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如何回应外交抵制冬奥 澳议员:很幼稚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Tasmanian)自由党参议员埃里克‧阿贝茨(Eric Abetz)于2021年6月23日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国会大厦外的“抵制北京2022”(No Beijing2022)集会上发表讲话。(The Epoch Times)

中共声称它不关心外国代表是否参加即将举行的冬季奥运会,同时也否认外界对其人权记录的担忧。一名澳大利亚参议员近日反驳了北京的这种说法。

现在离奥运会开幕只有不到60天的时间。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立陶宛和英国在内的国家将对2022年冬季奥运会进行外交抵制,这意味着各国政府不会派遣部长级代表前往北京。

“我会要求所有没有参赛的国家的领导人不要去参加奥运会。任何打算观看奥运会的游客,请不要去。”澳大利亚议会外交、国防和贸易委员会(the foreign affairs, defense, and trade committee in the Parliament of Australia)主席参议员埃里克‧阿贝茨(Eric Abetz)在12月6日告诉《大纪元时报》。

“对独裁政权说:‘我们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们不欢迎(它)’”,这位以保守政治观点而闻名的参议员说。阿贝茨指的是中国共产党所犯下的“根深蒂固的”侵犯人权行为。

本周早些时候,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指责华盛顿“在没有受到邀请的情况下大肆宣传‘外交抵制’”。他强调,北京保留决定邀请谁的权利。

“没有人在乎这些人是否会来。”赵立坚在12月6日被问及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可能抵制奥运会的问题后说。

这些言论令阿贝茨感到“震惊”。他说这是“幼稚的”,“无视任何常识性分析”。

“毫无疑问,独裁政权希望成为世界关注的中心。”他说。

“这就像有人说,‘我不会来参加你的生日派对’,然后你回答说,‘好吧,反正我也不打算邀请你’。这是幼稚的,再次使中国外交处于非常糟糕的境地。”参议员阿贝茨说。

“这让你不禁要问:他们(中共官员)是真的理解还是真的相信他们自己的宣传?”

2021年11月3日,人权活动人士在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前集会。一名女子举着标语,呼吁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

国际奥委会(IOC)两个月前宣布,由于对COVID-19的担忧,2022年奥运会的门票将仅出售给中国大陆的观众。这种做法与今年的东京奥运会不同,后者不售票给观众,但允许世界领导人参加。

继12月3日立陶宛之后,白宫于12月6日宣布进行外交抵制,称面对共产党政权“持续的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华盛顿“不能像往常一样行事”。

12月8日,澳大利亚成为又一个跟进的国家。

国际社会最新的行动是在中国顶级网球运动员、三届奥运会选手彭帅突然失踪之后。她在公开谴责一名退休的中国高级官员涉嫌性侵犯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数周。

阿贝茨关注中共持续侵犯人权的行为。他是12月7日首批向澳洲政府施压,要求其进行抵制的联邦议员之一。

他告诉《大纪元时报》,接受北京申奥的责任在于国际奥委会,而不是运动员。

“(国际奥委会)永远不应该允许北京主办奥运会,这违反了奥运会所代表的所有人权价值观和标准,人们真的不得不问这个决定到底是怎么做出的。”他说。

2021年6月23日,由于中共糟糕的人权记录,抗议者在悉尼参加示威活动时高举标语牌和横幅,呼吁澳大利亚政府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

中共的人权记录“骇人听闻”

阿贝茨告诉大纪元,他发现中共对其公民的虐待“骇人听闻”。

“全世界现在都能看到(他们的)行为。”阿贝茨说。他列举了中国公民记者张展方斌的案件。这两名中国公民因报导武汉COVID-19早期阶段的疫情而被拘留。

“(中共)相信它可以把法律玩弄于自己手中,然后对付你。”他说,它的目的是破坏一个自由社会。

在澳大利亚政府呼吁对疫情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之后,北京对澳大利亚出口商品(如煤炭、葡萄酒、大麦、牛肉、龙虾、木材和棉花)实施了贸易制裁。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7月承认,与澳大利亚的贸易争端是出于政治动机。

阿贝茨说:“我们仅仅因为(向中共)提出了一个大多数其它国家都会同意的要求,而经受了一些贸易后果。但是有些东西根本是不能出售的。当然,我们的自由是这个清单上的第一位。”

中共政权对待非中国记者的方式也让这位参议员感到担忧。

现年49岁的成蕾是华裔澳籍记者,也是中国国家广播公司国际部门的新闻主播,2月5日在中国被正式逮捕,罪名是涉嫌在海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在此之前,当堪培拉和北京之间的关系紧张之际,中共当局在没有提控的情况下将她拘留了六个月,

“如果他们能以这种方式对待海外人士,澳大利亚公民,人们就必须问一个问题,‘他们如何对待自己的人民?’我怀疑同样糟糕,如果不是更糟的话。”参议员说。

“它确实很伤人”

这位出生于德国的参议员长期以来一直呼吁结束中共侵犯人权的行为。他说,在他漫长的政治生涯中,他与中共政权打交道时遇到困难。

现年63岁的阿贝茨于1994年首次当选为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的自由党参议员。他曾担任政府最高级的内阁部长,也是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政府参议院的主要政府发言人。

参议员埃里克‧阿贝茨(Eric Abetz)在2021年1月26日的澳大利亚国庆日欢迎澳大利亚新公民。(由参议员本人提供)

“我一直在努力让人们知道,我所针对的不是任何一个中国人,也不是中华民族,而是一个非常小的团体,叫做中国共产党独裁政权。……一些试图维持这个可怕政权的人很容易给你贴上‘种族主义者’的标签。”阿贝茨说。

他称这种种族定性是“丑陋的用语”,它是粉红们反击对中共政权指控的最廉价的方法。

“它确实很伤人,”参议员说,“但是,事实上,死刑,强迫活摘器官,集中营奴隶劳工仍在继续。”

这位参议员在去年10月的参议院委员会听证会上向三名华裔澳大利亚人询问了他们对北京的态度后,曾引发激烈的反应。这三人没有直接谴责该政权,此后公开批评参议员的质疑。

参议员埃里克‧阿贝茨向当地媒体发表讲话。(由参议员本人提供)

一些人声称这些问题对有色人种有偏见。一个草根团体向澳大利亚总理提交了一份请愿书,谴责这位参议员对中共的强硬立场。

阿贝茨称这些问题为“小负担”,与中国共产主义独裁统治下的受害者相比,它显得微不足道。

“如果我是基督徒,如果我是法轮功学员,如果我是一个寻求民主的香港人,我是否希望澳大利亚公共生活中的人们会毫无畏惧、毫不偏袒地说出我今天所说的那种话?”他说。

“是的,我会的。”

在疫情全球大流行的早期阶段,北京试图利用澳大利亚人对种族主义问题的敏感性,并声称中国人正在遭受的种族歧视“显著增加”。

这些指控是在澳大利亚引入新的、更严格的外国投资法之后提出的,这些法律可能会阻碍中国公司的发展,因为中国开始面临进一步的内部经济动荡。

原文“‘This Is Childish’: Australian Senator on Beijing’s Put-Down of Olympic Boycott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纪元记者Rita Li报导/曲志卓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11/1682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