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财长喊过苦日子 专家:中共面临更大危机

中国经济更加严峻,其中债务问题更是燃眉之急,中国银行有潜在的系统性风险,房市恐现大量“烂尾楼”。

临近年底,中共财政部长罕见发声“要把钱花在刀刃上”,“将过紧日子要求落到实处”等等。专家认为,中国的经济问题远超乎人们的想像,未来一年将面临更大的危机。

中共的财政部长刘昆28日在《机关党建研究》发表署名文章称,当好“铁公鸡”、打好“铁算盘”,精打细算,不断提高财政资源配置效率和财政资金使用效益,甚至要真正把钱花在刀刃上,切实将过紧日子要求落到实处云云。

前不久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承认大陆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

地方债务危机重重公务员降薪

大陆独立作家、资深媒体人李希12月30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目前大陆经济问题远远超出外界想像,“特别是政府债务危机重重,一些城市实际上已破产,而许多地方公务员降薪、停招足以说明地方债的严峻局面。”

他举例,类似黑龙江鹤岗市连续两年无法偿还政府债务的城市绝不是少数,许多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都难以解决。从2022年开始,地方政府将面临偿债高峰期。

“接下来打土豪分田地会越演越烈,像河北霸州这样的明抢现象会层出不穷。央行将继续开闸放水,导致通货膨胀更加凶猛,中央政府会严控外汇,汇率形成双轨制,直至黑市诞生。”他强调说。

一位深圳香港两地做生意的港人李先生近日对大纪元记者披露,他在中共的官场、公安系统都有不少朋友,从他们口中得知目前深圳、福建、广西、湖南等地方政府,都出现不同程度拖欠公务员工资的现象。不仅包括教师,甚至包括公安、国保。

比如福建晋江的教授被拖欠工资几个月。而深圳的公安、国保也被拖欠工资,“但他们一个行动小组却可以拿出大笔资金去贿赂、收买港商等的统战对象。”李先生举例说。

“现在深圳的公安、国保每月工资2万左右。有国保诉苦,当局先不给他们发工资,查他们的税务情况,多发的奖金要扣除。现在官方是想方设法地从普通公务员口袋中抢钱、割韭菜。”

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12月31日对大纪元记者介绍,共产党的官员一种是国家财政养活的,那是省级以上的官员了,其它大部分是靠地方财政养活的官员。

他从体制内一定级别官员处获悉,“地方财政养活的官员,元旦过年期间平均只能发到三分之二的工资,工资不可能全额发放了。”

大陆就业市场哀嚎遍野失业近三亿

港商李先生还介绍,现在大陆的企业非常不景气,房屋的租金下降而出租情况也非常糟糕。比如福建的很多企业搬去越南等国家,很多打工的年轻人都回自己老家,影响了当地房产出租,自己在那的房产今年一个月都没有租出去。

李希也认为,现在无论是投资还是消费都处于萎缩状态,“很多中小微企业面临破产的风险,就业市场也是哀嚎遍野,今年大学毕业生高达千万,其中有450多万人选择继续读研究生。如果不是收入大幅度下降,国务院也不会在此刻出台税收优惠政策。”

近日陆媒披露,大型科企掀起“裁员潮”,根据新浪科技援引多位MEG员工和百度员工消息,百度此次裁员绝非“小规模”,甚至不少人直言“2018年以来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裁员”。

而百度并非首家被爆出裁员的互联网企业。近来,爱奇艺、快手、字节跳动、B站、蘑菇街、滴滴、马蜂窝等各赛道的头部公司都陷入裁员风波。

袁红冰表示,从国内官场朋友处获悉,“中国经济的实际现状是经济发展的指数腰斩式的下降,就是比以前下降了一半多,甚至还多。与此同时,失业率是狂飙式的上升。包括农民工在内,现在中国的实际的失业人数将近三亿。”

“失业人群这么高,民生艰难。另外还面临缺粮、缺电、缺钱、缺煤。”他强调说。

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发展是罪魁祸首

北京的法学博士李先生30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从朱镕基温家宝一直到现在,中共把房地产错误地作为一个所谓的支柱产业来发展,是地方财政问题的罪魁祸首。

他进一步解释,大陆的开发商全是从银行贷款或者按揭,房子还没盖好,直接从购房者那里把钱融通过来。所以房地产本身就是一个资金空转的货币游戏,就是一个庞氏骗局

“现在房地产高潮过去了,该买房的人已经买了,没买房的人,如果房价不腰斩二分之一以上,是永远也买不起房了。那么现在房地产走到了尽头了。”他说。

他认为当局现在只有靠货币超发,“只有靠开通印钞机使劲印,官方挖空心思要把这个房地产骗局维持住。因为大量超发的货币都被强行关在房地产这个水池里面。如果房地产崩盘,大量的货币从房地产行业里面流到市场上去。通货膨胀的结果是不敢想像的。”

袁红冰认为,地方财源枯竭,除了地方的土地财政外,地方财政主要来源还有就是各地的民营企业。“现在民营企业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因此地方财政的财源就枯萎了,公务员都发不出钱来。”

警告地方政府中央财政不会大包大揽

李博士认为,国内经济除了因为疫情导致西方国家继续向中国买买买之外,现在所有领域都是一片狼藉,如果西方国家从政治安全层面来考虑,减少向中国输血,中国经济很快将向下行,并且终结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增长。

他强调,“财政部长这番话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中央财政很清楚地方的债务危机,也是提前放话给地方,不要打中央财政的算盘,各地要压缩开支,中央财政不会大包大揽。”

张博士质问刘坤说,你还说什么从国内国际两个层面来解决财政困难问题。那有钱的时候你干嘛去了,为什么要挥霍呀?”

他强调,早些年,都是服装、鞋袜这些低技术含量的产品亏本卖给美国、欧盟国家,赚的血汗的外汇。“一方面,在内各级公务员大肆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消费;另外一方面,在国际包括给非洲、中亚等流氓国家大撒币。把四万多亿美元,短短数年挥霍精光,现在没钱了,你赖谁呀?”

中共遇到的困难是史无前例

袁红冰介绍,官场朋友透露在这种情况下官心动荡、民怨冲天。整个的经济危机,这个风暴的很快就要刮起。有人甚至预计,中国有可能进入到文化大革命时期,那种生活必需品凭票供应的年代。”

“对方还称,‘据朱镕基估计,两年之内就有可能出现那种状态’。所以经济危机也是中国面临着一个更严重的危机。”

最后袁红冰强调,所以2022年的政治经济两个角度。中共暴政都面临着一个极其大的危机,用他们前几天的民主生活会话讲“现在遇到的这种困难是史无前例”。

李博士也认为,中共一贯强调所谓的正能量、也不允许人们公开、私下说中共政府负面信息,“因此财政部长刘坤这一番话,也足以说明他们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穷途末路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01/1690176.html