胆应对民粹恶潮”。

司马南团队回避爱国公关业务质疑

在李肃向联想方面透露自己与司马南、饶谨的关系,宣誓了与不惧民粹恶潮,并求揽危机公关业务未果,却等到了一篇起底文后,饶谨及司马南也开始了一系列自救行动:

注:饶谨在微博公开撇清商业合作关系

饶谨在微博上首先试图澄清自己与司马南的关系,表示自己团队只是为司马南用剪辑工具剪视频而已,同时还表示自己爱国生意“我心坦然”。

此外,还大量转发了一批正能量大V宣称爱国生意无罪的微博。

司马南则不做公开回应,但由“饶谨系”控制的司马南频道则表示微博上突然出现了一批账号攻击司马南做爱国生意。

有趣的是,无论是饶谨还是饶谨控制的司马南频道,均未截屏那篇《起底司马南背后的流量机器和变现之谜》。

这是这场舆论战中罕有的场面,此前司马南对任何攻击的声音都呈现出一种睚眦必报的态度,即便在与秦朔的辩论中偷偷承认了联想归母净资产仅有70多亿,在态度上也没有怂过,难道是司马南没有看到这篇文章吗?

注:图为司马南朋友圈称起底文为胡乱联系,只是“帮助剪辑”。

答案是否定的,据网友贴图,司马南在个人朋友圈发布了一部分聊天截图,并明确回应:

“我录的节目需要两个小孩来录像,那两个小孩饶谨手下的,就这么一个事”。

司马南明确否认了与饶谨的商业合作关系。

这种说法似乎与饶谨的说法一致,但事实的真相真的如此吗?

司马南团队连夜删光电商业务痕迹

事实上,司马南与饶谨的合作并不仅仅是拍摄和剪辑视频,双方在商业上的合作关系早已经密不可分,除了与李肃“和君系”共同谋划的公关业务,司马南和饶谨在电商上也已经开始了尝试。

2021年10月22日,饶谨实际控制的南京聆思科技有限公司就注册了“南友严选”等多个商标,南友意即司马南之友,严选则是今天主流的电商产品名称,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司马南饶谨商业版图的畅想,而是实实在在的业务。

直到2021年11月27日,在饶谨运营的司马南频道上“南友严选”还在正常更新,2021年11月28日,曝光了司马南、饶谨、李肃等人利用爱国公关业务变现的《起底司马南背后的流量机器和变现之谜》发布。

当夜,不仅公众号“南友严选”的文章被彻底删除,连开设在有赞上的“南友严选”店铺也被彻底注销。

尽管通过百度已经找不到任何“南友严选”的消息,但在一些新媒体监测平台和搜狗上依然可以找到部分痕迹。

注:6天前即11月27日,南友严选尚正常更新,11月28日遭连夜删除

一家MCN机构用旗下IP卖货何罪之有?

在这种画蛇添足的操作,让司马南和饶谨言之灼灼仅有拍摄合作的说法显得欲盖弥彰。

2021年,国家网信办展开了清朗行动,重点打击从事敲诈勒索、抹黑攻击竞争对手、有偿删帖、恶意炒作营销等损害企业或他人权益的黑公关账号或网站,全面清理涉网络“黑公关”违法和不良信息。

中泰红牛大战中,司马南及其挚友即做其中一方的公关和法务,又利用自媒体公开高举爱国大棒下场;司马南手撕联想过程,先手持爱国大棒攻击,其挚友索求危机公关业务,难免不让人对整个组织的动机有所质疑。

若联想同意李肃公关顾问的倡议,事情又会有怎样的走向呢?双方激辩数论后,握手言和双赢的价码又会是多少呢?

注:时间线梳理

国有资产流失是一个严肃的指控,如果真有问题,应尽快向有关部门举报,而不应以此获取流量变现乃至索求商业合作的机会!

当然正当的爱国流量变现也无非是道德问题,可打着爱国旗号给一家公司制造公关危机,然后再上门求揽危机公关业务,恐怕就不仅仅是道德问题了。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向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07/1680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