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微博再审网民个人主页 从发言内容到头像个性都要合党意

北京举行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的新浪微博的展台。(资料照片)

台北—

中国社交媒体微博12月起整治用户昵称后,日前发出公告将针对个人主页的简介或头像中带有低俗词汇的内容进行第二阶段排查。分析人士表示,中共现在对网路是全方位的监控,不只网友的发言内容必须要符合中共立场,连网民头像的个性表现也要符合党的要求。这不仅使得网民在发言时得自我审查、毫无言论自由外,也意味着社交平台将承担更高的风险,运营成本将会大幅提高。受益的是网路内容监控公司,预料将会越来越盛行,在中国成了一门好生意。

微博12月19日发布通知,表示将针对个人主页,如简介、头像中带有低俗词汇的内容进行排查。这是微博自12月1日启动昵称综合治理行动、首波处置如“二货”、“SB”、“瘪三”、“娘炮”等不雅昵称后,所展开的第二波排查。

事实上,微博在今年10月就已公告,因应中国国家网信办的网络清朗专项整治行动,开展一些相关举措,包括严禁自媒体和普通帐号在名称中使用“新闻、“传媒”、“时政”、“曝光”及同等含义的相关词汇以假冒、仿冒帐号,并指自专项开展以来,已处置帐号25万7835个,受理举报邮件1万1632件。

除严禁含违规信息的帐号名称、昵称、头像、简介外,微博也严厉打击饭圈违规帐号,包括恶意营销号和黑粉帐号等,例如禁止在名称中带有“鹅组、“瓜组”、“兔区”、“集资”等字眼。微博称,此类违规帐号中已有264个相关帐号完成改名,另有496个未改名的帐号已被禁言,直至完成改名。

豆瓣网8月27日曾发布公告称,将加大力度整治平台上饭圈相关的“粉丝聚集”、“互撕谩骂”、“八卦爆料”、“制造舆论”、“养号刷评”等问题。

豆瓣9月3日再次发布公告表示,已删除违规和不良讯息2万2238条;禁言滥用产品功能、恶意投诉帐号共990个,另删除178个含有“爆料”、“吃瓜(凑热闹)”、“拉踩(吹捧与诋毁)”等违规内容的小组。

从2015年起,中共就开始对网路舆论施加压力。当时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用户帐号名称管理规定》,如今过了6年,现在中共整顿力道更强、也更全面,而且从网民的公开发言深入到个人的头贴图像。

一种思想控制

台湾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副教授陈至洁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共希望把网民所有能在网路表达的意见,以及能够表现个人个性和独特性的头贴,统统收拢在党的控制之下,完全符合党的要求,这种思想控制远超过原先对于发文内容的监控。

他说:“现在是全方位的监控,不只是看你的内容,它也看你的个性表现,都要符合中共的要求。它最主要的目的,自然还是希望全国的民众都有同样的想法,就是要爱中共所爱的,要恨中共所恨的,然后要接受中共所强调的自我表达的方式。”

台湾清华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沈秀华(照片提供:沈秀华)

台湾清华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沈秀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持相同看法。她说,中共对于民众有一定的想像,认为男生要有男生的样子,因此会去批评“娘娘腔”。此外,中共整治饭圈文化,也是希望社会一切都掌控在党的手上。整体来说,就是在党和国家主导下,全社会、人民要有一个统一的叙事(narrative)。

她说:“让网路世界相对是在一个比较干净的环境,但这个干净是从它政府角度切入的干净,是在一个我(党)比较能掌控的、看到的范围内的样子。”

陈至洁表示,中共对于网路言论的严厉监管主要始自于习近平时代。此前,虽然胡锦涛时期微博已经开始流行,但当时中共对于社群媒体还不太了解,也不晓得要怎么控制它。所以,当时中共官媒以及党政部门在微博上的声量很微弱、被边缘化。

但习上台后,他深感社群媒体对年轻人的影响,尤其是影响了他们对政治的看法。因此,特别重视对社群媒体的监控和舆论引导。这么多年来,中共一面引导、一面恐吓,不断加大监管力度。

陈至洁表示,不论是微博还是微信,或者在中国影音平台上面所能看到的、能留下来的言论,大致上都是不敢违反中共政策的。只要是中共认为有害的、或是不良言论,其生存时间恐怕都不会超过几分钟。

言论动辄得咎

现居美国的陈宇镇就是个例子。他原本和大多数中国学生一样是个小粉红。他自述到台湾就学后“觉醒”,后来回到中国因为在推特批评网路审查制度而被北京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对于帐号被封、网上发言被禁,他早已麻木。

他说,随着中共各种新标准、新管制,以及各种不可突破的新底线的出现,他过去还能上网评论一下时事,但现在却是即使发表一些跟时事无关的生活娱乐贴文,都可能随时被无预警删除,而且也不知道理由是什么。

旅居美国的中国人士陈宇镇(照片提供:陈宇镇)

陈宇镇说,他有使用中国的微博、抖音、小红书、知乎,但他所有的帐户都异常,因为他看到一些内容会在底下留言,但就算自认是中肯客观的言论,还是遭到删除。

他说:“比如你只是说台湾某项政策很好,也会被移除。我就觉得越来越无言,干脆我就不再用了。我微博已经被停用20多个帐户了。一开始被停用可以再注册,但是注册几个后,你的名字就不能再注册了。后来就只能请别人帮忙注册或者去网路上购买帐户,后来就觉得反反复复(很烦)。我们留言越多,它们(中共)限制也随之更多,觉得没有多大意义,但是我的微信是可以使用的。”

微博管理员12月19日的公告说,个人简介和头像图案的排查,是为了加强网络文明建设,优化社区整体友善氛围,是按“清朗”网络空间的相关要求而做出的行动。

就在11月,中国召开首届网路文明大会,习近平要网络平台、社会组织、广大网民发挥积极作用,推进文明办网、文明用网、文明上网,“以时代新风塑造和净化网络空间,共建网上美好精神家园”。

罚与不罚的权力在中共手上

原中国艺术研究院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社社长、现居美国的独立学者吴祚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共自胡锦涛时代就提过反庸俗、反低俗、反媚俗的“反三俗”,可见中共最高领导人都曾经出面针对不雅文化进行过直接的干预。

原中国艺术研究院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社社长吴祚来(照片提供:吴祚来)

吴祚来说:“这种文化现象是需要很多方面的因素来调节的。但中共是用政治的方式、运动的方式,来代替一些社会的自我调节功能,是一种粗暴的执法。”

他说,虽然互联网平台确实存在一些不良昵称或是儿少不宜的内容,但现在中共的做法是仅由上面下一条指令,下面就赶紧来应对。但他认为,这不应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解决,而应通过文化法规来处理。不过,就好比中共并未制定电影分级制度,也没有立法规范打击假新闻一样,在没有法律的规范下,网民的发言权无法受到保障。

吴祚来说:“它就单向就好,就很强大,它可以处罚你、也可以不处罚你。这样的话,它寻租的空间、这个部门利益就会最大化。”

中国国家网信办12月15日表示,2021年关闭或暂停了事涉传播错误导向内容、污染网络生态等2万多个具影响力的网络平台帐号。今年截至11月,微博已被处罚44次,累计罚款达人民币1430万元。豆瓣今年累计遭处罚20次,罚款共人民币900万元。

分析人士说,中共最近特别加大力度清剿网络。仅11月就清剿了600多万条黄色微信和微博贴文,拦截650万个帐号,封杀112万个帐号,抓了几千条不实信息,量非常的大。究其原因,彭帅张高丽性丑闻事件是一个重要的背景因素,因为中共认为社交平台没有及时拦截把关好信息,任其大量散布造成对党和国家的伤害,甚至于对北京冬奥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维护权贵集体利益

吴祚来说:“它(中共)表面看起来是在删除一些低俗、恶俗的东西,其实它更多的用意是保护权贵这样一个共同体的利益,牺牲的是社会言论自由的空间。”

台湾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副教授陈至洁(照片提供:陈至洁)

分析人士说,中共整顿社交媒体后,除了言论自由受限外,互联网平台也可能因为运营风险和成本不断增提高而逐渐萎缩。

台湾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副教授陈至洁说:“那么现在有一个情形,就是说各个网路公司很怕裁罚的力度会升高,所以就增加这些网路内容监控的人手,它们的营运成本会变高。另外,它们也会把这种网路监控的业务外包给其他公司,那这个网路监控就变成一个很大的生意在中国。”

陈至洁表示,就他了解,在中国能做网络监控生意的公司,多半跟官方媒体有密切合作,甚至于就是官方媒体本身。它们成立一些子公司,然后贩售方案给民间公司来协助监控网路平台和搜集舆情。因此,网路内容风险行业在中国的网路业现在变得越来越流行。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29/1689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