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令百万人损失百亿 “小华为”创始人被判无期

—联璧金融爆雷 背后浮现上海松江国资委

上海联璧电子科技实际控制人顾国平被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三年前,联璧金融爆雷,被曝非法集资逾830亿元人民币,令110万人损失126亿元。联璧金融与上海斐讯联系紧密。顾国平创立的上海斐讯被称为“小华为”,上海松江区国资委是上海斐讯的大股东。

2021年12月8日,上海“小华为”创始人顾国平被判无期。2018年,P2P行业爆雷潮下,顾国平及其控制的联璧金融东窗事发,背后浮现上海松江国资委。图为2018年8月6日,P2P投资受害人上北京集访,遭警方围追堵截。(Greg Baker/ AFP)

上海联璧电子科技实际控制人顾国平被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三年前,联璧金融爆雷,被曝非法集资逾830亿元人民币,令110万人损失126亿元。联璧金融与上海斐讯联系紧密。顾国平创立的上海斐讯被称为“小华为”,上海松江区国资委是上海斐讯的大股东。

顾国平被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

2021年12月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一中院)宣判被告人顾国平、侬锦、陈雨、朱军、王晶晶、张冀敏集资诈骗一案,对顾国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侬锦、陈雨、朱军、王晶晶、张冀敏以集资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年至10年不等的刑罚,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60万元至500万元。

通报称,2015年1月,顾国平实际控制上海联璧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璧公司)。同年7月,顾国平要求侬锦在联璧公司组建金融团队、开发联璧金融APP线上平台等进行非法集资。之后,为扩大联璧金融APP客户数量,顾国平利用其实际经营的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斐讯公司)与联璧公司推出购买上海斐讯公司路由器等电子产品并在线注册联璧金融APP会员,可获联璧公司全额返还购买款的“0元购”营销活动,吸引社会公众注册,并在联璧金融APP线上平台发布以顾国平实际控制的空壳公司的虚假资产包、定向委托投资项目为标的各类理财产品,以高额利息回报及承诺保本付息为诱饵,诱骗社会公众投资购买。侬锦、陈雨、朱军、王晶晶、张冀敏分别参与了公司管理、产品设计、资金调配、系统维护等行为。至案发,共造成90.86万余名被害人实际经济损失99.71亿余元。

2017年9月起,顾国平以上海斐讯公司的名义,与顾国平实际控制的华夏万家(北京)金融服务外判有限公司合作推出购买上海斐讯公司体脂秤等产品,并在线注册华夏万家金服APP可获全额返还购买款的“0元购”营销活动。同期,顾国平等人采用前述类似手段诱骗社会公众在华夏万家金服APP上购买理财产品,非法募集资金,并指使朱军套取、占用。至案发,共造成19.42万余名被害人实际经济损失26.02亿余元。

公开资料显示,联璧金融成立于2012年,曾与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被坊间合称为“四大高返利平台”,部分投资标年化收益率可高达36%。P2P行业爆雷潮下,2018年6月,联璧金融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遭立案,顾国平等一干责任人被控制。

2021年2月4日至5日,顾国平、侬锦、陈雨、朱军、王晶晶、张冀敏集资诈骗案一审在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

经审计,顾国平等人通过“联璧金融”、“华夏万家金服”平台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超过830亿元,造成超过110万名被害人损失共计人民币120亿元以上。集资钱款被用于兑付投资者本息,支付营运费用、货款及归还债务等。

顾国平创立的上海斐讯被称为“小华为”

顾国平出生于1977年,是上海松江人,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1998年毕业于上海电机学院。曾任上海市松江区第四届工商联委员,上海市第十二届政协委员,上海市松江区青年企业管理者协会副会长、上海信息化青年人才学会理事;2013年获得复旦大学EMBA学位。

顾国平早年靠帮人攒机(组装电脑)、卖电脑配件攒下第一桶金,并在2008年创立上海斐讯,生产销售交换机、手机、路由器等通信设备。

在随后的几年中,上海斐讯发展迅猛,2014年营业收入已经接近百亿元,净利润高达9亿元,获得“小华为”之称。也是在这一年,顾国平开始筹谋将上海斐讯并入上市公司慧球科技(原名北生药业),实现借壳上市。

2016年1月,慧球科技披露顾国平已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共持有8.79%股权。同年,顾国平增持ST慧球的资管计划出现爆仓,被市场称为“A股大股东爆仓第一人”。

随后不久,顾国平将ST慧球控股权转让给另一资本玩家、匹凸匹原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鲜言,并辞去ST慧球董事长一职,但与此同时,深圳市瑞莱嘉誉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开始从二级市场举牌ST慧球。就此,瑞莱嘉誉和鲜言开始了一场夺壳战,其中,鲜言一方炮制的“1001项奇葩议案”引起了监管层以及市场的强烈关注。

最终,涉事各方均遭处罚,鲜言在领了证监会34.7亿元“史上最大罚单”之后,被判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款人民币1180万元。顾国平也未能幸免,被证监会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2019年,顾国平在e公司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该次在资本市场的失利耗光了他当时所有的筹码。顾国平说,2016年,他已将包括股权、房产等共出售28亿元用于偿还债务,并且失去了对上海斐讯的控制权。

但顾国平对A股市场仍然野心勃勃。2017年11月,上海炳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炳通”)举牌上市公司绿庭投资。在交易所问询之下,上海炳通透露举牌资金主要来源于向上海康斐的借款,而在上海康斐的背后,隐现了顾国平的身影。联璧金融前股东陈海东与斐讯创始人顾国平共同持有上海康斐资讯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份,占比分别为36%和10%。

2018年,P2P行业爆雷潮下,顾国平及其控制的联璧金融终于东窗事发。

2018年6月,联璧金融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成都警方立案,同年8月,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通报,对上海联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该司法定代表人侬锦于6月20日凌晨出逃境外,并于当年8月在国外被捕归案,同时顾国平等人也一并落网。

顾国平背后浮现上海松江国资

据大陆证券时报网报导,除了“0元购返现”与“高收益理财”的营销模式外,在不少投资者看来,吸引其在联璧金融购买“理财”产品的另外一大因素是上海斐讯及其背后国资的“隐形”背书。

从股东情况来看,上海斐讯与联璧金融联系紧密。顾国平作为联璧金融的实际控制人,同时持有上海斐讯19.45%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联璧金融的法定代表人侬锦也是顾国平在上海斐讯的“老部下”,早年曾担任上海斐讯销售中心西南区总经理。

此外,上海斐讯的股东和董监高中有着不少松江国资的身影。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松江国有资产投资经营管理集团公司(下称“松江国投”)间接持有上海斐讯大约15%的股份。上海斐讯的法人代表李学敏曾任松江国投总经理;上海斐讯监事倪新建曾任松江金融办主任。

据自由亚洲电台2018年9月19日报导,联璧金融是有京东、国美、苏宁以及三大电信运行商极力推介的平台,所有投资者都是通过以上几个途径购买斐讯0元购路由器接触到联璧金融,而且上海斐讯还为联璧金融所有的理财产品出具了担保函,联璧金融出借人的钱都借给了斐讯上下游的企业。斐讯的大股东则是松江区国资委。

报导指,2018年6月21日警方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联璧金融投资平台进行了立案侦查,但警方多次出的案件通报里面只字不提案件的主要参与方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在案发的当天,上海松江经侦负责联璧案件的唐凯警官就直言联璧是联璧,斐讯是斐讯。斐讯的大股东是国资委他们不会也没有资格去调查斐讯。之后投资者在上海、北京等地进行维权上访,结果都是转回到上海松江当地调查。

投资受害人质疑,当地政府是联璧金融的利益共同体。损失30万的广东茂名的投资者朱晓天认为,上海松江区政府应该给投资者解释,他们需要了解真相。另外一名上海的投资者谢恒美损失了27万,他认为,联璧金融案件是一个典型的金融诈骗案件,地方政府和地方国资委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香港大纪元记者东方皓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13/1682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