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联想事件引“混战” 司马南和《财经》互攻

2015年6月29日,联想控股(03396.HK)首日于港交所挂牌交易。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左)及执行董事兼总裁朱立出席首发式。(余钢/大纪元

针对上月中共六中全会前后发生的“司马南炮轰联想”事件(下称联想事件),沉默近半个月的大陆主流媒体终于介入混战。曾由胡舒立创办的《财经》杂志进场发声后,迅速被司马南反攻。

《财经》暗批司马南:有一股妖风

12月5日,《财经》发表社评“提振企业家信心,挖历史旧账之风不可长”。

文章开篇坦承中国面对经济下行压力,认为“搞好经济的关键在于搞好企业”。接着搬出中共副总理刘鹤近日在官媒撰文支持企业发展的言论:“不搞杀富济贫、杀富致贫”。

文章接着列出民营企业家顾虑和担心的因素,挑明“民营企业家还深受一些别有用心的社会舆论导向的困扰”。

另一方面,文章又为当局对民企的强监管辩护,称“总有一些以带节奏为能事者有意无意间将这种规范和监管解读为对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的打压”。

然后文章又调头再攻前边的“别有用心”者。文章就当局提出的所谓“共同富裕”,批评“一些别有用心人士”,“将其解读为对改革开放路线的改弦更张,甚至幸灾乐祸不怀好意地将其解读为要以民营经济为代价来实现均贫富”。

文章称,“近来又有一股妖风欲将社会舆论的焦点引向当年企业改制时期的所谓历史问题,大有对产权改革兴师问罪甚至反攻倒算之势,其势汹汹”,“动辄以人民利益代言人自居,一时间又弄得人心惶惶”。

文章批评:“重新炒作国企改制和产权改革的所谓历史问题,无异于搅皱一池春水,并有混水摸鱼之嫌。”

《财经》由胡舒立创刊于1998年,现隶属财讯传媒集团,总编辑为王波明。2007年1月8日《财经》曾发表重头报导《谁的鲁能》,揭露山东国有企业鲁能集团借“转制”之名,悄然将这个超大型国企“私有化”,其高达738亿人民币的资产,被以三十多亿元人民币廉价收购。尽管《财经》没有点名,但随后有外界报导称背后实际收购人是曾庆红之子曾伟。2009年,胡舒立从《财经》出走后创办了财新传媒。

司马南间接反攻:吁党媒、官媒进场助攻

12月6日,司马南随即在毛左网站“昆仑策”以荐文方式回应《财经》。该文来自一个自媒体的作者“事无事”,文章题为“《财经》开始台妖风了”。

文章搬出据称是“中科院世家出身”的教授张捷对“联想事件”的系列评论,称张捷的评论让大家开始反思:为什么那个时代的中科院那么困难?

公开资料显示,张捷现为中信改革发展基金会研究员、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兼职教授、北京量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其祖父、外祖父、父亲均为中科院院士。

前述这篇文章抱怨称,此前已介入混战的凤凰卫视,12月4日就“司马南炮轰联想”事件的讨论节目中,主持人的刻意引导、偏袒联想,没让张捷教授说上几句话。

文章又狠批《财经》前述所发的文章,“借着国家领导人刘副总理的大旗,兜售自己的私货”,还指《财经》是“伪造刘副总理的文章内容”,《财经》本身就是台妖风和搅混水,云云。

文章还称,“联想有没有涉嫌国有资产流失,是个法律问题,法律的追诉期有20年”,又公开呼吁“党媒、官媒”进场。

或是高层默许之战?

联想事件始于六中全会召开前一天的11月7日,一直到开完会的21日,司马南在B站连发七个视频,矛头直指联想集团及其领军人物柳传志、杨元庆等人。联想被质疑贱卖国有资产、为泛海控股量身定做,一半高层是外国人,高管天价年薪,资不抵债有爆雷风险等等。其中,司马南指中科院在2009年以低价将联想股权出让给卢志强的泛海集团有限公司,流失约13亿元人民币,而卢志强是泰山会的成员。

泰山会由柳传志、史玉柱马云等中国商界最有权势的一群人组成,在今年1月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开始被中共当局打压时,泰山会宣告解散。

对于司马南的指控,联想至今仍未有任何正面回应,但在引起网络左、右派的辩论。在11月底之前,大陆主流媒体,特别是官方媒体,基本上对司马南挑动的这股舆论风潮保持沉默。海外亲共媒体如多维网,则连发评论力挺联想。

向来立场极左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曾于11月22日发文,一方面称“司马南的质疑是朴素的,有公众意见的基础”,另一方面又说“倒过来追究联想是否导致了国有资产流失,需要非常非常谨慎”,“有不少民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都有所谓的类似原罪”,“如果反过来追究,甚至形成一个运动,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

大陆财经自媒体“雪贝财经”11月28日发表《起底司马南背后的流量机器和变现之谜》一文,起底司马南身后是以四月网创办人饶谨为首的左派势力在运作。文章称,这是一次将“爱国”与民粹作为议题实现商业公关目的一次奇袭。

12月4日,新浪网转发自媒体作者向闻的文章。作者质疑,司马南长期撕咬联想为何坚决不肯向官方举报?还披露,司马南幕后团队曾求揽联想危机公关业务遭拒。

司马南被称为“大五毛”,他早年曾多次公开赞赏薄熙来王立军,被广泛认为是薄的人。司马南还被称为“反美斗士”,不过网民曾质疑他已经移居美国。

但与此同时,和众多中国大的民企创始人一样,柳传志是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掌权时期发迹的,联想集团一直被指与中共军方关系密切。

司马南所指控的“中科院股权被贱卖”,涉及江泽民、朱镕基时期的市场化股份制改革所带来的国有资产流失。这被认为是江掌权时期搞高层权贵利益均沾、瓜分全民财富的产物。江泽民之子江绵恒1994年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和投资公司,被指是早期红色权贵用“混合制”来窃取国有资产的模式。

就司马南高调挑战联想,分析人士认为,这应该上是获得“某方面”的默许甚至是暗中支持。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此前对大纪元表示,司马南幕后的饶谨团队能造出相当规模的声势,说明饶谨团队在中共控制最严的文宣系统中是占据了一席之地的,如果没有党内一定势力的支持,他们不可能做到这样的规模。

唐靖远还说,司马南攻击的其实是联想早年那种国企改制的政策。于是这些过去将国企资产化公为私的,就成为潜在的“挖社会主义墙角”的罪人。“从这个角度看,司马南团队精心运作的攻击,更像是得到了体制内派系势力的支持,通过翻旧账的方式在对当时的政策制定者及执行人兴师问罪。”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番司马南挑起风波之前,今年8月,中共当局高调提出“共同富裕”、“三次分配”后,毛左写手李光满在自媒体上发的文章8月29日被各大党媒网站集体转发。文章声称中共“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点名说蚂蚁、滴滴等等是大买办资本集团,要对其进行清理、整治。

但有转发该文的《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9月2日突然发文唱反调,痛批李光满“严重的误判和误导”。随后李光满的文章被官方降温,原因不明。随后李克强、刘鹤先后公开发声安抚民企。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宁海钟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07/1680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